一次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及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摔摔打打十二个年头,在十二年里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身心得到了净化,思想得到了升华,每天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兑现着自己的誓约,充满了溶入法中的幸福感。看到历期《明慧周刊》中同修的文章很受启发,也想把一次修炼中遇到的魔难,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是怎样闯出魔窟的经历及感受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共勉。

一、写真相,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的八月二十七日,我和同修骑车到一小镇发真相资料,沿途在小村里,我们发了部份真相资料,等到了镇上,我们很快把带的真相资料一张不留的都发了出去;接着我们又开始在水泥墙写真相短语。

写真相短语的地方是一条南北方向的小街,小街两面是一条条的胡同,小街的南头是集贸市场。同修把胡同里平面水泥墙的地方都写成片了,特别引人注目,可她一点也不害怕。我觉的这样不太安全,对她说:“咱们走吧。”她也答应了。

可是当我想去集贸市场时,这位同修就又在胡同里写起来,我明明知道这样不马上离去,会存在安全隐患,并不是智慧的行为,但我又想起其他同修向我曾经介绍过她,说她用粉笔写起真相短语来,连一点粉笔头也不舍得浪费,不把粉笔用完了,不算完。想到这些,我也没好意思的上前阻拦,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为了赶紧写完,我就找她要了几块粉笔头,推着车子走一段,写一条真相短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写了一会儿,我又调过头来叫同修离开这里,我俩走了约二百多米,上了大街。她又進胡同写了起来。

当时天气非常热,我就到小卖部买了两瓶纯净水。这两瓶纯净水是刚从冰柜里拿出的,瓶上有一层白霜,我本能地用手摸着水瓶上的霜等着同修。不一会儿,她回来了,当时,我觉的今天发放真相资料和写真相短语的过程都很顺利,推车就朝回家的方向走。

到了小镇边有两个妇女在阴凉处乘凉,我们推车上前要和她们搭话讲真相,回头一看,一辆警车在身后停住了,下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说:“就是她们。”另外一个让我把手张开。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我说:“看手干什么?”警察叫我把裤口袋翻过来,又把我的包从车筐里抢走,打开一看,里面只有钱,什么都没有。警察叫同修把手张开。同修手上都是不同颜色的粉笔末,他们叫同修把裤口袋翻过来,一看有粉笔头,警察又翻她的包,见里面也有粉笔头,就大声说:“就是她。”

这时我真的为同修着急,知道自己包里、口袋里有粉笔头,为什么还配合他们呢?这时警察说:“俩人上车!上车!”我推车要走,这时旁边的两个妇女跟警察说:“她们是一起来的。”警察听后,推我们上了警车……。

就这样,因为不理智、不智慧,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

二、在派出所里

到了派出所,两个女警把我的包和身上翻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叫我和同修到一间屋里,两人坐在双人沙发上,警察先问同修:“你是炼法轮功的吗?”同修回答:“是。”当时,我一愣!警察又问;“你在哪住?对象叫什么名字?几个孩子?”她都回答了。当时我就想;到关键时,你怎么把师父讲的法都忘了呢?问完她,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连续问了几遍,这时我想:你没有资格审问大法弟子,同时又想起师父的教诲:“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

我正念很足,心想这回真的到黑窝讲真相来啦,我被劫持到黑窝里,请师父加持,就这样一想,我浑身的细胞都在动。那时,真的感到慈悲伟大的师尊真的在我身边。这时警察又说;“在哪住?”我说:“你把书包还给我,我要回家!”他说:“你走不了。”我说:“派出所是管坏人的,怎么管起好人来啦!我不在这里呆,你为什么不叫我走?”他拿起手机给我照相,我就用帽子把脸挡住。心想坚决不配合你们,因为我家里有大法书和资料。心想等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而且不能暴露身份。

我们到派出所大概是上午十点多钟,他们连续换人,软硬兼施。他们骗我说;“人家(同修)已经把你说出来啦,你还不说。”我心想:这回你叫我走我都不走了,因为我还没给他们讲真相了。想到这里,我对他们说:“听说炼法轮功能去病健身,能使人类道德回升。”我看他听得很入神,真为他高兴。

又来了一个恶警疯狂的对我说:“你再不说,我就用手铐把你铐上。”我说,“你不敢,你也就是吓唬我。”然后,他又说:“你就是炼法轮功的。”我祥和的对他说:“你这孩子:炼法轮功的对你有什么伤害,你中毒还不浅,小小年纪应该与人为善啊!别迫害炼法轮功的,别给自己造业!”他听后大声喝斥道:“我叫我们所长来!”一会儿,所长来了,一進门,他就拍桌子说:“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就是炼法轮功的!”

这时,大约下午两点左右,心想时间越往后拖,家人才能知道我出事啦,同修(老伴)才会把书和资料转移;同时我又想:时机成熟了,请师尊加持。于是我就用平和慈悲的心态和他讲话:“既然所长来啦,叫我说话,我就说。……我告诉所长,听说炼法轮功的能祛病健身,能使人道德回升,炼的是宇宙大法,听说他们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么请问所长真善忍好哇?还是假恶暴好?”

他回答:“当然是真善忍好!”我紧接着说:“既然是真善忍好,那为什么还管那些炼法轮功的呢?你们也是受骗的,上边叫你们怎么做,你们就不加思考的做。你知道吗?你们看的央视电台‘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搞的骗局;现在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都炼法轮功,一个‘自焚’的都没有,更没有一个杀人的。千万别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善恶是有报的。”

所长听后说:“你真会说,你是哪个部门退休的?是什么文化?”我说:“我文化不高,我看书(《转法轮》)自学的,也有圣人教我。”所长听完,没说什么,抬腿就走了。又来了一个恶警说:“咱们谈谈吧,你到底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家住哪里?再不说,我就用电棒电你!你们炼法轮功的就在家里炼呗!出来干什么?今天是星期日,我们都休息不了。”

我又来话了:“小伙子,听说炼法轮功的都听师父的话,救人哪,江泽民这些骗局把咱中国人都迷糊住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他们救度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叫这些人不要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使自己拥有美好未来。”话说完我就发正念,那个恶警回头一瞅我,大声说:“你发正念啦!”我反问他:“你这个警察,你说是发正念好啊?还是发邪念好?”我这一问,问的他目瞪口呆,他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走啦。

回想起来自己既证实了法,又讲了真相,真为自己在黑窝里能那样平和,慈悲的讲真相而感到欣慰。后来县局的警察又来到派出所。他们说了许多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就发出强大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

发完正念以后,心里非常难受,自己向内找,我们有漏,造成了世人对师父的侮辱,对大法的犯罪。同修啊,当我们听到、看到世人对咱们伟大慈悲的师尊不敬的时候,心里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啊!为了兑现自己的誓约,为了救度众生,为了大法书和资料不受损失,我不再掉一滴眼泪。无论邪恶使出什么招数让我说出身份和地址我都没配合它们,心里想着师尊的法“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三、正念闯出魔窟

派出所的走道两边是一间一间的办公室,我在屋里听到同修大声的和警察讲真相,于是我就想找机会暗示她。我就和警察说:“我要喝水。”他说:“给你拿纯净水。”我说:“我不喝纯净水,我爱喝自来水。”他说:“自来水在卫生间。”我紧接着说:“我正想去卫生间。”一个警察在后面跟着我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当我路过拘禁同修门口的时候,门是开着的,我俩的目光对视了一下,然后我就大声暗示她:“都忘啦?!(指师父的不配合的法)责任大,压力大!”说这话实际意思是不让同修说出资料的来源和我的身份。

从卫生间又回到我呆的那间屋子,这时警察叫我到外面警车上去。我和同修上了那辆警车,因为前面我已暗示过她“我们素不相识”她肯定领悟了我的意思,所以我俩在车上一言不发,我想: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不配合邪恶。很快警车就到了县公安局大院,车停住了,来了两个警察给我照相,我又用帽子把脸一挡没照成。我估计那时已是晚上八点左右了,这时警察就把同修叫走了。从那天再也没看见这位同修,听说非法劳教一年。

我仍然坐在车上,警察开车沿返回原派出所的方向行驶,路过拘留所的时候,他们吓唬我:“你说不说?你再不说,我们就直接把你送進这个拘留所里。”我坦然的说:“我没有错,你们凭什么把我送進去?”警车依然向前行驶。突然,一辆摩托车横穿马路把车上的两个警察吓了一跳,于是我就跟他们讲:“别害怕,我在你们车上,什么危险也发生不了。我告诉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能化险为夷,回家要告诉你们的亲朋好友默念这九个字。”很快就回到了刚才关押我的派出所。警察马上向所长汇报,他们又把我带到屋里问我:“你到底在哪住?说出来我们就把你送回家。”我冷静的说:“如果我说出住址,你们别通知我家属,我自己能回去。”我说出了地址,他们立刻打开电脑马上查找到我的身份证和我的档案。警察问我:“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我坦然的回答:“真善忍好!”他们又问:“问你还炼不炼!”我又大声重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听完后什么都没说,就给我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叫我的家属接我回家。

在这同时恶警开车到我家翻墙入屋把我家翻的一片狼藉,一无所获。就这样,在师尊呵护下,正念正行,闯出魔窟。

四、向内找

通过这次迫害,我觉的需要内找的东西很多,我们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在做最神圣的事,为什么邪恶敢于迫害我们,操控世人举报我们呢?通过内找,我认为之所以邪恶敢于迫害,肯定是他们抓到了我们的执着心,正是由于执着心的存在,邪恶才钻了我们的空子。从同修方面找,我看到她不理智;不智慧及怕心的存在。正行来自正念,正念源于学法。是不是同修只重视做事而不重视学法呢?从我身上找,是不是我存在的执着和人心也促成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呢?回答是肯定的。通过学法向内找还是有怕心,实质上还是我们的场不纯正,才招来邪恶的迫害。教训太深刻了。

师父在给加拿大法会贺词中说:“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好。”(《贺词》)回顾走过的路不正是如此吗?

二零零七年,经过一年多的非法劳教迫害,那位同修回来了,又溶入大法的正法進程中来了,我们很高兴,我们一定吸取以前的教训,听师尊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