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魔窟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前不久,我被当地“六一零”、国保野蛮绑架,家中财物遭恶人抢劫。恶人叫嚣:“某某,你这次官司吃定了,至少判你四至六年。”然而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由于我坚信大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再加上家人与海内外同修整体配合积极营救,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又回到证实法中。

在同修的启发下,我写出这次正念闯出魔窟的体会,与大家交流。我这次能回来,充份见证了师父与大法的无所不能,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巨大力量,也证实了作为修炼人向内找、信师信法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法理。

由于这几年间,学法、背法都比较入心,也重视吸取同修的修炼经验,认真看《明慧周刊》的文章,懂得了凡事向内找,对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也比较清晰。所以从恶人上门绑架那一刻起,就全盘否定迫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到了警署,从照相,取指纹到尿检都一概不配合,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同时自己也立即向内找,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被钻了空子。我发现,前一段时间,自己陷入做事中,对证实法的事情大包大揽,各种人心,如做事心、着急心、执着自我的心都膨胀起来,放松了学法,也忽视了发正念。没有意识到真正的一切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自己只要有了这个愿望,师父会慈悲的给我建立威德的机会。而我不知天高地厚,还觉的自己如何了不起。求名的心起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也找到自己根本上修炼的决心与意志还不够坚定、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距离大法的要求太远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归正自己,虽然知道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旧势力的安排有时还会在一思一念中反映出来,这时就要抓住它,分清它,解体它。比如家人替我请了有正义感的律师,见过律师后,我就开始盘算着:上法庭时我要如何如何做,让法官与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证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风采……,可马上意识到,顺着这条思路想着要上法庭,这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不能上法庭,我要出去,在正常的社会生活环境中证实法、救度众生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上法庭本身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不承认。但我为什么会产生这个念头?找下去发现了有证实自己的心,有想表现个人“英雄气概”的显示心。我对自己说:越最后要越精進,我要抓紧归正自己,不能浪费这里的每一天。

监室里再吵,我也都能稳住心背《转法轮》,在背法的过程中,经常感受到自身不正的因素在解体。监室里发生的任何矛盾,我看到、听到了都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叫我看到了?这其中有我要修的什么东西?修炼的人不会遇到任何偶然的事情。也因此时常让我看到自己隐藏的人心。在外面忙忙碌碌的做事,有时无暇静下心来看看自己,现在既然到了这里,我就好好利用这段时间找到并归正自己平时的不足,调整好自己的修炼状态。

一有时间就抓紧背法、向内找、发正念、炼功,在看守所这段时间我背了三遍《转法轮》。有一念我一直非常强烈并清晰,那就是:我的资料、设备都是我救度众生、解体邪恶的法器,绝不是邪恶迫害我的什么“证据”。所以当面对恶警的审讯时,无论是恐吓威胁,还是欺骗诱惑,无论有多大的压力,我就是稳住心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做到了零口供、零笔录,以致每次审讯都是草草收场。信师信法,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最后使邪恶由于“证据不足”而不得不释放了我。

虽然师父帮我化解了这次魔难,但损失还是很大的,影响了我们地区的部份资料供应,也牵扯了同修的大量精力,让救度众生的大事受到损失。

这个求名的显示心是很害人的。我数年来多次受迫害都是被此心带动而不自知所造成的。写出此文,也是想给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提个醒。我们做了再多再好的事都是大法给予我们的智慧,都是师父给予我们加持的结果,也是师父给与我们的建立威德的机会,千万不要觉的自己如何如何。在大法洪大的智慧面前,我们自己是极其渺小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