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母亲闯过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了,在师父的呵护下修炼已走过了十个年头。得法的时间不长,师父就给她清理了身体,几十年的肺气肿、气管炎、白内障、骨质疏松、胃下垂、肩周炎等病症都不翼而飞。她虽然年近九十,走起路来腰板笔直,脚步轻盈,谁见了谁羡慕,都说:“很少见到这么大年纪的人身板这么硬朗。”她自己也经常在世人面前,以自己修炼后身体的变化证实大法的美好,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没有文化,只是年轻时在扫盲夜校识了几个字。通过学法,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除个别字不识外,她都能看下来,也不用戴眼镜,师父的《洪吟》基本都能背下来(个别字读音不准)。她自己说:每当背到关于师父自己的诗句,心酸的都要流泪。母亲三件事都在做,白天参加小组集体学法,发正念,晚上炼功,从不间断,发正念每天在十三至十六个点。她身体有时消业,从未吃过药,尽量不表现出痛苦的样子,总是乐呵呵的承受。她经常说的几句话,“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修炼就得吃苦,哪有舒舒服服成佛的”,“我若不学大法,命早就没了,有师父在,再苦再难我也能闯过去,您都不用担心。师父还说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吃苦就能消业。”

由于母亲坚信大法,成功的闯过道道病业关。不修炼的家人也都支持她修炼。下面只举两例闯关经过:

二零零九年夏天,母亲在农村老家住,有一天她在倒热水时,突然暖瓶胆破了,滚烫的热水从膝盖流到了脚背上,一会儿鼓起了几个大泡,整个脚面没有好地方,火烧火燎的疼。第二天就是去同修家取资料的日子,她想:真奇怪,好好的暖瓶没有碰怎么能碎了呢?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不能承认,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马上到了取资料的日子,我如果不去拿,同修不得多发了么,我一定得去!第二天她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脚不好,把脚上套上个塑料袋,到同修家取出资料,走家串户发完了才回家。当时她觉得脚一点都不痛,等从脚上拿下塑料袋时,一看脚上的大泡都破皮了,直淌黄水。当弟弟发现此事后,买了烫伤药亲自给她擦上,等弟弟不在时,她又用自来水全部冲洗干净。脚肿得穿不了鞋子,就穿别人的大拖鞋,虽然脚疼痛难忍,但她学法,发正念,打坐都没间断过,动功就停了几天(其实应该炼,是她心性不到位,层次所限,人的观念“不敢炼”所致)。后来在我的启发下,她开始炼了起来,结果前后不到二十天就痊愈了。

一关过去,又一关接踵而至。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弟弟打电话让我接母亲到县城治病,说母亲病危。来了以后,我看母亲脸色蜡黄,身体消瘦许多,上气不接下气,不停的咳嗽,吐痰,发烧,十年前的肺气肿、气管炎都返出来了。她自己说,有十几天不能吃饭,不能睡觉了。但很快我又否定了它:这是假相,是对我们两个人的考验,修炼人不能被常人都带动。我意识到这是母亲的生死关。母亲说:“炼功人没有病,这是师父从根本上给我清理身体,过不了几天就好了,吃药会把病压進去,以后还会返出来,更遭罪,那你不就把我害了吗?”儿子停了一下又问:“你说几天能好吧。”母亲满怀信心的回答:“用不了三天就会好的,如果好了,你可得相信大法好啊!”

好坏出自人的一念,第二天早晨七点我查了一下母亲的体温,降至三十七度,儿子知道后心服口服,再不提去医院的事,他也念起了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此以后,母亲有了食欲,咳嗽也一天天轻了,到了第十天,所有的症状全消失,脸色泛出红润,身体比以前还好了。

从母亲闯病业关的经历,我悟到一个理:病业关之所以过得好,都是凭着对师对法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信。如果在闯关三件事都坚持做,炼功不间断,关就过的快,否则三件事少哪件,都会拉长过关的时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