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中坚定的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时常有同修切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没有病业关?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和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在病业问题上有没有不同?我谈一下自己目前粗浅的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切磋指正。

有同修认为:师尊讲过七二零以前的都推到位了,没再安排身体上的关,全面转入讲清真相。那么很多同修在病业中就有些迷茫,认为不是师尊安排的就否定、发正念。有些能立竿见影,有些就长期徘徊、处于魔难之中、以至消极失落。我认为是法理不清所致。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不应该有严重(影响三件事)的病业,是凡有严重病业的绝大部份是被邪恶在心性上钻了空子。有时怎么找也感觉没有找准或找不到。这有两种可能:一是长期养成了习惯,没觉的那是执着;二是找到了又觉的事小不会有那么大的后果。其实修炼没小事,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在相当大的空间范围内都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稍有不正就是大漏,就会被邪恶抓住不放。

在这种情况下过关有两种方法:一是找准执着。这是最有效的。二是把心一横:去留交给师父了。例如:我近日的病业关。元月四日一早醒来,头痛、嗓子痛、全身骨头痛、肌肉酸困、冷的穿再多还是冷、鼻子也不通气,严重的感冒症状。我强打精神,哆哆嗦嗦的起床炼功、准备家人的早饭。整整一天处于发烧迷糊状态,只能听法,还时常迷糊过去了,在整点只要清醒就发正念。整整一天除了身体的承受,还伴有心里的承受,孩子住校,丈夫工作忙的根本不知我难受。但我更多的心思用在了学法上,没有过多的去感受孤独、无助。我晚上感到这么厉害,不象师父安排的,一定是被邪恶加重了。认真的找了找近日修炼中的不足,然后又炼了一遍第五套功法(因为早上只打坐四十多分钟,感觉太少)虽然只打坐了三十多分钟,但是一直浑身出汗,立马退烧。谁知第二天早上并没有太大的好转,甚至动功都炼不下来,打坐腿比没修炼以前还硬,三分钟就掉下来。我就把腿搬上后,用一条布袋套上,勉强坐了三十多分钟。心想该干啥干啥,就带上资料出门了,顺便还办了一些家务事。这一天身上时冷时热。第三天早上嘴被烧的象是在沙漠里几天没喝水、一侧嘴角裂开的象小嘴,想吃东西用筷子一点一点塞進去,一不小心嘴张的大一点,嘴角就崩开。鼻子红红的、翘皮已失去感觉。依然是动功炼不下来,打坐要绑着。一天还是反反复复。这一天看了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和听大连讲法第八讲。晚上发出坚定的一念:执着这次是找不准了,但是所有迫害我的邪恶听好了,无论你怎样迫害我,都别想动摇我修炼的决心和意志,我有师父,我还不管你了,我该干啥干啥去了。这一念一出,虽然没有症状全无,但已感觉不一样了。第四天一切恢复正常。五套功法也能正常炼下来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这不是说有执着不去了,而是暂时找不准,抓紧精進师父会点化的。

其实,七二零以前的同修和七二零以后的同修在病业问题实质上的不同,我认为目前修炼人是不好分清的,但形式上是没有区别的。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修炼不在先后,修的好不好也不在先后”。所以不管是七二零以前的同修或七二零以后的同修,都要照着法做,谁也没有上保险,谁不照着法做,都会招来魔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