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在九九年“七·二零”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中共邪党利用全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的诽谤、诬蔑、栽赃、陷害师尊与大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悟到:应该放下生死,维护大法、维护师尊。我们于九月中旬开始,先后五次在本省范围,协调了一批又一批的同修進京护法。

两次身陷魔窟

为此,当地的恶人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被非法判刑三年,第一次身陷魔窟。

在监狱,为了坚持正信、抵制迫害,开创修炼与洪法的环境,我和其他同修一样,遭受了各种酷刑的折磨与非人精神迫害。九死一生,但我仍然保持大法弟子的风貌,履行自己的责任,震慑了邪恶,让很多服刑人员明白了大法真相,同时也开创了宽松的修炼环境。

出狱后,由于法理不清,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犯了个使我终身悔恨的错误--忽视了学法与个人提高,自以为修炼要结束了,应该放下一切只管救人。整天扛着大包的资料跑乡下,发资料,挂横幅,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与丈夫争小孩)不断膨胀。结果回家不到半年,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六年。给大法、给个人、给家庭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在开往监狱的警车上,我虽然心里是背着法,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口号,可心里很难受。再次出现在那些迫害我的警察面前,真是对大法的一种耻辱。当晚,我蒙上被子伤心的痛哭起来。似睡非睡中,慈悲的师尊利用梦点化我:梦境中两次过河。第一次,我从急流凶猛河水稳步横过,上了岸。走着走着,不晓得背上怎么背了一个包,手里牵着可爱的小女儿。对面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说:“某某你还得过一次河。”于是我独自又从河水中横过,忽然河水猛涨朝我扑面而来,渐渐的从下身淹到上身,水快淹到嘴巴时,我吓得尖叫起来。我被惊醒后,心中十分难过,为自己对亲情与物质利益的执著没去,而造成如此大的魔难痛悔。

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监狱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由过去十一人增到近三百人。它们改变迫害方式,将大法弟子集中在两个中队,由专职恶警与罪犯二十四小时轮流夹控。戒备森严,信息封锁严密。

监狱加重了对我的迫害,由于长期得不到大法的任何资讯,接触的都反面说教、暴力、恐怖和没日没夜的奴役,使我这个本来学法就少的我,在许多证实法反迫害中渐渐变成了常人式的“英雄”,不知不觉中偏离了师尊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教诲。在遭受迫害的第四年的一天,恶警以“接见”为幌子将我骗出监号,劫持到严管队强制“转化”。在持续七小时的酷刑吊铐中,我大小便失禁,下身流血。我没有守住心性,向邪恶妥协了。梦中点化成了事实,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大罪,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和耻辱。

跌倒后爬起来

“转化”后,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万念俱灰,生不如死。身体也出现病业状态,自己还不悟。直到被诊断患“子宫癌”,“只能活三个月”了,监狱怕承担责任要给我办保外就医时我才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抛弃我这背师叛道罪人,让我以病业假相提前两年出狱,从跌倒中爬起来。

出狱后,我的身体状况很好,按理说,我应该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找出被邪恶拖下水的根本执著,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新做好。可是我把病业假相当成真相,以为是自己对大法犯罪的报应,住進医院治疗。四十天下来,一个好好的人,成了真正濒临死亡的人。大便失禁、下身流血、呕吐,痛苦不堪。

同修知道我回来了,开始帮我发正念,到来我家与我切磋,要我向内找,写出“严正声明”,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医院后,同修纷纷来看我,从生活上关心我,送来大法资讯,帮我从法理上提高。我还是放不下生死,还是执著自我。但同修的帮助使我悟到我不能住在医院里,我要回家。

回家后,我还是放不下“病”,就请老中医帮我治,越治越糟。慈悲的师尊又安排一位外地同修来帮我。这位同修心直口快,看到我修了那么多年,如此明摆着的问题都不明白,就一口气讲了自己走入大法修炼前后的变化,当初她身患多种癌症,那种痛苦与无奈可以想象,又讲了得法后师尊帮她净化了身体的神奇。告诉我一定要信师信法,否认这种假相。

当时尽管我也明白“自心生魔”、“随心而化”、“一念之差”的法理就是放不下生死,不敢放下人心堂堂正正走师父安排的路,觉的自己已身心疲惫,力不从心,不想往前走了。好象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鼓不起劲来。但心里又放不下大法,舍不得这么纯正的群体。

同修也看出了我的矛盾心理,就说:你想跟师父走就抓紧学法,停止治疗;你想跟旧势力走就去住院。你自己选择吧。我心想:是啊,两条路明摆着,我怎么可能明明白白的跟旧势力走呢?于是我对同修说:“我要走师父的路,在大法中修炼,停止治疗。”随即把药包丢到垃圾桶内。同修很高兴的叮嘱了一番才离开。

同修走后,操控我的思想业力又回来了。心想:这么贵重的药扔了多可惜,我不如再将它用几个小时,等没有药性时再扔不迟。想着就把药包捡起来用上。可是不到两个小时,那位同修又返回来了,她一眼就看到我腹部用的药。她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不放心,知道你会用药,心里不踏实才又来了。”其实,是师父时刻在看着我这个不争气弟子。这一下,我彻底的清醒了,随手将药包取下丢進垃圾桶。走進卧室,双手捧着《转法轮》,双膝跪下,含着眼泪说:“师父呀,弟子业力重,悟性差,愧叫您师父。从今以后我的去留由您安排,弟子只管纠正错误,弥补损失。”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走進厨房端起药罐往地上一摔,并将家中所有的药全部处理。

这时同修高兴的说:你再洗个澡,我们一起去学法。我听了她们的话,心身仿佛轻松了一半。而后同修扶着我下了楼,上了车,到同修家学法去了。我的肛门脱出、腹腔、膀胱胀痛,不能坐,也不能站,也不能躺(躺着不敬)只能跪着。我坚持把法学完,并坚持自己一个人回了家。

回家不到十分钟,儿子下班来看我,我面带笑容的亲自给他开门,他又惊又喜。我告诉儿子说:“妈妈要继续修炼了。”儿子说:“你背叛了师父,师父还认你做弟子吗?”儿子十二岁得法,在迫害后的大气候下停了。我说:“师父慈悲,只要我是真心的,师父一定会认的。你就安心的去上班吧。”送走了儿子,我就马上开始学法,我跪着学、伏着学,第二天三点多我参加了晨炼,神奇般的将五套功法一气炼完。第三天肛门恢复原位,大便由每天二、三十次急速减少,一周时间恢复正常。

是师父把我从毁灭的边沿上救了回来。我的生命是延续来的,我是带罪修炼的弟子。必须更严肃的对待修炼。归正自己,走好以后的路。学好法是我首先要抓紧的,我已经有七年没学法了,恨不得一夜之间把师父所有的法全看一遍。现在我最最需要的就是学法了。

找出跌倒的原因

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的修炼环境很宽松,当地有关人员除奥运前来过一次外,再也没人来干扰过我。家里亲人也尊重我的选择,有的还协助我,这样在接下来的十五个月内我几乎成了专修弟子,每天除坚持晨炼外,要读三讲法,其它时间学经文,看资料。到目前为止,《转法轮》我背了三遍了,每天发正念不少于十次,我也外出发资料、送神韵、面对面讲真相,走乡串户劝“三退”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集体学法也没落下,基本上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归正自己,在修炼路上稳步前進。

随着学法力度加大,渐渐我也找到了自己在这十年正法修炼中,给大法给本人造成这么大损失的原因。当然除了未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自己外,很多都是自己的心性与行为促成的。通过向内找,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法理不清缺乏理性与智慧

在反迫害,证实法中,我缺乏理性智慧,也没做到慈悲祥和的去救人,而是带着争斗心、怨恨心与他们对着干,加重了迫害。

2、依然用人念看问题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第二次被绑架时,开始心性守得好,绝食二十几天,在师尊的加持下闯了出来。可出来后,没有及时的向内找,更没有静下心来学法,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取保候审”的迫害形式,认为自己正念强,还若无其事、按部就班的坚持“实修”就是在法上。师尊曾多次点化我,叫我离开本地,如:三次打不开门;利用孩子的爸爸叫我去外地打工;外地朋友请我去帮忙;弟弟更是直接的告诉我会收监,要我回避等等。我就是不悟,放不下情,不肯离开,最后导致出来不到三个月被邪恶以“收监”为借口将我再次绑架。此时,我还不向内找,没有理性、智慧、慈悲的讲真相,揭露邪恶、制止他们犯罪,而是老一套“绝食”,想通过绝食再次闯出来。结果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加重了迫害。在我绝食的第二十三天,法庭在医院的急救室开庭审判。导致三位大法弟子分别在监狱遭受四年、四年、六年折磨,给救度众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3、个人修炼不扎实显示心、干事心、妒嫉心、怕心、求安逸心较强

第一次被迫害时,邪恶逼我离婚,我没看清是旧势力的安排就同意了。离婚后,我想物质利益已被前夫占去,那么女儿就一定要给我,整天围着她转。为争女儿与前夫争的面红耳赤,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虽然大法的事做了不少,并不是在纯净心态下做的。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4、学法、发正念不到位

由于自己忽视了学法修心,所以每当学法就犯困,发正念手掌变形,还以为自己是累了,先休息一会再学法。同修提醒也突破不了。做真相干扰也大,在师尊多次化解下还不悟。最后导致第二次被迫害。

5、把这场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师父说:“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精進要旨》〈道法〉)想当时,我就属于这一类学员。对照师尊的教诲,回顾在几年的反迫害中,对那些给我判过刑,迫害过我的恶警、恶人,我没有用善念对待,没有用平和的语气、祥和慈悲的心态给他们讲清大法的美好,及迫害大法弟子的可怕后果,从而救度他们,而是用人心,对他们心怀仇恨。一看到他们我的脸自然就阴沉下来了,认为这人是无可救要的,那人是迟早要下地狱的等等。现在想起自己那时的心性真是很差。

6、把迫害当成消业,而不是在反迫害中救度世人

当时,由于法理不清,误认为坐牢才能最快的突破,是最好的修炼环境,是去人心的最好地方,消业的最佳办法,偏离了“大道至简至易”“大法直指人心”的师父安排,走了旧势力的黑路、死路。

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不断学法,在做三件事中精進,我感到自己提高的很快,越来越成熟了。可是,旧势力安排的伴随我的关还是一个接一个。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是我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的一周年。晨炼时,突然连续上厕所大便。我边发正念,边将五套功法炼完。接下来,不分白天、黑夜,也不分是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连续上大厕。最后发展到大便失禁、便血、盆腔、膀胱胀痛难忍,坐卧不得。仿佛又回到一年前放、化疗的那种状态。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个多月。

面对这种持续的、痛苦的魔难,家里亲人以为我真的要走了,很难过、很伤心。可我一直很冷静,我把握住三点:1、信师信法“真修弟子没有病”;2、加大学法力度,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邪恶的干扰、迫害;3、向内找执著、漏洞,深挖思想观念的根子,肃清党文化的毒素。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有了这三方面的正念,无论多么难受,无论多大的干扰,我就坚持做我要做的。学法、炼功、发正念、集体学法、讲真相哪件事都没落,甚至做的更认真。
三个月过去了,身体状态没有明显好转。在魔难中,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对我来说还是不难。可是向内找却是剜心透骨的事情。特别象我这种掉了队的人,就是因为心性、悟性上不来,有很多执著是自己意识不到的,没有去掉,魔难也就这样僵持着。我想:“这是什么时候了,还出现这么严重的状态,怎么行呢?多少众生等着我去救呢?我得赶快解决呀!”

于是,我走進佛堂,跪在师尊面前说:“师父啊,弟子是您从销毁边缘上救回来的,是不是旧势力不甘心放过我?如果是这样的话,请您再帮帮弟子,我一定会做好;如果不是,那一定是弟子本身有大问题没有悟到,也请师父点化,弟子一定依法归正。”同时,在集体学法时,协调人和同修也帮我一起向内找。

通过交流,同修很负责任的说:“你在监狱写了什么?做了什么?后来认识如何?”“你的显示心、欢喜心、依赖心、虚荣心、干事心都很强”;“你还有党文化的东西也没肃清”;“还有在家庭中的作风问题”,等等。同修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些问题,我猛然惊醒,并为自己悟性差而羞愧。这么多严重的、明摆的问题,我怎么就看不见呢?当晚,师父也点化了我,我从师父慈悲的点化中悟到:弟子犯的罪不一般,如不能严肃对待,旧势力是不会放过的。

找出自己存在的执著和问题,我知道应该怎么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新归正自己了。

针对同修指出的第一个问题我向内找:我们知道修炼是严肃的。可是,我没有真正悟到这句话的份量,对亲笔写下“四书”;对大法与师尊犯下了多大的罪;给救度众带来多大损失;给狱中同修增加多大魔难等等我都没有去深刻认识。在同修谈到类似话题时,我还为自己辩护。错误的认为:没有走过弯路的也不一定比我修得好,况且我也是在酷刑下违心的犯的错,出来后我也写了《严正声明》。现在想起来,我对自己的修炼是多么的不负责任,多么的不严肃。这是招致旧势力迫害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实,“严正声明”只是一种形式,表明一个修炼人的态度。而写了“四书”,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却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声明”就能抹去的,必须严肃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不断归正,从新做好。

悟到后,我马上拿起笔,给迫害我的监狱长、监区长、迫害大法弟子的专职中队长、严管队队长分别写信。严正声明在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求她将我写的“四书”统统销毁;揭露动用特警、酷刑迫害我和同修的主要责任人;呼吁监狱领导深入调查迫害大法弟子情况,取消酷刑,停止迫害;慈悲祥和的劝所有参与迫害的监狱领导及警察弃恶从善、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针对家庭作风问题我向内找,认识到这同样是一个修炼中的严肃问题。二零零三年,丈夫迫于邪恶的压力,背着我领了离婚证。不久我再次被迫害。二零零八年师尊救我回来,孩子与她爹听到我“只能活三个月”,出于同情和怜悯,接我去与他们同住。我们之间虽然没有夫妻生活,但在形式上我们是非法同居(常人的这层理都不符合)。我没有站在为法负责、为自己修炼负责的角度想,表面是为了救孩子她爹,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依赖心、安逸心、贪心;表面是为了带好小弟子,其实是情放不下。我悟到:是旧势力利用这些肮脏的人心,给大法弟子设的抹黑大法的圈套。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能给大法抹黑。悟到后,我给前夫留了一封信,给女儿讲清楚为什么不能住在一起的道理,就搬了出来。

通过向内找,通过写信和逐渐的归正自己的言行,身体状态一天天好转,很快我又以良好好精神风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现在我认识到,修炼中遇到的一切,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用正念看,就会找到自己的执著与漏洞,从而去掉它,提高上来。如果用人心看,就会放大执著,加重魔难。我切身体悟学法的重要,修炼的严肃。同时也看到正法形势的推進,救人的紧迫。我一定不辜负众生的期昐,迎头赶上正法進程,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走正走好!

叩谢师父慈悲度化!
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