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才能坚定的修炼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今年62岁。过去是一个受无神论毒害和党文化影响很深、执著心极强的人,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但是在人生过程中又遇到很多迷惑不解的问题,答案无处可寻。1999年,当我拜读《转法轮》后,发现一切答案尽在其中。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一部天书,只是看完一遍还想再看,真是百看不厌,百读不倦。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走入法中。大法使我从一个私欲重、心理灰暗的人转变为一个为他人着想、心理明朗的人,真正体悟到师父在《精進要旨》〈博大〉中讲的法理:“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沐浴法中十年,使我真正体会到:想走好走正大法修炼的路,必须多学法、学好法,信师信法,并按照法的不同层次要求归正自己的思想行为。

我悟到了“无求而自得”的精深法理

“无求而自得”,这是师父在《精進要旨》〈学法〉中讲的法理,我对此法理有过真实、深切的体悟。九九年元月我抱着要去掉“骨质增生”的目地,开始看书、学法和习炼五套功法。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真善忍”约束自己的行为,我的心性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我从过去买东西卖主多找钱不吭声到多找钱如数退还,拾到钱主动想方设法找失主;从过去和婆婆家人斤斤计较、争斗生气到对他们宽容大度直至和睦融洽相处,经过半年的学法炼功,我原来的膝盖冰凉、脚趾麻木、腰疼、小腹疼、例假周期拖后、走路时突然眩晕、膝关节僵硬等病症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更使我惊奇的是,过去无法抑制的、令人烦恼的身体超重肥胖,修炼后恢复正常,只有我为了它而入门的那个“既定目标”—— “骨质增生”依然存在。通过这件事,我理解了什么是“无求而自得”的法理。当我悟到这个法理的含义后,我的“骨质增生”不知何时也不见了。

我跟上了正法進程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心性提高和身体健康。在我刚刚体悟到修炼大法的美好时,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我把广播、电视、报纸上诽谤大法所列举的例子中的人的所做所为与《转法轮》中对炼功人要求的标准做一比较,发现那些人的行为与大法要求都是相违背的,心想,这些人肯定不是炼功人,师父也讲过不按照书中对炼功人要求的标准做,就不是法轮功的人,师父法身就不管。我知道那些宣传是在诬蔑、在陷害。法理虽然明白,但由于从小受党文化教育,再加上怕心,我迷惑了,我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形势,也曾想向上级领导写信说明大法的美好,但一直没有行动。我坚信大法在祛病健身上有奇效,也就是这一念促使我继续在家学法炼功做好人。后来,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发表的新经文。由于我思想上曾经一度出现邪悟状态,我只看《转法轮》,炼五套功法,对指导正法时期修炼的这些新经文,我只看一遍就不再看了,认为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是“反党”,是参与政治。

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我,让我多次看到另外空间的彩光和彩光组成的各种图像。

二零零三年底的一天,在学法中,我突然明白这是佛法修炼,如果让我在名利和修炼之间选择的话,我当然就会选择修炼。正念一出,一切人心、怕心就在逐渐消减,我开始学习“七•二零”后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我开始在部份亲朋好友中讲我的炼功体会,讲法轮大法如何好。零四年的一天,我第一次看到师父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发正念的动作、要求,心里非常激动,明白了发正念是师父要求做的。接着,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位老年同修在修炼心得交流文章中写到通过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利用病业進行的迫害。我这才明白发正念原来这么重要,是师父在指导弟子在修炼过程中如何做好、走好、走正修炼之路,而邪党封锁明慧网,企图隔离师父与炼功人的联系,使修炼人在这种状态下不知如何做,这是对修炼人何等邪恶的迫害啊!修炼的每一步是严肃的,讲清真相、发正念决不是参与政治。从此,我便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上了正法進程。

我正念闯出旧势力利用病业对我進行的迫害

零四年八月底的一天,我突然出现了病业症状,右手无知觉,不听使唤,右臂抬不起来,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我体验到了不能炼功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同修送来了新经文,和我一起向内找,找到了怕心和执著怕而产生的怕“参与政治反党”的心。认真学习新经文,对旧势力的迫害有了初步的认识,在发正念时加進“我的业力我自己承受,旧势力迫害全盘否定,坚决解体。”在一次发正念时,第一次感觉到法轮 “忽忽”的在我身上旋转,却不知道怎么收,直到发完正念后又继续转了一段时间才慢慢的停下来了。正如师父讲的,“法轮是有灵性的东西,他自己知道做这些事情。”(《转法轮》〈第一讲〉)这时我的右手能举起来了,我太高兴了。欢喜心又使旧势力钻了空子,过后又不行了。师父在《洪吟》〈威德〉中写道:“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师父讲的法不断启悟着我,点化着我,让我彻底否定旧势力。在有一次打坐时,感觉我的下半身有一堆椿树胶一样的东西,粘的好象机制转不动了,难受的我汗流浃背,突然听到“咔嚓”一声,随之我的右臂能动起来了,能抬高了一点,心里一阵惊喜。还有一次在打坐时,法轮在身上转动,从会阴穴抽出象粗树根一样的东西,越抽越细,细的象鸡肠,接着象粘条,直到最后抽光。以前我打坐只能坚持一个小时左右,这次整整坐了两个半小时。就这样,我没有吃一粒药,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期间在右手不能抬时请我丈夫帮我抬过两次手,只有一个星期,我生活能自理了,半个月后上班了。这次能正念闯出旧势力利用病业对我迫害,一是有同修的加持;二是有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法理的指导;三是从法中来的正念。这正念就是“我要解体迫害,恢复正常,亲朋好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知道法轮功好,我决不当乱法鬼,使他们不能得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这一念特别坚定。

在做好三件事中我不断的修去人心

在大法修炼中,我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发正念的威力,学法使我明白了讲真相是大法弟子慈悲于世人、救度世人的体现;明白三件事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内容;“讲清真相”是在邪党的迫害下,为挽救大穹、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才出现和采用的形式,绝不是“参与政治”。

我能够坚持学法,坚持讲真相,坚持全球四个整点和本地方两个整点发正念(特殊情况不能按时发正念,过后一定补上)。我坚持在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一天在学法时,我突然明白了救度众生的紧迫性,这时头轰一下,心想:我单位修炼人少,还有这么多人不明白真相,没抹掉兽印。我急躁难耐,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人的观念,急躁心是魔性,于是我就抑制、解体它。在讲真相、做三退时,不管是亲朋好友、同事、陌生人、邪党书记和所谓的“仇人”,都把他们当作需要救度的众生,慈悲于他们,心态放正,大多数听后能明白真相、退出邪党,走入美好的未来。极个别一时不明白的,也不与其争论。我的一位朋友是邪党书记,我利用外出回来给其孩子送小礼物的方式与其交流,发自内心的想使其得到救度。我的慈悲之心终于让其明白了真相,走入未来。

与我家长辈之间矛盾很深的一家亲戚,我已多年没与她来往,为了使她家人得到救度,我就带着礼物去看她,并讲明了真相,她家三人全部做了三退。这种做法既符合常人之理,又能救人,我利用这种办法救了不少人。

做好三件事,特别是救人的力度与同修相比远远落后了一大截,与正法洪势相比,虽稳但显的紧迫性不够。我要向同修学习,多学法、学好法,在法理上提高,只有学好法才能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修成师父所要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正法时期的修炼中走稳、走好,直到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