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正念何在

处处信师信法 时时强大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因为心性方面的漏洞(色欲之心),身体上的干扰很大,正念也强不起来,每天也学法炼功发正念,但总感觉收效不大,一句话:就是神不起来。

前几天本屯功友拿回一些传单、小册子,数量不是很多。我就要了一些,说今天晚上出去到邻近某屯和周边去做,正好还有那里功友的《明慧周刊》一同捎去。

吃过晚饭,天刚黑,我拿着东西便准备出门,心想得把屋里的书和资料收拾收拾放到别处去,一转念,这是啥心哪?不对呀,还是别动了。于是我来到某屯甲功友家。功友看我来了,就把本屯的乙功友找来,我们一起切磋交流。因为她们的状态不是很稳,尤其是乙功友零八年被绑架过,一直怕心很重,甲功友也是学法很少,所以我就和她们说,这回的真相资料我自己散发吧,你们现在多学学法,好好调整调整,以后这的真相资料你们再承担散发。在交流中,我谈了自己在讲真相方面的不足,就是怕遇见人,见人见车就想躲,总怕被人遇见和认出来,有时就象功友在体会文章中谈的“作案心”,就象干坏事似的;我说我一定要把这颗心去掉,一定要心正念正,堂堂正正,我当时信心十足的说,就是遇见狼,我都不回头(不回避)。

当晚十点半,我从甲功友家出来,往西先散发功友那条街,散发完再从西向东把北面那条街做了,再到另一个屯。做完功友那条街,刚做北面那条街,这时东边来了手电筒光。我想这块有的人认识我,还是别让人看见,于是往回走了几步,躲在了一个柴火垛旁,但是那人没進哪家院,而是奔我这边来了,为了不让看见,我就按原路往回走,都过了甲功友家门口,她就一直在后面跟着,到一个拐角岔道有一个柴火垛,我就又躲在了边上。这个人顺这边走了过去,又走回来站在了离我很近的路上,我一看没法躲了,就出来了,结果一看是甲功友。甲说我撵你这么远,原来想迎头找你,你手表落我们家了。我说你可把我吓了一跳,我推理想象一上来,还以为谁在追我呢?一场虚惊,完全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其实农村冬天晚上是很静的,几乎没有干扰,有的人家养狗,个别人家拿手电照照就回去了,一共散发了近四个小时真相资料,下半夜两点多才回家。

回来后,对自己的状态很不满意,说不躲不怕,结果被功友撵了一圈,我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你的正念何在?你该何去何从?你何时能走过所有?!静下来,对照大法和功友的心得体会,我开始向内找,省思自己。

先谈谈自己刚一出家门前,为什么要把书和资料转移到别处去。就是心不正,平时在屋里放着,一讲真相就怕不安全,就得藏好。难道出去做证实法的事就危险吗?这不是有求吗?这不是旧势力强加的吗?这不是变异的观念吗?大法书是无比神圣、宝贵的,大法资料是我们救人的利器,在我的心里到底把其摆在了什么位置,难道是恶人迫害我们的借口和依据吗?难道是负担和累赘吗?我一定要把自己不正确的观念转变过来,一定要珍视大法和真相资料,并且做到敬师敬法,不给邪恶因素空子可钻。

当然保管好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决对没有错,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还要注意各方面的安全;但同时我们更要明悟法理,摆正基点和心态,做到无漏。

再一点,为什么总有一旦警察来了怎么办的想法呢?还是念不正,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总怕被抓被迫害。记得功友在周刊中有一个体会,文章说,当时当地功友被绑架,他正积极参与营救,妻子发来短信,说邪恶正在找他,要注意;看后心里开始不稳,他开始向内找,他找到了一颗很大的执著心,也是文章的题目《怕被迫害的心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回到家里,他想还是把书放一放,打开抽屉刚要动大法书,心生一念:法在我就在!关好抽屉,坐下来发正念,解体邪恶,否定迫害,就这金刚一念,结果什么也没发生。这篇体会对我启发很大,所以一直记在心里;如果我们真能做到功友那样,如果我们正念很足,如果我们的场很纯正,邪恶它敢来吗?它想都不敢想,而且它也不配来。

通过向内找,因为几次被迫害,我还有一个恐警症,一见警车就害怕,一见警察就不自然,其实还是怕心和私心在作怪,还是把这场迫害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警察不也是我们救度的对像吗?师父说:“首恶除外”(《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所以一定要放下自我,修出无量的善念和慈悲,去熔化一切,去救度所有。我一定要溶化自己内心的坚冰,清除内心的对立情绪和观念障碍,牢记师尊的教诲:“人划定的敌人,他是人的敌人,可是大家想一想,那不是修炼人的敌人。你们要超越于常人的,神能把人视作敌人吗?高于常人层次的人不能把常人视作敌人。所以,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鼓掌)破坏大法的魔除外。”(《加拿大法会讲法》)。

从功友的交流文章中,我觉得我们面对警察时,应心怀慈悲善念,但也不失大法弟子的威严和尊严,因为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代表着庄严神圣的大法,威严不可侵犯!记得一次功友谈到他去外地营救功友,警察问他叫什么名,他不配合邪恶,正义的回答他:“我姓啥叫啥没关系,因为我姓啥没有罪,我的名字没有罪。”警察也没敢动他。

相信自己一定能去掉恐警症,去掉怕心,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在任何环境都敢直面警察和任何生命。

再一点,就是讲真相时,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过程中,为什么心里不稳,怕这怕那呢?向内找自己,就是一个“信”字,信的不够,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对功友谈的体会自己也有同感,对师父讲的法理也表面认可,说大法资料是救人的利器,大法书籍是宝贵的,但在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份量和位置呢?做到功友说的“法在我在”了吗?!说我们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是做宇宙中最神圣最正的事,在我的内心深处决对的认同吗?真的最神圣最正了吗?如果真的最正最神圣,怎么会怕呢?怎么会顾虑重重、忐忑不安呢?说明自己还有差距,没有达到应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没有神圣起来,也就是没有把众生时时装在心里,没有把大法和师父摆在第一位。

还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我们一定要修好自己。对自己而言,为什么身体被迫害,正念不足,就是因为没有修好自己,根本执著没有去,路没有走正,没有走出死关。因为心不正,邪恶因素和生命才有空可钻,因为空间场不纯,缺乏正念,邪恶才会乘虚而入,才有藏身之地,才会干扰不断。现在邪恶已少之又少,想形成迫害已经很难了,无论对于我们自身和身外;如果我们正念坚定而强大,时时溶于法中,别说迫害,邪恶想躲想逃都唯恐不及,更何况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师尊的亲传弟子。所以我们不能向外去找,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

俗话说:打铁需要本身硬。要想打胜仗,就得有真本事。师父在最近的多次讲法中都告诉我们要“修好自己”,我个人体悟,现在正法已接近尾声,我们自身代表一个庞大的天体,我们只有同化法,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圆满,才能救度自己世界的无量众生;再则,我们修好自己,也是我们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需要和根本保障。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体会我们每时每刻都正念正行太关键了,你看正念正行的功友,正念解体众生包括警察背后的邪恶,把人救了,自己提高上去了,达到了应有的境界;而正念不足、人心多多、不精進的学员在干扰面前没做好或没讲好真相,没有救了人,有的还被迫害了,使对方还犯了罪。一正一反,相比之下,反差太大了。举个例子:体会文章中说,功友被社区的人员盯梢跟踪,功友理直气壮,直面该人,解体其背后的邪恶,讲清真相,其人不再跟踪干扰,把人救了;有的东躲西藏,越怕越怕,甚至招来了迫害,结果害人害己。(不是强为)

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十多年的摔摔打打,十多年的正法修炼,我们都深刻体会到修炼和师尊正法的庄严与神圣,我们所走的每一步,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至关重要,决定着众生能否得救,决定着师尊正法的难与易,决定着宇宙大穹不同天体的安危,决定着未来与永恒,太庄严太严肃了!

说心里话,因为根本执著没去,这些年来几经魔难和邪恶的迫害,如果不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恐怕早已没有在世的机缘,是师父没有放弃我,使我一次次从死亡的边缘走回来,是师父一次次给了我新的生命!师父给予的已太多太多,师父的承受已太大太大,对师尊的浩荡佛恩,是我永永远远都无法报答的!其实我自己也恨铁不成钢,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一次次的向师父说:弟子大愿未了!

我立下誓言,只要一息尚在,只要正法一刻没有结束,我都要紧紧随师,永不停留!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飞速的回升和同化,走出为私为我,明悟法理,了断执著,否定旧势力,正念随师行;我一定要在心性上、在修好自己上下功夫,尽快达到正法对我们的更高标准要求,“坦荡正法路”,“助师世间行”!

那天看真相光碟时,听着解说功友慈悲震撼的话语和《普度》那悲壮的乐曲,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无法自抑,从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已不再惜留,我要把一切交给师尊,把自己的一切归于大法,我要强大我所有的正念和决心,我要横扫宇宙的一切阴霾,我要救度无量的芸芸众生!师尊在等待,众生在期盼,正念正行,勇猛精進,我们的前方没有阻挡!

以上是笔者的一点体会,也是我的一段心路历程,写出来与功友交流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