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处理家庭矛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刚才看了同修的一篇关于用法理指导处理家庭矛盾后,有一个想法想和大家交流。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真是后悔。我有两个姑姑,从小就很疼我。在我被抓進看守所的那年天特别的冷、雪下的也特别的大,尤其在郊外更是严重,很厚的雪,没有车没有人,我的小姑脚也崴了。我的两个姑姑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互相搀扶着去看我,在路上还迷了路,就这样在雪地里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地方,警察还不让见。

等到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说起了此事,我因为已不在法上了,整个人完全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责当中,觉的对不起家人们。一大杯酒喝下去说,对不起大家了。

二零零四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不懈努力下,尤其是妈妈,他们对我不离不弃,劝导我,历时四年我走回来了。这时我想我要把走过的每一步从新整理一下,从法理上搞清楚。

《九评》真是太好了,我对此没有任何抵触,妈妈先给我光盘看,我觉的句子太美了,我想记住这些话,我问妈妈有没有书,我想看书。还有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的事,我从法理上明白后特兴奋,坐在那儿就能办那么大的事,太好了。所以很喜欢发正念。

过年了,家人又坐在了一起,又提起了姑姑们去看我的事,我没说话,心里觉的有些不对的地方,等我很快悟明白了,他们还在那儿说这事。我说,这不是我的错,这事要记就记在中共邪党的身上,是它们把好好的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国祸害成这样的,这不是我的错,所以不要把这事记在我这儿,我也不领这事。就记在它们身上,总有一天人们会声讨它的,总有那么一天的。姑姑的情我会记的,但这一切不是我的错,不是我造成的,所以我不承认。

我的态度温和语气却很坚定。家人们象是在思索什么,又说你们参与政治。我说所以才让大家退出党、团、队呀,不参与它的政治了。这时在桌上坐的人没人理我了,我根本就不气不恼,稍稍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知道我做的对,所以就退席坐在沙发上休息发正念,心里还很美。

一会儿我和另一个平辈的家人聊了起来,他说在商城里经常见到真相资料,都是下边的员工从试衣间、服装的口袋里找到的,大家都不损坏,送上来的我都看了,我也觉的我们没有退出这个组织的才是在参与政治。我说那你就退了吧。他说行。这时我的长辈们看见我和他说的挺好就把他叫走了,他坐在桌上也没个事,我知道这是干扰,就一念解体它,就想我也应该过去坐在那儿。把面子一放就走过去坐下了。我明白一切应该我来做主……

结果是,他们全三退了,还纷纷表示自己怎么相信大法,就连先前说得最厉害的两个姑父,在接到护身符的时候,他们一个劲儿的喊“法轮大法好”,开心的像一个孩童。我当时真是感念师父呀,深深的体悟到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多学法,不被常人带动,不被表面的假相所迷惑,心系众生。对于我们应承受的我们担起来,旧势力因素、旧观念是要全盘否定的。我记的师父让我们对人要慈悲,对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要铲除。

现在我的家人有几个也开始学大法了。我告诉他们要多学法,一定听师父的话。

“七·二零”之前,师父总叫我们抓紧学法。可我没听师父的话,结果走了弯路;现在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法还得入心,把自己放在法里边。昨天我和刚开始修炼的老公交流体会的时候,他说多学法,多学法以后炼功心静了,以前就容易想别的。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的无私付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