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

一、入道得法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六年除夕之夜喜得大法,当时我正处于类风湿发病期,十个手指红肿的象小水萝卜,医院治不了,专家也无奈,后来听说蚂蚁能治病,我就用一袋一袋的蚂蚁泡白酒,喝的以前滴酒不沾的我,到后来喝二两白酒不醉。但病情却毫无变化,喝的我眼圈、嘴唇全发乌,最后连给学生批改作业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停止授课。正在我绝望之际,已经得法的叔公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并语气肯定的说:“就他能救你。”我将信将疑的捧起书看,当我读《论语》时心突突直蹦,全身热血沸腾,手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太精辟了,太震撼了。这是我一生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论理。我看看前面师父的照片,再回头读,心想如此高人,从何而来?接着我一口气看了四讲,不知道我那红肿的手指是怎么一页一页翻开书的,那深入浅出的法理,令我折服。虽然有些东西似懂非懂,但我已经爱不释手了。正月初九,我在同修放的录像带中见到了慈祥的师父,聆听了他那亲切的声音。从那天起我停止了所有外敷、内服药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三个月后奇迹出现了,我的手指全部消肿,恢复功能,我又重返三尺讲台。见证了大法神奇的家人也都走進了大法。

二、坚定正念,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全面迫害,一时间天塌了,这么好的功法被打成×教,中共疯了,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市政府上访。在市政府的高墙外,同修越集越多,大家肩并肩,手挽手,形成一道道人墙,恶警见到年轻人就往外拉,大打出手,我惊愕了,心碎了,泪流了,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一所学校里,我质问他们: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你们凭什么打人,执法犯法,你们这是对人权的践踏,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放我们出去。被非法关押七个多小时后我们被释放了。十月末在火车站,我又被绑架了。

二零零零年我退休了,开始全身心投入到证实大法中,发放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由于学法不够,凭感性认识,带着强烈的争斗心,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再次被投進看守所,第二天(一月二十三日)央视播放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号内犯人反响很大,有的深受毒害,有的说是假的吧?我平和的告诉他们:那都是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不杀生,自杀罪更大,修大法为的是祛病健身,干么把自己烧死?再说他们又不是一个地方的人,怎么那么巧了,同时同地用同一种形式到天安门自焚?警察会背着灭火器、灭火毯巡逻吗?犯人们觉的有道理,有人说,对,法轮功是好人。初八那天干警上班了,所长一连两天提审我,反复一个问题:“自焚是真是假?”我有理有据,心态平和把以上几点说了,所长做了笔录,第三次提审,我准备的更充份(因为天天放自焚录像)。结果所长说:“这件事我不再问你了。”我想所长是明白了自焚真相。

一个月后,我被非法教养两年。那时教养院,每天都有被送進来的同修,人数急剧增加。三月十九日,大法弟子被驱赶到大厅和走廊,邪恶对五百多大法弟子开始残酷的强行转化。恶警手持胶棒、电棍杀气腾腾。还有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抬着担架在旁边等着,外面警车、救护车,灯光闪闪。血腥摧残开始了,高音喇叭放着诬蔑大法的声音,电棍的叭叭声,同修们的惨叫声,交织一起,恐怖笼罩上空,一幕人间惨剧上演了……这是中共邪党的罪恶。

我由于有执着心走了弯路,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无法洗刷的污点,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两年后我知道摔倒了必须爬起来,加倍弥补损失。上网声明写过的“三书”和媒体发言宣布一律作废。洗刷污点,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开始掀起了“三退大潮”。人心在归正,环境变宽松。由于三件事做的比较顺利,对邪恶的虎视眈眈,掉以轻心。二零零七年被恶人构陷,第三次被绑架,三天后自以为正念闯出来,原来家里人被敲诈勒索一万三千元。虽然赢得了救度众生的时间,但这下下之举越发助长了恶人恶警迫害大法的嚣张气焰,无形中配合了邪恶对大法“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阴谋。

三、突破自我救人 完成自己的责任

“万事开头难”这是常人话,讲真相也是,刚开始“怕”心很重,怕恶人诬告、怕人家不听怕讲不好……。其实,这怕的背后隐藏一颗巨大的私心,一颗为我的心。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不正好相反吗?怎么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呢,修炼没有捷径,就得扎扎实实的修,在实修中突破自我。

去年深秋的一个傍晚,走在一条穿过一片坟地的小道上,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挎着包,怀中抱着三四棵大白菜,急匆匆的走来,我说:“你好,我能帮你吗?”她说:“你这么大岁数,怎么好意思?”我说没事,刚要伸手去接,她顺势把白菜全推到我怀里,又往回跑,原来她后面还有,她抱着菜快步赶到我前面,说一会来接我,就这样我帮她把白菜全抱过坟地,她气喘吁吁的说:“大姨太谢谢你啦,我最怕坟地,没有你帮忙,后面的菜我就不要了。”我说:“别谢我,是我师父让我这么做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说记住了,记住了,我说:“你听说‘三退’保平安了吗?”她说“怎么退?我听你的?”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天灭中共。她欣然退了团队,我说:“你退了家中的亲人不管了?”她说:“我离婚了,女儿读高中是团员给她退了吧。”她听我的,就同意给她的女儿退团、退队。我嘱咐她一定跟她女儿说清楚,她同意才有效。她说:“您放心吧,我女儿听我的,一定退。”

有一次我跟一位年轻姑娘讲真相,讲大法洪传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退党团队五千八百万,讲许多出国旅游的人都见证这一点。她说:“你说这些我都信,可是你们法轮功有病不让吃药,这不荒唐吗?人有病不上医院,不吃药能好吗?”我说:“不是这样的,不信你也有小病不吃药的时候。脚扭了,腰闪了,感冒了,自己抻一抻,挺一挺,没吃药没打针也好了,有些病医院还治不了呢!”她说:“那倒也是。”我又说:“这些年天灾人祸不断,‘三退’是对善良人的慈悲提醒,是为保你平安。你是聪明人,别犹豫退了吧。”我给她起了个化名她就退了。

四、上明慧网 紧跟正法進程

现在我和更多的同修一样,去掉依赖心,自己购置了电脑,打印机,僵硬的手腕,操起了鼠标,笨拙的手指,学会了点击,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不但自己保证了材料的使用,还为需要的同修,提供了方便。一举多得,当我第一次在网页上看到明慧网,心里兴奋不已,这里的内容太丰富了,天地太广阔了,一下子把自己和全世界同修拉近了。随着不断的看明慧网,我所遇到的问题一个个的及时解决了。我借鉴了全世界同修的心得,使我的進步飞快。当我手捧着自己打印出的《明慧周刊》,看着那熟悉的粗体大字,仿佛师父就在我眼前。《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更加肯定了明慧网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的位置与作用,还在观望、等待的同修别再犹豫,别再徘徊,早一天上明慧网,你的修炼就会早一天成熟。

五、慈悲救度世中人

我一直独自讲真相,走哪儿讲哪儿,跟谁都自来熟。一个雨天,一个小伙子,顶着一张报纸,匆匆走在雨中,我紧追两步,把我的伞与他合打,他看我是个老人也没说什么。一边走我一边问他:“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了吗?”他点点头。我又问他:“你退了吗?”他摇摇头。我讲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不喝酒,不抽烟,也不坑蒙拐骗偷,中共非得把他打成×教,千古奇冤,就象历史故事中的窦娥冤,六月天降大雪,家乡三年大旱,中共建政六十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数,现在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器官”。你看全球爆发H1N1流感,就是告诉人,天下有冤情,他说:“我们有什么办法?”我说退出党团队,为法轮功伸张正义,一看你就是一个正直,见多识广、思维敏锐的人,就用“雨中”这个名字退了吧,还真有点戏剧性,他也就退了。

还有一次,一个年轻的药品推销员,递给我一张广告,接着介绍产品,我说你在做善事,让人摆脱病痛多好,可要有大灾难,这药可就无能为力了,很多人都知道济公抢亲的故事,济公看到一方有难,可告诉谁也不信,还打他骂他,正好村里有一家娶亲,他急中生智,背起新娘就跑,全村人都去追,等到村民离开村子的瞬间,特大山体滑坡淹没了整个村子,人们这才恍然大悟。法轮功“三退”保平安你退了吗?“三退”是对善良人的慈悲提醒,这是我们的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好吗?就用“君健”这个给他退了党团队。

我还遇到过一位信耶稣的人,说我是神的孩子,什么“三退”不“三退”的,跟我无关。我若有所思的说:“有信仰好,信仰可以约束人不做坏事,《大连日报》前两天登了一篇文章《宗教信仰要为社会稳定服务》,你说××党这不是要高于你的主,你的上帝了吗?”他支吾不出什么了,我说你脚踏两条船,又让神管又让魔管,那个神怎么会保护你呢?他说:“有道理,我没有入过党、团,小时候戴过红领巾,你给我退了吧。”起个名就退了。

见证大法好的人退的就干脆。今年七月份,我一年级的小外孙,下课时同学一拥,他的头“当”一声撞在水泥柱子上,头皮破了,孩子闭着眼瘫软的倒在地上,老师吓坏了,当我接到电话,赶到学校时,她妈妈也到了,我们打车到医院,大夫看孩子这样,立马催我们快到儿童医院,就又打一辆车,这时看到外孙的小脸蜡黄,全身瘫软,但我没有慌,伏在他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妈妈也和我一起念,越念声越大,一声高过一声,一声紧一声,当时车窗大开,我没有任何顾虑,快到医院门口时,外孙子自己慢慢的轻轻的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帮我。”天啊,醒过来了,司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劝他“三退”,他说:“别人劝过,我没退,现在服了,退。”经医生检查,小外孙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当然,讲真相中,不听、不退、恶语相对的也不乏其人,只要我们心存慈悲,救人的责任就能完成好。

我曾给一个收废品的讲真相,他说不抽烟,不喝酒死了白瞎。贪污腐败、吃喝嫖赌那是能耐,我要当官我也这么干。其实,他未必是那不可理喻、内心灰暗的坏人,也可能是他对现实社会肿瘤一种愤怒与憎恶的宣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酸楚,六十年啊,邪党文化对中国人思想意识的残酷蹂躏与践踏,灵魂扭曲了,人们的物质生活丰富了,可精神也正在遭受一场空前的浩劫,人在迷中只看到眼前微不足道的物质利益,不知道生命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域,同修们让我们用洪大的慈悲,讲清真相救度迷失中的人吧。

其实,从开始就走出来讲真相的人都有感触,那时候给常人讲真相,常人他害怕。你一提法轮功,他就惊恐不定,吓的直躲。有很多人对法轮功有好感,对邪党为什么要把法轮功打成×教,心知肚明,他们是惧怕邪党的淫威不敢听。当然,讲真相是极其严肃的,人命关天的大事,讲什么,怎么讲心中必须有底,首先必须得知道大法的真相,天安门自焚的真相,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天灭中共”的天机,天象。因为讲真相还要顺着常人的执着去讲,常人执着什么?穷了几辈子的中国人,现在衣食无忧了,最怕天灾人祸,好景不长,最恨中国现在官场贪腐,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最无奈吃的、喝的、呼吸的全带“毒”。最后还要常人明白,这一切都是人类变坏造成的,而罪魁祸首正是中共,要保命,必须认可“法轮大法好”、“三退”抹兽印。当然讲真相,救众生是法的威力,神的智慧,我们只是跑跑腿儿,动动嘴儿而已,能不能得救是师父说了算,我们却要通过讲真相,救人提高升华境界。

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这些年中,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环境越来越宽松,现在讲真相真的不难,我有这种体会,讲真相时心态一定要稳,要放松,正念足,听的人就显的轻松、自然。在这种氛围中讲真相,外人看了会认为是朋友,邻居或老相识相见拉家常,劝“三退”效果非常好。当我胆胆突突,左顾右盼,瞻前顾后,心态不稳时对方就感受到了,效果就不好,就很难沟通,就走了。师父讲“大法弟子的修炼不只是为了个人的圆满,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作为大法弟子称号的修炼者必须完成的。”(《致欧洲法会》)我牢记师父的话,把救度众生当成了生活的全部。我几乎每天都往外走,一走两、三个小时,基本不坐车,因为只要走出家门,就会碰到有缘人,只要办事就会和有缘人接触。办事中就可以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回碰到一个研究生,一九七五年出生(他自己告诉我的),他听说过“三退”,也承认事物的规律性。最后他说,我现在前程、事业、物质都很乐观,还很感谢××党。这就是邪党按照他的模式造成的可悲的生命,研究了半生还是个糊涂虫,能否得救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十几年,虽然没有光辉的壮举,但在做三件事上一直没有间断过,今年六、七月份师父连续发表四篇讲法,两篇经文,我感到师父在用无边的法力将正法進程猛力推進。很明显我们现在的状态与正法進程有很大差距,大家知道今天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讲真相,救众生,这是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都没有的,现在为什么有些人不出来,不重视呢?就是因为还在迷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