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阴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零五年我被劫持到本地邪恶的洗脑班遭受迫害。那时我学法不深,很茫然,很着急,生怕自己被“转化”,站到大法的对立面去,毀了自己。所以从内心深处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是最正的,决不能背师叛道。可是在各种压力面前,在名、利、情的强烈冲击下,在党文化观念的毒害下,我顺水推舟的接受“邪悟”,被强迫“转化”,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大罪,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和耻辱。在此,我向师父和同修郑重声明:我在洗脑班里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走正修炼的路。

离开邪恶的环境回家后,我又走入了另一个极端:“悔恨交加”恨自己太差劲,太软弱,太自私,意志太不坚定。每当我想起在洗脑班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无地自容,恨不得一死了之。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修大法的心没变,给我做了新的安排: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搬到了一个大法弟子多、环境比较宽松的地方。这本是师父给了我最好的修炼环境:经济上有保障,时间又充足,精進的同修又多,离开了原来的环境,没有了压力。可是我走不出被“转化”的阴影,整日唉声叹气,暗自哭泣,对修炼没有信心,觉得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不配师父救度。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有不好的物质压在心口上,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很大的场。

在我搬家的日子里,师父安排同修妹妹日夜陪伴我十几天。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改字、发正念;一起走访同修。妹妹耐心的开导我,帮我鼓劲。同修们都鼓励我跌倒了爬起来,从新做好。师父多次梦中点化我,让我从新做好。有一次,我梦见师父为我打开一道又一道堵在我修炼路上的墙,从此后我感觉堵在心口上的物质少了许多,正念也强了许多。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以前就是忽视了学法,以工作压力大、没时间为借口,没有溶于法中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弯路。我加大了学法的力度,增加了学法的时间。背法、抄法、看、听、读齐头并進。是法给了我力量和勇气,我没有消沉下去,而是在修炼路上越走越稳。

来到新的环境后,我决心从头开始,走稳、走正。我很快的结识了很多同修。我看到本地没有学法小组,就萌发了组建学法小组的念头。和同修一切磋,同修正有此想法,我们马上付诸行动。从零六年到现在,我地集体学法从未间断。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切磋、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共同提高。经常参加集体学法的大法弟子都很精進。使我地正法形势稳定,环境比较宽松,同修之间整体意识较强。有的同修只要是大法的事,随喊随到,竭尽全力去做。我们组织一拨一拨的大法弟子到派出所、看守所、国保、法院、检察院、“六一零”等地要人、近距离发正念、面对面的讲真相;长年累月的发真相资料,写信,贴不干胶,挂横幅,喷字等。使很多世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很多众生退出了恶党的一切组织,从而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参加集体学法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去人心的过程。有几个老年同修没文化,但读法很流利,心性高、悟性好;有的同修主动提供学法场地;还有新学员、离队了同修又陆陆续续的走進了学法小组。同修们以法为师,比学比修,互相提高,共同精進。我常常被他们感动,在这个大熔炉中我提高得很快。与此同时,也暴露出自己平时不易察觉的执著与人心。比如修善的问题:对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我们每天轮流陪他们学法、发正念。我喜欢高腔高调指责别人,急躁心、不耐烦的心、显示心就表现出来。在轮流读法时,我有时表现出漫不经心(这是对法的不敬),不耐烦,嫌别人读的慢,錯误多。切磋时我喜欢中途打断,抢话、插话,好象自己法理很清楚,好象自己知道的多。说白了,就是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执著自己。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无条件的按师父所要的去做,要加倍珍惜。我看到了我们整体上的不足,如:一、学法不静心,有的同修还打哈欠,喝茶,上厕所,发正念时倒掌的现象。二、姿态不够端正,还有把书卷着拿,读完后随手放等不敬法的表现。三、切磋时要么不发言,要么叽叽喳喳的东扯西扯,很少针对自己的不足,如何从心性上提高的方面去谈。这些问题有待我们提高上来。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方面,也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由开始只对熟人讲,到慢慢的对陌生人讲,再到现在见人就讲。我现在讲真相只要有机会就讲。没有什么状态不好时不好讲,也没有这个人、那个人不好讲的想法。有时只要动一念:某个我认识的人,想找到他告诉真相。师父就安排我们很巧合的见面,一讲就通。有时随意走一圈,总有陌生人在路边等着听真相。有时我一个人出去讲,有时协调其他同修一起出去讲,效果都很好。有一次,我们八个同修出去,走一圈回来,劝退了三十几人。

特别是从去年到今年,我地大法弟子加大了讲真相、劝三退的力度,一批较精進的同修几乎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不分什么敏感日,也不分严寒酷暑、天寒地冻、环境好恶、大家不畏难、不畏苦,坚持不懈。有几个上七十岁的老年同修更是令人感动,我有时怕吃苦,回来时想坐车,她们说要行脚,说不定又有众生在路边等着得救呢。我有时感到很累,心想明天不去了。第二天炼完功,学好法又无所畏惧的出去了。面对面讲真相,有的人悟性好,一点就透;有的人千恩万谢;有的要真相资料看;有的还帮着讲。这里有几则有趣的小故事。有一次,我碰到五个小学生,我问了四个人的名字帮他们退了队,有一个小个子男孩说:“奶奶,还有我呢。”有一次,我和同修在外吃饭,帮老板娘和一位顾客做了三退,讲了真相,只有一份真相资料了,他们争着要,抢着看,并说要帮着宣传。还有一次,我们遇见几个小男生,轮流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接受,等我们走远了,他们追上来主动询问真相并退了队。

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也积累了一些小经验。
一、不能讲高,要顺着人的执著讲。比如有人说他自己是好人,我就接着说好人有好报,好人要得救,三退才能保平安,只有大法才能救你。有人说他不想参与政治,我说不是拉你参与政治,是要你退出政治。有人说你们反党,我说是天灭中共,要顺天意而行。
二、说话语气要温和,对人要热情,站在对方角度考虑。体贴入微的话往往能打动人心。对景况不好的人要表示同情;对年轻人要表示祝福;对老人要表示帮助;对小孩要表示关爱;对同龄要表示理解、知心。
三、要主动、礼貌的跟陌生人打招呼,亲近他们,问寒问暖,一般拒绝听真相的人少。现在中国人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防范、戒备心很强,只能由我们自己打开局面。
四、选择好的环境,一对一人讲比较好,双方没有压力,容易讲通。同时对几个人讲,如果其中有一个人不相信,会直接影响其他人接受真相。
五、对不接受真相的人不要和他们顶劲,心里也不能不善,更不能动气,要想让他们有缘再听到真相。
六、遇到恶人要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理智、智慧的对待。

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就象师父讲的云游一样,很苦的。有讥笑的、有谩骂的、有污辱人格的、甚至还有举报的。但是,更多的民众是善良的。他们对大法弟子表示理解、同情、支持;甚至有人明白真相后走進大法呢。

在邪恶的迫害中没有走过弯路的同修很多,在强大的压力中没有被“转化”的同修也很多,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但是已经做错了,不敢走回来更可怕,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所以象我一样曾走错过的同修,不要灰心,不要消极,竭尽全力,弥补损失。最后以师父《走出死关》的经文共勉:

“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有决心走出来这才是修炼,这就是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