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荣幸的走入大法修炼的。对法理的认识是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修炼,由感性逐渐向理性升华。

当初学法是怀着对宇宙真理的渴求心理,是对师父讲的法理的折服,基本没有想祛病和追求功能的目地。因此尽管我身体没有什么感觉,天目也没清楚的见着什么,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而且在修炼中、在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中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会显出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凭着这正念,我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十一年。

正法修炼十余年,其实每个大法弟子就自己修炼的心路和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要详细道来,都能写成一本厚书。但由于还有人的观念障碍,当要提笔,却不知从何写起。这里,我把修炼中较深刻的两件事的经历和心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去畏难心 建资料点

邪党迫害初期,我市还没有资料点。所需资料是外地同修给我们送来,或同修到外地去拿。我负责传送部份片区的资料。后在外地取资料和负责接收资料的三名同修被国安特务跟踪绑架,非法判了四至八年的重刑。

断了资料来源,我们几个负责中间环节传递的同修都很着急。为了同修们能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和得到资料,也为了安全,我们决定不再到外地拿资料,在当地自己做。但我们都不会电脑,也不知道做资料需要些什么设备。我托同修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位会电脑的年轻同修,加之外地同修的帮助,建起了资料点。资料点只有三位同修参与,负责几乎整个城市的资料和经文供应,实际就是大资料点,可想有多忙。

我没有参与做资料,还是做传送资料。技术同修几次对我说,希望我能再建个资料点做资料。我都以我一点不会电脑和在工作(每天上班八小时),没有时间为由推了。实际就是我主要有畏难心,还有一点怕心,这些心在障碍着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为了揭露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中共邪党,救度被它毒害的中国民众,大陆的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这时,大资料点的工作量更大了,要做《九评》书,还要把同修传来的大量三退名单发上网。我感受到了资料点同修的辛苦,大法弟子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使我从内心深处要想为同修分担。这时,资料点同修把一台闲置的电脑暂放在我家,又恰逢因工作需要,我单位办公室也购置了两台电脑。于是借工作需要,我在单位自学电脑,练习打字,不懂就向同事请教。技术同修给了我一本电脑入门知识书,偶尔有时间来给我一些指导。这以后,同修传来的三退名单,我再没传给大资料点同修了,就自己在学习打字中,打三退声明名单,并在家安装了宽带上网,发送三退声明和同修向明慧网投稿与严正声明。

开始一段时间,因不熟练,打字速度很慢,有时几百人的三退声明和同修投稿,从打字到上网发出要做到半夜才完成(为安全和及时,同修拿来的三退名单和投稿,我都尽量当天发出后就烧掉,不拖延、不积压)。

明慧网上一再提到大陆资料点要遍地开花,这是正法的需要,也是为了防止邪恶对大资料点的破坏。二零零六年,技术同修帮助购置了两部打印机,我与另两位同修又组建了一个能供应一百来名同修需要的周刊和真相资料的资料点,算个中型资料点。那两位同修不会电脑,主要做帮手和资料传出。上网下载与发三退名单和投稿、刻录光盘、打印的电脑操作及主要耗材的购买都由我做,还要上班和做家务。因安全等原因,二零零八年,我们再大化小,把这个中型资料点又分为了两个家庭资料点。

虽较劳累,但我感到欣慰:在做资料上,我终于突破了畏难心和怕心的障碍,让我市资料点又开了一朵花。并从中体悟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做资料对我来说,从时间等方面看似有难度,但只要我有了这个愿望和决心,师父就会加持和帮助我们,就“难行能行”(《转法轮》),所需条件的具备就象水到渠成。我们的资料点一直稳步运行。

二、被摩托车撞后 去人心

二零零七年七月的一天周末,我到菜市去。正走着,猛然见一辆摩托车疾驶而来,我想避开已来不及了。我思想中突闪一念“糟”!结果被撞出约三米远,半躺在地。当时想马上爬起来,却起不来。一看那骑摩托车的原来是经常给我单位送桶装水的工人。我看他还骑在摩托车上,吓得傻傻的看着我。街边一些人都指责他:这路这么窄,你怎么能骑那么快?

我对他说,你快把我拉起来吧。他才回过神,赶紧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起来后,我就向菜市场走去,但右腿很疼,咬着牙,还能走。那人骑在摩托上慢慢跟在我后边。他见我跛着脚走,就说到医院去看吧?我对他说:你走吧,我没事。我忍着疼痛,买了菜,回家一看,右手臂搓掉一块皮,右腿膝盖有些青肿。晚上睡觉时,右髋部疼痛,右腿不能放平在床上。因腿痛得不能上下楼,向单位请假在家休息了两天。第三天就跛着腿去上班了。

单位同事都关心的问:怎样,去医院看了吗?谁撞的,赔了你医疗费吗?我说没事,一点外伤,不几天就好。我只说是个熟人撞的,他也不是故意,没啥大不了的事,怎能赖别人呢?同事们都觉得我太老实了。

父母知道后(我与孩子单独住,没与父母住一起),打电话要我去医院检查,母亲在电话里责备我:你太傻了,怎么不叫那人赔偿。我对他们说: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做,没事,过几天就好。但半个月了,还是跛着脚,右脚不能着力,同事、邻居及家人都说应到医院去照片检查,可能伤了骨头。我也被人心带动了,本来心就不太稳,内心深处一直藏有是否真的伤了骨头一念。

于是,到医院照片检查,结果是右髋骨骨折。医生说:腿骨折了,应打石膏卧床养,你居然还走了二十天路。为了快些恢复,我敷了两次药,但觉得没什么效果,也就不管了。照常既上班,又坚持到资料点做资料(因另两位同修不会电脑,我不去就做不成)。

快二个月了,我的腿还没恢复好,走路还跛,只是不怎么痛了。静功还不能双盘。这时我想,就这事,我要好好的向内找。首先我意识到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学法比以前少多了。一天,甚至两、三天都看不完一讲《转法轮》,都以时间少为借口,在心里原谅了自己,做资料生出了干事心;还就是这次事故中,我的心没有真正放下,特别是刚要被撞的那一念“糟”。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是自己的心态不稳,没有完全达到炼功人标准。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我正念越来越强。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应用超常的理和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不能老这样跛着脚走路,我的腿应是正常的,渐渐的我走路完全正常了。我又想,我必须得双盘炼静功。走路正常后,我的腿又能双盘了。

在我被撞后约一个多星期,撞我那人又给我单位送桶装水来,戴了副墨镜(以前我从未看他戴墨镜,可能怕我认出他)。我想,修炼人任何时候都要替别人着想。当着办公室有几位同事在场,为了不使他难堪,我埋头工作,就当没这回事,以后他来送水我都这样。他以为我没认出他来。大概距我被撞有三个多月时间了,我的腿也恢复正常了。一天,那人又来送水,这时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我叫住他说:你知道你那次把我撞得够重吗?我脚跛了两个多月。如遇别人,能轻易让你走吗?但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处处都要替别人着想。我不会找你的麻烦,我也没对单位的人说是你撞的我。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直点头,连说谢谢。

今年,我认识的一个人,被一辆小车撞倒在地,造成髋骨骨折。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腿也上了石膏。由肇事方支付了一万多元医疗费,出院后,还拄着双拐近一个月。按医生的说法:骨折初期不卧床还走路,也没做治疗处理,会残疾。而我骨折了还一直在走路,工作,做事。除只敷了两次药外没做任何治疗。这不已经算超常了吗。如果我能彻底放下人心,我还不应该拖这么长时间恢复。

通过这次事故,我深刻体会到:尽管平时认为自己法理还是明,但真正难来了和过关时,才最能看出修炼者的心性和修的是否扎实。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就说出:“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的执著心要去。在实修中和在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中,离师父的要求还差距很远,还需加倍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