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去人心 在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今年,我们布里斯本为神韵拿到了最好的剧场。这是昆省大法弟子整体努力,在修炼中整体提高的结果,也是我们信师信法坚定正念的结果。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宝贵的修炼机会。我很高兴能在此与同修交流一下修炼心得,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向内找是解决“矛盾”的关键

几年来,我一直负责在本地为神韵演出找剧场的事。我们都知道神韵是为了救度众生,是世界上第一秀,应在最好的剧场演出。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前三年我们都没能拿到最好的剧场,最后不得不选用小一点儿的场地。很自然,同修对此感到失望,一些人还对主要协调人产生了不满情绪,抱怨事情没办好,说我们正念不强,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等等。同修之间产生了不信任、误解,背后嘀咕,甚至还有一些无中生有的谣言。

有一段时间,同修之间间隔很大,甚至学法都坐不到一起,分成了两组。由于我是主要联系人,很多抱怨就冲着我来了,说我应对没拿到好剧场负责,我的正念不强等等。我当时感到自己成了被攻击的目标,觉的很委屈,心烦意乱的。同时,也开始抱怨同修,说他们不配合,不在法上,有时甚至想干脆撒手不干了。

过后静下心来想:为什么我遇到这么多责难?为什么这么多抱怨都冲着我来?为什么我感到这么难过,觉的受到了伤害?我们配合不好难道真是同修的错吗?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

我找到了隐藏着的执著:我总是有些看不起人,认为自己比别人能办事,我能做这个,能做那个,很少想到应该跟同修交流,除了几个平常比较合的来的。再往深挖,我看到了深层的自私和自我。我感觉受到伤害,心里过不去,是因为我放不下人心和自我。

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我认识到,我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是暴露我的执著心,去掉执著心的机缘,怎么能反过来抱怨同修不配合呢?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把進展情况跟大家交流清楚,工作大家一起做,就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误解和不信任。我认识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不能只是忙于做事,更重要的是不能放松个人修炼。不修好自己,怎么能完成好这么神圣的使命呢?

在下一次学法交流时,一位同修问我能不能不当找剧场的负责人。我发自内心的说:没问题,怎么决定我都会全力支持新的负责人。后来成立了一个剧场小组,负责下一步的工作。

遇事先考虑别人

后来,情况進展很慢,一些学员开始着急,并成立了另外一个小组,自己去联系。有一天我到剧场的办公室去送资料,碰上那个组的几个学员也在那问剧场情况。我当时感到很尴尬,动了人心,认为他们对我太不信任了,背着我这么做不对。走出办公室时,我猛然想到:我是修大法的,就要象个修炼人,遇事要先考虑别人,而不是自己。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到这来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就对一个同修说,“咱们在一起修炼十年了,彼此也知道对方的不足,但我看到你想为神韵找到最好剧场的善念,咱们一起努力吧,别对着干。”一下子,间隔我们的那堵墙不见了,大家敞开心扉交流,场也很圆容。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当我从正面看待同修,放弃自己僵化的观念和成见时,我眼前的同修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嘛,做什么事都先想别人,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想想别人咋想的,看看全局,就知道自己应该咋做了。”(《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回想一下,我很感谢那天发生的事,它使我又有一次暴露自己人心的机会,更懂的了“想想别人咋想的,看看全局”的重要性。

保持正念 信师信法

我们被告知二零一零年剧场没有档期给我们。我想:尽管我们身上还有漏,还没有形成一个强大圆容的修炼环境,但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是师父说了算。同时,剧场小组在一起交流,向内找;佛学会成员也带头向内找。当我们开始归正自己时,佛学会与同修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少,我们周围的场也越来越圆容。

这时我们收到昆省省长办公室的回信,说我们有问题可以去找剧场经理。我马上打电话约见他,可是他说他帮不上什么忙了。我告诉他我们又有一个新的提议请他考虑,最后他同意周一下午两点给我们半个小时。剧场经理还给我发了电子邮件,说另有学员希望看一下另一个剧场,她周一也会一起参加会议。我当时有点动气,觉的这个同修在影响我们要做的事,但马上又转念归正自己:我们都在努力为神韵争取最好的剧场,我们是个整体,只要我们正念足,圆容师父要的,不会有问题。

认识到此次会议的重要性,我周日整天都用来学法,并恳求师父加持正念。周一我们有五个同修参加了会议。其他同修有的去剧场周围发正念,有的各自发正念。结果与剧场经理及有关人员的会面很溶洽,但他明确说我们的新提议不可行,因时间排不开,并建议我们考虑他们的另一个剧场。剧场的技术经理也开始介绍那个剧场的情况。我告诉大家这个剧场以前提交过,可是因舞台两侧狭窄,不够标准。另一剧场是唯一符合要求的。我请剧场经理再查查年历,看是否可以挤出几天时间给我们。剧场经理看过演出,知道神韵很棒,但他仍说二零一零年不可能,建议我们考虑二零一一年。我说:对,二零一一要考虑,但咱们再看看二零一零年吧。剧场经理又查了一下年历,然后说,五月底有几天剧场维修的日子,这几天合适你们的日程安排吗?

事态的变化难以置信,本来好象不可能的事,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么简单,这么自然。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要的就是我们那一颗纯净的心和强大的正念。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我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很多没去掉的执著,有时还犯同样的错误,而且同修之间还会有矛盾,但我更明白只要我真正去修心性,向内找,什么也挡不住我在大法中升华。经过这些上下起伏,我更清醒的认识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