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呵护下走出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

一、得法之初——得之于易,失之于易

我母亲自一九九六年就得法修炼,那时我也开始对大法有所了解,有所接触,觉的母亲炼法轮功很好,心性改变提高了很多,不再斤斤计较,不再庸人自扰,身体也变的十分健康,以前困扰她的宿疾,如严重的胃下垂、心脏病都完全消失了。我非常支持她天天参加附近大学校园组织的集体炼功活动。那时的我虽然已读过《转法轮》,看过师父在济南、大连的讲法录像,却没想过自己迈入修炼之门。究其原因,那时的我“情欲满身”,执著于想过常人艳羡的那种“趾高气扬,光宗耀祖”、证明自己是强者的生活,私底下想,要是都按照师父所讲的“真、善、忍”那样去做,一个个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周围的人可能会说我神经有毛病。大法是很好,他教育人不要自私自利,要无私无我,但我现在做不到,让我妈妈这些退了休没事做的老太婆、老大爷去修吧。可想而知自己当时的悟性有多么低。

但是大学毕业后的我,并不是按照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在发展,虽然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在经历了“百里挑一”的残酷面试之后,進入一家各方面条件都较好的公司工作,公司员工并不多,但人际关系却颇为复杂,利益之争随处可见。由于我工作平时与老板接触较为密切,经常看到公司内部员工之间,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与收入,相互倾轧、相互伤害的事常有发生。同时老板(在我们当地算的上数一数二的富豪)和几个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搞了几个开发项目,看到他们几个合作伙伴相互之间也在算计着,那么有钱的一个个“人物”,为了各自的利益,那真是尔虞我诈,三十六计无所不用其极。自己在这个环境中也受了很多非常不好的影响,当时在情感方面也犯了大错,颇受打击,心里觉的苦不堪言,只有在读师父经文时(那时我虽不修炼,却非常非常喜欢读师父的经文,因为觉的师父讲的法理讲的太好了,翻遍所有的书,古今中外找不到一个人有那样的才气与智慧)才能感受到一丝智者所给予的温暖与光明。突然有一天,我决定和母亲一起到集体炼功点去炼功,这一天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第二天就无法再去了。

面对紧接而来铺天盖地对师父的诬陷和对大法的诽谤,母亲和我选择了继续修炼与捍卫大法。那个时候不太懂得讲清真相,只是逢人便讲法轮功是好的,政府镇压是错的。但是由于失去了集体修炼这个环境,同时母亲在修炼过程中强烈的干事心、争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表现上是同修被迫向邪恶说出从母亲那里拿的真相资料(事情发生前,师尊曾反复多次的点化母亲,但都被我们忽略了),导致母亲二零零二年初被邪恶非法判刑七年。

我在得法后的那几年中都是带修不修、似修非修,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甚至还不断做出一些给大法抹黑的事:在个人私生活方面极其不检点,做些连人都配不上的事。那时候虽然没间断看书学法,有时间也炼炼功(那时只要一打坐,右脚颜色就会变的黑黑的,可想这种乱性行为造成的业力有多大),有机会也讲讲真相,但是由于自己的念都不正,路都走到一边去了,三件事的效果可想而知,但自己却一直心存侥幸心理,以为那些男女之间的私生活纯属自己私事(自己觉的又没有伤害到别人),与修炼不相干的,更何况从来都是别人主动缠绕在自己身边,却从来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来考虑这一问题:为什么自己身边会有这等道德水准的人存在,自身是什么心把这些人勾到身边来的?师父讲过大法弟子要“作为弟子必须洁身自好”(《新加坡法会讲法》),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

三件事也一直在做,直到有一天看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哪,它太可耻了。作为一个常人它都是可耻的,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够拿到桌面上谈呢?太可耻了。你们知道吗?在过去的修炼中啊,如果这个修炼人一旦在这方面犯戒了,永世不能再修炼了,就这么严重。”我才真正被棒喝一声清醒过来,想想自己所作所为,哪里是一个大法弟子所为,如不是师父慈悲,早已失去这修炼的机缘,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我则险些失去这千年、万年难逢的正法修炼机缘。现在回顾起那段放任而业力深重的时光,都觉的愧对师父与大法,尤其是因为自己这方面没做好,而使有些常人对大法产生一些负面影响,真的是难以弥补。

在当时我周围那种工作环境下,如不是每天都在学法,根本不会觉的大陆目前道德水准一日千里向下滑的有多厉害!由于经常接触形形色色的政府官员、生意场上合作伙伴、客户,酒楼、夜总会、KTV里的交际应酬、利益选择,你可以看到中国大陆人现在道德水准多么的低下,简直触目惊心(滥酒、滥交、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遍地都是),凡是稍微有些身份、有些职位的人,要是没有几个女朋友或男朋友,都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像。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与大法的威力,想要独善其身,简直太难了!幸好师尊慈悲,从新给我安排了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让我在新的环境里能洗心革面。

我认为这段得法初期经历,有两点体会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是如果没有师尊法力的强大加持,我是无法走过色关——修炼者所遇到的第一大关。受周围社会风气的影响,从小到大一直受到小说、电影、电视、网络色情描写的诱惑,养成的种种不良习惯,我有时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如此执著于情欲,是否就是旧势力安排专门来破坏大法的那一类败类,因为我能感觉到身体里面那种非常不好的物质,如果单凭自己那点忍耐力和功力,想去掉那个物质太难了,但是在我不断求助于师父的情况下,不断按照师父说的那样去做、去想问题时,我感到师父给我把那种物质拿掉了,我什么都看不见,感觉也不是很敏感,但是我却能很明确的感受到这一点!没有师尊,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色关不过,修炼二字实质上痴人说梦。

二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学法,不论你觉的自己配不配学大法,能不能修上去,都要坚持多学法。我在走了那么多弯路,在犯了那么大罪业的情况下,没有继续堕落下去,就是因为能经常拜读师尊的经文和《转法轮》,师尊看到这一点,才呵护着我走过修炼最初最散漫的那几年,使我最终没有离开大法。

二、修炼至今——学法修心 走出自我

二零零四年年底,我在新的工作环境中开始了新的生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色上犯过错误。由于母亲一直在监狱里(直到零七年才回来),我平时都是一人独修,每天基本上就是按照师父说的那样,什么事情都围绕三件事去做,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或是做的特别轰轰烈烈的事迹。

白天上班处理完工作中的事情后,就是看书学法,上明慧网,阅读同修的修炼心得,发正念,有合适的机会给周围的人讲三退,讲法轮大法好。我周围的同事和朋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法轮功真相,有些时候我自己也觉的没给他们讲清楚,但不管怎么说,我都告诉了他们“法轮大法好”,有时也讲三退,事实上真正反对大法和完全不接受大法的人并不多。

在天天学习师父讲法经文的同时,觉的自己心性也在不断的提升,但同时强烈感觉到离师父要求的还差十万八千里。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1、学法炼功方面:虽然能坚持天天不间断的学法,但在学了大法后实修自己,修去执著,走出自我方面做的较差。我妈妈经常说我的一句话就是“法是法,你是你”,自己以前看书学法时经常读到“同化大法”这些话,心里总在琢磨到底怎么样才算是同化大法了呢?现在我终于有些感悟了,知道了要怎么做才叫同化大法,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修去名利情,不要想拖泥带水的蒙混过关,不要骗自己,更不要骗师父。

除了色关,我过的比较苦的关就是名利关了。之所以过的苦,也是因为没有完全听师父的话。原来在常人中,我就是属于自尊心很强的那种人,争强好胜,追求所谓的完美。修炼后,由于自己总是执著于自己的认识和见解是正确的,是为别人好的,别人要是不接受、不同意、不认可,马上心里就忿忿不平,虽然知道要忍,但忍中却没做到舍,有时候还会喋喋不休的评头论足,更没有做到修口。这些事情发生多了之后,自己不注意修去自己的执著,要过的关就会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彻底放下那颗心后,也就没有那么激烈的矛盾和内心冲突了。

我是比较重情、执著情的那类人。学法学多了之后,我发现这个情不知不觉中淡了许多,放下了许多。当然不同层次都有不同层次对名利情的执著需要修去,对自我的执著需要修去,我还要继续多学法,体悟师父所讲的洪大法理,放下自我,真正的走出自我,走出人来。

另外做的不足的就是不能坚持按照明慧网通知建议的统一时间内去炼功,自己想什么时间炼就什么时间炼,五套功法也不是天天都坚持炼完。究其原因,还是有些常人的狡猾和不愿吃苦,我有时就只想打坐,不想炼第二套功法,要站那么长时间,而且打坐的时候不是一气坐一小时、两小时,而是一天之内分成若干个半小时或四十五分钟去打坐。和有些同修写的,他们从没有过不愿意早起炼功,而是主动的把吃苦当成乐这种境界相比,差距太大了。我们修的是大法,为什么不能按照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呢?我现在感到由于在炼功这个问题上的心性没有提高上来,第二套功法炼的少,已经使我的功力受阻,本体转化不太明显。

2、发正念方面:没有天天坚持四个整点一次不漏的发,说中午十二点钟有时要工作,有同事、客户在,不方便发正念;那么晚上十二点和早上六点的时候只要自己坚持不睡觉,就可以保证,而我却没做到,这也是不精進的地方。虽然学法时我能认识到这些不足和执著,可是在实践中很长时间内自己却做不到,没有主动修去执著。师尊曾讲过“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却给自己找许多借口开脱,在修炼途中擅自打许多折扣,师尊又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一个人大圆满呢?扪心自问,未来的神仙会不会象我这样呢?在师尊和大法、还有大法弟子,包括自己亲人在内,都在受着邪恶诽谤迫害的情况下,居然还要贪睡。

这仅仅是从数量上和形式上没做到位,还有发正念时的质量,也没达到师尊所说的那样真正静下来,象一座山一样抑制住邪恶。发正念没做好,自己周围的场真的会不干净。今年上半年邪恶到我家来找我,我不向内找,还愤愤不平的怪邪恶、怪常人害的我离家而去,实际上他们来之前,我母亲和我分别都做了个梦。我母亲梦到我家来了许多蛇,她忙着打蛇却发现我还在房间里躺着睡大觉,她急的赶紧大声叫醒我。我做的梦则是梦到我進了我家房门,突然从天花板位置处窜下来一条很粗大的蛇,张着血盆大口直扑我面,我心里一惊,赶紧伸出双手,做金刚排山的动作,同时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那条蛇在我金刚排山和发正念的情况下把头缩回去了一些,不象先前在我面前咫尺距离,而是在原地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眼露凶光。我心里纳闷:怎么念了这么多遍正法口诀,还没把它化了呢,怎么它还没死没消失呢?这时我妈妈正在炼动功,听见我梦中急促的呼叫声把我喊醒了。其实这两个梦已经是在点化我太贪睡(我悟到可能还和我以前在色方面犯过大错有关,旧势力不轻易放过我,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发正念做的不够,邪恶都在朝自己围拢来,自己却没警醒。

那个阶段切实感到了邪恶旧势力就是伴随着我们修炼路上的巨关巨难,我加大加强发正念的次数和强度,在师尊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度过了我遇到的算是一次最直接的考验,虽然走过来了,但我感觉并不完全象一个堂堂正正,正念十足的大法弟子,而是有些胆胆突突,没达到师父的要求。最近我发现自己又有些懈怠了,发正念的频率减少了些,而且有时候还想,师父五月份的讲法明确说了“邪恶完了,环境变了”(《贺词》),另外空间没有邪恶了,我们还用不用的着继续发正念呢?现在我悟到只要邪恶一天没停止破坏大法,我们就得发正念彻底解体它们,根本不能有一丝的懈怠。

3、讲清真相方面:我一直都把“讲清真相”与自己的工作生活都溶为一体,工作上、生活中只要遇到新朋友,我都要琢磨如何将“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的信息传递给他们,如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会面对面的给他讲真相;如一时条件不成熟,我就会把他们的连系方式(手机号、QQ号、邮箱等)留下来,及时发给明慧网,注明他们各自的情况,如职业、对大法的态度、三退没有,请海外大法弟子帮忙讲真相。所以真的要谢谢明慧网,谢谢海外同修们。我们真的是一个整体!师父是要等我们整体成熟了,才会安排下一步。如果碰到哪位陌生人、新朋友,我没有这样做,没有意识到要去给他讲真相,我回去后就会很难过。师父讲过:“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越最后越精進》)我一定要在讲真相方面做到不给自己的将来留下遗憾,我从小一直都立志追寻要做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现在终于遇到宇宙中最有意义的事,为什么不能全力以赴的去做好呢?

但是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做的非常不够,所以自己每天压力很大,觉的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这项助师正法最有意义的修炼中去。我原来没修炼的时候口才都很好,现在修炼了以后应该说更有说服力才对,但我觉的周围很多人不是因为我给他们讲清楚了真相,发自内心的三退或认可“法轮大法好”,而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职位上才三退的。我有时又碍于面子,不好反复问他们听明白了没有,只要退了就行。有一次我给我们公司一位部门经理讲真相,他开玩笑的问我:“万一有一天你发现你们师父讲的根本都不存在,你会怎么想?”我反问他一句:“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们师父讲的都变成现实了,你会怎么想?那时还会不会有你?”当时觉的问的很到位,但是现在想来都应该慈悲的再多讲讲,多花些时间和精力,挑选一些符合他们接受能力的资料,送给他们了解了解,或者是自己多熟悉多背一些讲真相方面的案例讲给他们,可能会更好的打消他们对法轮大法的疑惑,真正的给他们讲透彻。这说明自己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方面用心程度、善心、花的时间和自身容量都是不够的。

另外我在讲真相中,还有些人心没从根本上去掉。比如我总觉的面对面讲真相比较适合我,就不想配合同修去发放、张贴真相资料,怕这怕那;我以前总能遇到很多有缘人,但这一、两年我发现,我的交际圈子变的越来越窄,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少(这可能也是旧势力在捣乱),我应该主动突破这个限制,应该越来越主动的去找更多的陌生人讲真相才对。

还有一个讲清真相过程中的问题想和同修切磋:理智的讲清真相与修去怕心,这两者的度如何把握?我一直有些困惑,也希望能看到同修这方面的心得体会。

三、唯有精進再精進

我亲眼目睹了师父是怎样延续了我母亲的生命,我母亲原疾病缠身,修炼至今身体越来越好,六十多岁的人皱纹越来越少。我又亲身经历了师父是怎样将一个业力满身,自私狭隘的旧我造就成先他后我,正念正行的新我,我真的能感受在师父的呵护下,自己的思想境界在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在提高,自己的方方面面都在升华,我现在思想中不好的念头越来越少,自己都能觉的自己纯净了许多。用尽世上最美丽的词藻都无法描绘师父的慈悲,唯有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更加勇猛精進,更加正念正行才能回报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