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

一、从微观上解体各种人心

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在这个世间,唯一与我相伴的是正念初中、要经常给她交学费的女儿。不去打工,我们就连饭也吃不上,生活都成了问题。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不争气的大法弟子,因为生活都成了问题,就直接影响了做好三件事,就象那种带学不学、带修不修的那种。但我又总是认为自己不好的心比别人少,当同修有什么心表现的突出时,总是庆幸自己没有那颗心。

孩子的父亲一直连抚养费都不给,最近和他沟通,总算答应给出一点钱了,他还说:“你生的孩子,凭什么让别人养活(指他现在的媳妇)?”回到家里,好长时间都不能平静,越想越生气,我叫你管,又没叫她管,你为了那个女人,连女儿都不想管了。怨恨心、妒嫉心、不平衡的心都来了,有时竟坐在那儿生气。

通过学法和交流,我发现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着那么多不好的心,由于自己没做好,给生活上、经济上、方方面面都带来了那么大的压力,不向内找,还总怨。通过不断学法,我要把不好的心从最微观挖出来,解体掉。我知道伟大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只有学好法救度该救度的众生,才是真正要做的。

二、抓住仅有的时间讲真相

有一次,我到别的乡去干农活。边干边给挨着垄的那个人讲了真相,那个人接受了。第二天,就再没见着他,一打听,才知道他山东来的,而且还是别的市县的,家里来电话说有急事,就走了。事后一想,这个人大老远的来这,就是来听真相的。我就一直提醒自己,不要错过给身边的人讲真相的机会。

三、虎口脱险

奥运前夕,我们几个人去别的乡镇去发真相小册子,在路上,被警车跟踪了。当时我们六个正念都很强,没动摇。发完两个村子,出村的时候,又遇到那辆警车。我们想应该谨慎,就马上掉转车头往回开,走了另一条路。没想到,对面也有一辆警车迎着开过来,把我们夹在了中间。

当时车上有两名同修和开车的同修智慧的下车走脱了。还剩下我和另外两名同修没走脱,这时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儿,为什么要逃跑?在这犹豫之时,六、七个警察围了上来,有的手里拿着枪,我们三个人都被戴上了手铐,抬上警车,被送到当地派出所。

進了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把我和另两位同修分开進行所谓的审问,开始态度还装的挺和气的样子,说共产邪党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专政。后来就问我,你们都谁有资料?资料是从哪来的?看我不说,就翻脸骂道:“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上来把手铐往肉里卡,拿笔尖扎我的脸。我心里想,我不疼,让你疼。一边想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帮忙。还跟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教人心向善,使人类道德回升,使人身心健康,不是参与政治,为什么要发资料?因为人人都应该知道,都来了解法轮大法。还和他们讲善恶有报,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会祸及家人的。

有一个开始挺恶的年轻警察拿着一张“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票,笑着和对面的警察说:“这个留着,以后咱俩也把他填上,贴出去。”另一个警察不耐烦的说:“太晚了,把她带出去吧!”说完就把我带出去和另外两名同修连串似的铐在了一起,另一边的同修另一端被铐在暖气管上了。中间的同修说:“这里哪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度众生,天亮之前,就得到家。”我说是呀,我们立掌求师父加持,把门锁打开,让我们出去。

这时,中间同修和铐在暖气管上的同修之间的手铐脱下来了。我们两个的手铐单独连在了一起。铐在暖气上的同修说:“你们俩能走,就走吧!我给你们发正念。”我们俩等了一会儿,可是她的手铐着,还是拿不下来。就想,不能再耽搁了,对同修的情得马上放下。我们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叫警察睡觉。

我们俩走到门口一看,不是锁头,是两把雨伞别在门口。这样,我们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戴着手铐连在一起,沿着路边大地一直到凌晨六点多钟,才找到同修家。用锯条锯开了手铐平安回到家中。过后我一想:“如果当时带着怕心、怨恨心讲真相,结果肯定不一样。只有心无杂念、慈悲、平和的心态,讲真相效果才是最好的。我体会到慈悲的力量,那种洪大的宽容。我一定解体掉那不好的心,慈悲对待一切。

在师尊的安排下,我辗转到了另外一个小城,在同修的帮助下解决了吃住问题。一边打工,一边做着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我体会到,关键时刻只有信师信法才行,师尊法力无边,无所不能。

层次有限,仅交流这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