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

我与大法有缘

九五年我上初一。一天中午放学回家,在街道边的书摊上看到了一本气功书,就买了。饭后我把刚买的这本书拿出来看。书的名字叫《法轮功(修订本)》。我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尽管好多内容看不懂,但我知道这是本特别好的气功书,集中精力看了一中午就看完了。我又按照书上的说明自学了炼功动作。

炼了几天后,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地方不难受的,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一会热,热的我都感觉要烤熟了一样;一会儿又冷,冷的骨头都好象是冰做的一样,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有时候骨头还疼的要命。我闭上眼睛休息休息,就看见眼睛里面有红色的云,就象花一样的开了,一直开一直向外翻,书上写了,所以我知道这是在开天目。就这样过了一整天。到第二天,我就觉得自己好象小鸟一样轻松,干什么都不知道累。我这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干起活来大人都没有我快,三个大人拉一车土拉不上坡去,我一个人拉着跑上去了还不气喘。

以后我有时间就看书炼功,每天早上早起炼完功才去上学。这样过了一年。

九六年暑假我去市里玩,在路边看见一个书摊,那位卖书的阿姨也坐在那儿看书。好奇心让我想看看她看的是什么书?她是一个卖书的还看的这样专注,那书肯定特别的好了。我走近仔细一看,书名叫《转法轮》,当看到作者的名字时,我的神经一下绷紧了,问她:“你这还有李洪志大师著的书吗?”她马上站起来,热情的给我一边介绍她手里的书,一边取出《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说:“《转法轮》我没有了。”“你手里不是就有一本吗?”原来她也是同修。她知道我是在自修,就领我见了另外一个同修。他们给我放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带我去炼功点教我动作。

联系上了同修,我才知道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是集体炼功和学法。

这个暑假我在家学法炼功,也帮妈妈干活。那是我最开心的一个暑假,一直觉得自己在突破,在长功。一天晚上我醒来,看见窗户上有个立体的佛的影子,慢慢的向左移动到暗处了,我打开灯,看见好象师父本人就坐在法像上,我马上给师父上了炷香,从那以后每次看见师父的法像时,就感觉都是师父本人坐在那儿。有的时候看见师尊周围有五彩的光,特别的漂亮。有一次在梦里我还看见了漂亮无比的法轮。

有一天中午我在床上睡觉,很久睡不着,干脆起床到其它屋子,刚坐下,就从窑洞的上面掉下一块大土块落在我睡觉时头的位置上。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以后我有时间就学法炼功,还是每天早上早起,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炼功,炼完功才去学校。我努力做一个好人,买几张纸都数几遍,把多给我的还给人家。一天,妈妈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炒土豆丝,可我一吃却觉得很恶心。我知道是我爱吃土豆丝的心要去了。就七八天吧,这个心就磨去了,再吃的时候不那么香了。我对其它的食物都没有什么爱好,吃不吃都无所谓的。

有一天早上我起来洗脸的时候觉的脸痒痒的,也没有怎么在意,中午照镜子一看,吓了我一跳,半边脸都在往出流一种黄水,结了厚厚的一层黄痂,鼻孔和耳朵里面都是。这时好多人都给我爸说哪里哪里的医生看的怎么怎么好,不去看的话,好了脸上可能要留下疤之类的。我知道这是在消业,没有在意。我跟我哥去理发,有人说把头发烧成灰贴在脸上好的快。我在里面理发,我哥在烧头发,可他把一盒火柴都划完了头发还好好的。大家都觉得奇怪,但我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没有管他们说什么,我想,熬一熬,业消了就好了。这一下就拖了两个多星期。我有点急了,赶快找自己,看是我哪个心应该要修去了。星期五下午我的一个同学对我说:“你怎么两个星期都没有见××同学了,她让我问一下你。”晚上我想,我的脸都成这样了还怎么去见人呢。但第二天我还是从学校送她回家,反正就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看见就看见了吧。送她回家的第二天早上,我照镜子,发现脸上不流黄水了,我把一个角一拉,一下就拉下来了半张脸的皮,到镜子前一照,脸光光的,没有一点疤痕。我马上悟到,这就是在去我怕在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丢面子的那个心。

九七年我在街上见到一个比我年长的人在看师父的经文,我问:“你也炼法轮功啊?我们县我就没有见谁炼法轮功的。”他说他是上大学时学的,他也没有见过炼法轮功的人。我们相互留下了通信地址。现在想起来,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们什么都安排好了,我们就只管修好了。我和这位同修一直到现在还联系,我当兵期间的一切资料都是他给我寄来的,现在我们又共同做着证实法的事。

当兵后,我把大法带到了部队。由于我的洪法,好多战友都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了。

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午休时,我和往常一样正与战友一起学法,突然一阵集合哨子声,让我们去看电视。原来电视上正在播放着诬陷大法的新闻,“不可能、不可能……”我顿时感觉天象要塌了一样,漆黑一片,“这是它们搞错了!”我这样告诉自己。就在这时,看到一个刚得法的战友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这是什么玩意啊!”转身就走了,不看了。我被战友的勇气感动。要知道,他这样做,那可是违反部队纪律的,当过兵的同修都知道,部队那地方是个什么地方。这时好多战友都转过身来看我,然后悄悄的议论着什么。

我在单位是个出了名的好战士,什么事都任劳任怨的,只管干好工作,没有什么索求。自那以后我炼功就得偷偷摸摸的炼了,大法书藏在床板的底下我自己做的夹层里。领导对我说:“以后别炼了就是了,没有什么事的,好好工作吧!”我学法炼功,战友看见了就当没有看见,有的只是说:“你要小心点,别让××看见了。”“快收拾起来,××来了。”面对战友善意的提醒和给我放哨,我只能感谢了。后来才知道我的领导也是这样的,上面下来问,他们都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事的,××工作积极努力,对领导战友都好,没的说”等等。

自那以后我和外界的联系断了。

复员以后,以前的同修都找不到了。一直到2005年,师父安排了另外的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一天,我爸爸无意间说××是炼法轮功的,我爸爸是个老公安,他知道本地的情况。我就按我爸爸说的地方找到这个同修的家里。他给我请出《新经文》说:“我就这一本,看完快快还我。”我一天就看完了。这时我知道自己和正法的距离拉开的太大了,这六年啊我都在原地转。我下决心要把这六年的时间补回来,四处找同修找资料。好多同修都是让邪恶迫害过的,都非常的警惕。一次一个人进门给我放下一包东西转身就走了,我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没有影子了。我打开一看,里面都是我要的资料。这段时间我不分昼夜的学法,渐渐的明白了一点什么是正法修炼,以及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当时我觉的我怎么就象条寄生虫,只在大法受益的时候来,当大法蒙受了这样大的诬陷、冤屈的时候连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都没有做。

之后这位同修教我如何发正念。第一次发正念,由于不怎么会,就按同修说的默默的念。晚上梦见,应该说不是梦见而是看见,许许多多的邪恶从上面压了下来。还有一次发正念,我发了这样的一念: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我以前和谁签约的什么全部都作废。就看见我旁边站着个黑神,从天上飘下个黄纸接着就烧着了。以后我除了学法就是炼功发正念。三个月后,我想自己买电脑,自己制作真相资料,可自己连开关机都不会啊。又一想,既然下决心要做资料,那就买来学。后来,我联系上了往部队给我寄资料的那位同修,他给了我许许多多帮助。在这位同修这几年的帮助下我自己从什么都不懂到会用破网软件下载、打印、刻盘……在这里感谢大法给我智慧和这位同修的帮助。

正念除恶

一天,我骑上摩托车带着一个同修去另外一个同修家,一是好长时间没有和其他同修交流了,二是取资料。今天是个好天气,昨天和同修说好的,我今天早早的去接了同修尽量今天赶回来。我们刚走了五六里路,天就刮起了大风,吹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我马上感到是邪恶在阻止我去同修家,侧了下身对身后的同修说:“我们一起发正念吧,邪恶在用风阻止我们去同修家。”我当时发了这样的一念:清除一切阻止我们去同修家交流的邪恶生命,让风马上停下来。这时看见我们身后的上空有个佛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他不说话就是一直跟着我们走,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他穿着佛的那种黄衣服打着坐。过了大概五六分钟风停了。

我们走了大概有三十里路的时候,突然开始下起了雨。我加紧发正念,让雨停下来……猛然间我看见我们的上空,邪恶站一大片,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我们这边就我和几个不认识的人,我们手里什么都没有拿,我想起前几天晚上我发正念的时候。有个不认识的神给我了法器,我当时说:“我只要我师父给我的东西和安排我的修炼的路,你的东西我不能要。”这时伟大慈悲的师父显现出来了。慈祥的看着我,就象慈祥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只见师父一抬右手,我一下变成古代的将军一样,穿着黄金甲,手拿着像古代的枪一样的武器。(还不是枪,我一直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枪的头是菱形的,但它的是扁平的)我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弟子除魔的法器。我当时心里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无法用我的语言来表达。我马上发了这样的一念:邪恶,我不怕你。我变成了那天师父给我法器的时候的模样,我一挥手中的枪,一道黄光飞出去,邪恶倒了一大片,邪恶倒了以后就变成烟消失了,就这样打了好一阵子,邪恶好象永远解体不完,邪恶拿我也没有办法,它们就远远的用盾牌护住自己不和我打,我进它们就退。突然它们放出箭,漫天都是,我一看周围没有什么可以挡的东西,其他的人都不见了,可能是让邪恶冲散了。这时邪恶的箭飞向我的身体,我们这层空间的雨打在我的脸上身上火辣辣的疼,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箭射在我的身上,我马上求师父加持弟子,附近的正神和同修都一起来解体这些邪恶,马上另外空间就发生了变化,好多的人,就和古代的军队一样打着鼓拿着武器和旗子站的整整齐齐的,一下冲向邪恶,马上邪恶就化成烟了,天空和大地一下变的特别的清朗了,只能用天清地澈来形容了,特别的美好,这时这边空间的雨也停了。

来到镇上我给摩托车加油,只听见摩托车的底下响了一下,怎么发动都不行,同修说:“我们找个地方看看吧。”我把摩托车推到路边,发了会儿正念:摩托车是我的法器,你也要找找看是哪里的问题,马上自我修补好。对同修说:“坐上走,都好了。”同修坐好后,我一下就发动起来了。来到同修家,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一起炼功。那天觉得很有收获。

有一天晚上我梦见财神来我们家,我当时特别清醒,说:“我的道路是我师父安排的,我什么都听我师父的,请出去吧。”我看到,钱财的来路就象金黄色管道一样,旧势力就变相的迫害把这管道扎起来,从经济上迫害我们。我们没有钱真相资料就做得少,这样我们就无法救度更多的世人。这是我们不能承认的。

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关过的好,但向内找修自己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很大的对利益的执着。这几年买房子要还款,有钱就还款。做资料救人就少了,还想把自己住的地方好好的装饰一下,这不是求安逸心,还想好好的过人的日子吗?还抓住人的东西不放,能圆满吗?自己这样的问自己,对妻子的情,对儿子的情,对父母的情深深的干扰我做三件事,深挖自己发现还有这样多的执著心,我就是师父说的那不争气的弟子中的一个啊!

有一天发正念看到妻子在乌鲁木齐的街道上让三个低级生命绑架了,我发正念解体这不好的生命,把建筑物炸开,后面都是那种邪恶的生命,上空是一层一层厚厚的黑色的密度特大的冰,我一层一层的破出去,猛然就感觉特别的害怕,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马上求师父加持我,从远处飞来一只黑色的龙,我的功打过去它好象都不理会似的,它的右前爪一下抓到我的头上的时候,我马上喊:“师父救我!”随即我身体一下放出强大的黄光射向那黑龙的身上,那黑龙掉头就逃,我发功追了过去,在远处解体了它。伟大慈悲的师父出现在我面前,我慌忙给师父跪下:“弟子不争气啊!”使劲的给师父磕头。伟大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我每天加大了发正念的密度,但那黑黑厚厚的冰一样的物质就是消不了,突然我脑子里出现了师父的话:“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又是师父在点化弟子,那冰就象遇见了高温一样急速的在溶化。还有一次发正念看见好多的低级生命,我不忍心解体它们,就对它们说:“不反对大法的,没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没有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还有以前做了不好的事的现在想改过的都站过来,能帮大法弟子的就帮帮,没有能力的就不要发挥作用,以后大法会善解你们的。”一下站过来一大片,剩下的轻易就解体了,犹如风吹灰烬一样。这些低灵有的在我们贴的不干胶的地方阻挡那些和它们一样的低灵来破坏,还有些帮助我们清理道路……医院、银行……这些单位都要清理,里面都有少数的邪恶在操控人给邪党输入血液,要是没有这些邪恶操控人给邪党输入血液,邪党一刻都维持不下去了,没有钱谁还给邪党卖命啊。

一次,我把手洗干净把一切都收拾好发了一会儿正念,便开始做资料。不经意一抬头,只见我的房子被罩在一个金黄色的罩里面,罩上面有各种正神在看场。我悟到,做大法资料同样也要心静,什么都不想,也不要同时做其它的事,就静静的做证实法的事,衣着也要整齐干净,毕竟我们在做全宇宙最伟大的事。这样做了,效果就非常的好。

这是我十多年来的部份修炼经历,所悟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