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人同修受迫害,我们应该怎么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目前,我们还有很多同修在监狱里遭受着非人迫害,作为同修,特别是亲人同修,能够为受迫害的同修做一些事情,使里面的同修减轻一些压力。

二零零六年,我刚刚从监狱回到家里,正好赶上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妻子同修的接见日,我和姐姐同修一起去看望妻子。因为狱方要求街道居委会开一封介绍信,所以我提前做好了准备。可是到了监狱,恶警说什么都不让我见妻子。因为自己当时还有怕心,害怕惹恼了恶警,对妻子不利,所以,虽然表面上也和恶警在理论,但是对恶警的做法并未真正否定。

第二个月。又到了妻子的接见日了。这次虽然见到了妻子,但是恶警们还是在刁难和设置障碍,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还在起着作用。

第三个月,马上就要过年了,可是还没有收到妻子的信,因为每次都是接到妻子的信后,才知道是哪一天接见,所以我一直在等着她的信。还有八天就要过年了,妈妈对我说:“你给打个电话问问,咋还不接见啊?”我给监狱打了电话,没想到当天就是接见日,狱警在电话里反问我为什么没有去。我说“我这就打车马上过去,请你们等我一会!”当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我家离女子监狱有一百多里路。狱警说什么都不答应,说太晚了。我说我必须要见,狱警说做不了主。我找她要狱政科电话,她不给。我说:“咱们换个位置想一想,过年了,谁不想见见家人?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啊?今天我必须见!”我跟狱警在电话里交涉了一个小时,最后狱警把电话挂了。我想,大法弟子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我说见,一定要见成功!我马上给妻弟打了个电话,妻弟在社会上有着很广的交际。他说“我找人吧”。过了一会,他打过电话来说明天就可以去见,我想这真是师父的慈悲,当我不再害怕邪恶的时候,师父什么事情都能给解决。

从那以后,我每个月去接见,面对狱警的时候,我都不再害怕,不管我的证件是否带全没带全,警察们都让我進去看望妻子,他们都会给自己找台阶“他(指我)总来,都认识了,让他進去吧!”

妻子在监狱里从未向恶人妥协。我知道,我和妻子的每次见面,恶警们都在仔细的监听,恐怕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也借机震慑一下邪恶。每次见到妻子,我都会问她在里面的情况。有一次,我故意对妻子说:“他们如果欺负你,你必须告诉我,我在外面,我有很多的办法,他们也害怕家人受牵连的!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现在如果再有,我就对他们不客气了”。临近妻子要回家的一次接见中,我看到她的头发有些长短不齐,我对妻子说:“你的头发怎么象狗啃的似的?是不是他们故意给弄的?从现在开始别剪头发了,就养着!”妻子回家后对我说:“你的那些话真的起了很大的作用,恶警们都害怕你!”有一次恶警找妻子谈话,对她说“你的头发别剪了,留着吧,要不你丈夫又说我们迫害你了!”

其实就是这样,邪恶是为我们而存在着,如果我们一直是对邪恶敢怒不敢言,逆来顺受,邪恶就会变本加厉。从人的角度上说,恶警不仅对我们外边的同修瞧不起,同时对身处恶境的同修会迫害的更加厉害的,他们觉的即使迫害狱中的学员,家里人也是没有办法的。站在法上讲,旧势力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还有了借口。那么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自己的心不动,师父又怎么能帮我们呢?只有当我们真正有了正念,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当我们不再害怕邪恶,不再承认邪恶,邪恶自然就变的非常渺小,对我们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整体提高,就象一个拳头一样,才会有强大的力量,五个手指都在用力攥紧拳头,那就无坚不摧!

另外,在我从监狱出来之前,一直都是妈妈去看望儿媳妇,每次她都去监狱要人,不管是不是接见日,她都去监狱借机讲真相。每次她都要跟恶警说,“我儿媳妇学大法做好人,有什么错?判她七年?”有一次在接见时,她告诉媳妇,不管里面环境怎样恶劣,一定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这时在身后的恶警听到了她的话,就想停止接见。妈妈借此机会大声嚷起来,“我对她说遇事忍着点有什么错?你不让我说,你说该说什么呢?那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其他的家属听到妈妈的喊声,都转过头来看着妈妈。恶警们吓坏了,但是对我妈妈也无可奈何!后来听妻子介绍,监狱里的恶警对我妻子说“我们最害怕的就是你老婆婆来了!”

我们的孩子年龄虽小,但每次放假去看狱中的妈妈,拿起电话就先给妈妈背颂师父的几句讲法,告诉她外面的正法進程。

姐姐同修去看望我妻子时,每次都要鼓励她,告诉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要配合邪恶,并且把师父的讲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背诵给她。其他同修都在家里为她发正念清除邪恶。

妻子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七年,但是比较而言,她的环境要比其他受迫害的同修宽松许多。恶警直接跟她说:“难道你不觉的我们对你是个例外吗?”妻子心里知道,这与家里人每次接见的整体配合、对邪恶的震慑和解体是分不开的。

以上是个人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