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心理中有党文化的毒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看到同修谈到依赖心,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谈一谈,中国人的依赖心在相当大的成度上是中共邪党文化的一个因素。

很多人都知道,国外的孩子十八岁就独立了。而且国外的孩子在上学时边上学边打工,自己养活自己,还是一件很值得称道的事情。以前大陆媒体有过报道,什么什么总统的子孙也不是躺在父母的怀里等吃等喝,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可是我们中国现在的孩子相当一部份不是这样,别说十八,许多就是结了婚生了孩子也没有相应的独立。特别在就业问题上,孩子们没有工作,也不得不靠父母的退休金度日,这就是现在社会上所称的“啃老族”。

这样的社会现象在中国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意识的到,因为已经形成自然了,甚至有相当一部份人听信中共的邪说,把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往中国传统文化上靠,说这是中国人重视家庭,看重伦理亲情的一种体现。这种说法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亵渎。

中国人重家庭、重伦理、也重亲情,从正常社会的角度上看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这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可是看重家庭并不等于依赖家人,而是家庭每一个成员都为这个家庭负责的一种体现,怎么能够往依赖家庭上扯呢。当然,作为人来讲遇到事情时,可能会不自觉的对自己的家庭有一种依赖感,这也是正常的,但是这种依赖毕竟不能作为一种长期的依托,那样的话,就是一个寄生虫了,这也是中国传统家庭教育中所力避的内容。

中国人的这种依赖可不只是表现在依赖家庭上,而是表现在人们潜在意识里对中共的依赖上,延伸下去,相当一部份中国人依赖的还有一种社会上的某种势力,而这个势力本身很有可能涉黑。比如中共党徒的党性,是绝对不能够脱离邪党而独立存在的,这种依赖表现就非常强。再比如在中共的政府或企事业单位里,职工或公务员对本单位的依赖也非常强。因为他们一旦离开这个单位,相应的好处也就随之失去。显然,这就是中共有意图造成的,它的目地就是让人离不开它。

中共从建政之初就已经在加强着这个机制,因为它攫取了全社会的所有财富。从表现上看,它的支配地位在相当的程度上决定了它自我宣称的它就是中国人民的救世主的骗人说法。你对它表现的不够忠心,可不只是一个自身利益受影响的问题,它还可能对你进行方方面面的排斥和打压。邪党打击法轮功之初有一个非常邪恶的口号,叫做“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这说明什么?中共早就把自己摆在了中国人家长的地位上来了。

中共在宣传上把这种依赖心更是非常巧妙的灌输给中国人,比如它教人们唱“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爹亲娘亲没有××党的恩情深”。中共前党魁毛泽东死时,有多少人痛哭流涕着说:“您死了,叫俺咋过啊?”就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共拍的电影中也经常有这样类似的台词:“我就不信××党领导的天下没有我吃的饭。”

这种长期的洗脑是潜在的,令人无从防范的,就是在全民都在骂中共的今天,相当一部份中国人也是这样认为的:中共虽然坏,但是离了它也不行啊。这种依赖心理被中共加强的相当厉害。

作为修炼人,这种依赖心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还不同程度的留有邪党文化的因素。表面上看,他不是依赖中共对他如何如何,但是一遇到问题就会表现出来,比如有的学员被邪党绑架后,一吓唬:只要一判刑,你的退休金就全部没有了,他马上就联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这没钱咋过?作为修炼的人是不应该有依赖心的,但是毕竟在中共有意造成的这种环境中已经生成了这种依赖心,他不对中共依赖了,可是反过来,他对同修依赖。这种依赖心只要存在,它可不只是表现在对中共的潜在依赖,而是只要有这种不好的心,它就会反映在个人修炼中的方方面面。这要是在做大法的事情上还长期去不掉这种依赖心,就很不对了。我们应该想着为大法负起自己应负的责任,该自己做的,不等不靠,不是事事伸手,而是想着为他人做点什么,为同修做点什么。

有时候我们的某些心没有去彻底,主要原因可能是没有意识到它产生的根源和危害。认识到的话,我们就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去一去,一定是非常快的。

一点感悟,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