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变相依赖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最近我和丈夫同修(以下简称A同修)经常发生矛盾,在我眼里他就是不象个修炼人,不争气,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明知找自己,放下执着,可就是做不到,非得要给他指出他的缺点,让他归正,我才放心。他说:“你应该修自己,不能总修我。”我说:“你有不足怎不让人说?”我心里很是为他这种状态担心。

因为丈夫以前是当地协调人,被迫害回来后一直比较理性的与同修接触,尤其在电话安全方面更为注意,但我地有的协调人认为自己的电话不会被监听,只要正念强就没问题,指责A同修正念不强,怕心太重。久之A同修不愿意与这些同修接触,同修说他不做协调工作了,法学的挺多又有何用?一点作用不发挥。

我接触过的同修都希望A同修能再作协调人,说我地现在如何一片散沙,他以前做协调时如何做的好,如果能再继续协调,那能发挥多大作用啊!听多了这类话我就有些心急了,也想让他发挥自己的特长,担当重任。

他说:“同修太依赖我了,这种心不去,这么执著我,如果我把握不好再做事,用不了多久我还得出问题,我不想走老路。”(他个人的因素暂且不提)后来同修看指望不上他,就在背地里说他做的如何不在法上。其实他和同修的间隔主要就是电话安全方面,只要他提到电话安全,有的同修就说他怕心重,现在都到了反感的地步了,不能提了。所以A同修最近几乎不和其他同修接触,越是这样状态越不好,有的同修在交流会上也讲他如何如何。

我与他交流我们该怎样精進,他说:“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也知道我能发挥什么作用,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啊。”他很痛苦。正如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我刚才说的这些呢,也就是要告诉大家,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这个旧势力也不敢破坏了正法,因为正法这件事情破坏了宇宙也就不存在了。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这件事情也举足轻重,谁也不敢真去破坏。旧势力是想要按照它们所要的来做这件事情。在你们修炼中,人心怎么去呢?师父有师父的做法,它们有它们的做法。但是不管怎么样,不叫它们钻空子,修炼中要多看自己。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时的群体,可能就会找到问题的根源。”

昨天中午回家做饭,我又在思考这些事情,从我和A同修之间的矛盾,联想到我们整体的状态,包括对A同修的看法。常人中有句话“吐沫星子淹死人”,我们这么多同修在希望他如何如何,当然同修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没有一点恶意,这种变相依赖心,正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形成现在这种间隔状态,A同修每当想精進就被自己的执着心带动着守不住心性,做一些不该做的,过后他说:师父的法打在我脑海里,可我还是守不住心性。他为自己精進不了痛苦万分。

想起这些我忽然感到我真的这几年没修自己,一直在“帮他修”,是我错了,我应该归正了,而不应该是要求他如何。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有的学员在这个期间经常给我写条子、写信哪、传话呀,说某某某、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不对,(众笑)某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有问题。我都知道,我都非常清楚。修你们自己,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环境变成相互指责的环境,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冲突吗?这个道理我从传法开始一直讲到今天,不是这样吗?修炼人绝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

明白了师父的法理之后,对A同修一点怨言也没有了,真的是同情他、宽容他,变的神情清朗、心胸宽广了。晚上背法时一小时竟然能背下两页,在此之前我背一段都要一两个小时,打坐半小时腿就疼、脚发紫、不能入静,今早打坐腿不痛了,脚不紫了,我明白是我法理清晰了、心性提高了、容量增大了,是师尊将我这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

个人感悟,没有指责同修之意,如有不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