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依赖心 不让旧势力钻空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前几日,我看了《明慧周刊》353期刊登的《不要忽略利益之心》的交流文章,文章中讲的“你依赖常人的心不去,旧势力就让常人离世,来去你的依赖之心,你依赖同修也会给同修增加魔难”,使我突然联想到前两天有位同修来找我,在交流中他也讲了一句话“你要想害他,你就依赖他”。当时,我听了这句话有些费解,同修之间哪有害人之心啊!依赖他,那不正是信任他吗?怎么是害他呢?

读了这篇交流,看到同修用大量事实列举了由于存在依赖心所造成的损失,同时也明白了和我交流的同修所讲的那句话的含义,他不仅讲出了那个依赖心的危害,同时也讲出了一层法理,我个人认为是我们平时不容易觉察到的,危害却是很大的一种执著。

当然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与自己的修炼有关系的。这几天,我连续听到、看到这方面的交流,自己悟到是师父的点化,是自己该去这颗心的时候了。向内找,感到非常惭愧,以前竟然对依赖别人的这个常人之心从来就没有重视过,并不认为它是错,总是用人的观念去认识它,老认为那是一种信任,是同修之间一种帮助,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回过头来用大法来衡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个依赖之心确实是一个私心,是一个利益之心,也是一个向外求的心,在我们修炼中它不但伤害自己,而且也伤害同修,危害我们修炼的整体。

下面就对这个依赖心的危害性進行挖根、曝光、解体它。

首先从自身修炼的角度上来理解:由于自己学法少,对法的理解不深,人的观念时常往出冒,并左右着自己的行为,而且自己还觉察不到,不以为然,所以它就一直在干扰着自己的修炼。比如:在明慧编辑部提倡资料点要遍地开花的时候,自己也知道那时候大资料点被迫害很严重,应该建立小型资料点。当时作为一个老弟子,在家庭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本应身体力行,可由于抱着自己根本的执著不放(怕心:怕麻烦、怕不安全、怕被迫害、怕给家庭带来损失)。于是,牢牢固守着这种人的观念,以年龄大、脑子反应慢为借口,选择了依赖别人这颗常人之心。不管什么资料啊,还是遇上的难题都找别人解决, 有时同修都是登门服务,这的确是省事省心,可自身这种求安逸的心,向外求的心,崇拜的心也随之滋养,无意之中也就在加持着旧势力,承认着旧势力,耽误了自己修炼的大好机会,没有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其次,从同修(别人)角度上来理解:为了帮助同修(其中有些同修有问题自己不主动解决,而是依赖其他同修),费尽心血,有很多问题也是要靠自己摸索,付出相当的时间,明白后再不厌其烦的教给其他同修,并且冒着安全危险,跑市场,购耗材、修机器……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都得忙来忙去,真是不亦乐乎。

前几天,有两个同修这样讲过,一个说,你知道同修甲为了做大法的资料天天忙到很晚,有时到半夜一两点钟才从资料点回家。另一个说,我为了编辑一个文件,下载一个软件,弄懂一个问题有时在电脑前一坐就是整整一天。为了保证安全可靠再反复试用,一天或几天弄懂的事情再教给其他同修时十分钟不到就搞定。当然这也是同修的修炼内容,他们都是在为证实大法付出,在为别人着想,也在建立着自己的威德。

但有些同修长时间依赖心不去,过份的赞扬、盲目的崇拜,大家想没想到,那些懂技术的同修也是从零开始,本身修起来已经很不容易,而产生的这些执著心又会给他们带去多少本不应该再去承受的不好的物质。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啊!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炼,能否把握住心性的提高也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有的同修在法理上没有把握好,把别人对他的赞扬、敬重、崇拜当成了资本,产生了魔性(显示心、欢喜心等),这不又成了旧势力钻空子的借口了吗?

再从法理的角度上来理解:大家知道“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转法轮》)当我们发出依赖心、崇拜心等这些人心时,都会形成一个不好的场,为私的场,它们可都是活的。当这个场还没有形成气候的时候,表现在我们这里就是一个、两个,很少数的这个人心、这个念,可能也会给我们带来关难,我们必须向内找,才能去掉它。如果这个场形成了气候,表现在我们这里就是很多人都有这颗心,它就会给我们带来大的关、大的难,甚至干扰整个正法形势。其实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了。往大里说,在事物上,执著时间、执著奥运、执著圆满;往小里说,在个人上,崇拜心、依赖心、欢喜心等各种人心、各种人的观念,其实都是一个黑色的、为私的,旧势力所安排的干扰的场。

前段时间,在我们地区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们地区有位老同修,前几年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刑,在劳教所从不配合邪恶,出来后又投入到证实法中。我和他虽然不太熟悉,但也很敬重他。由于他精通电脑、精通一些做资料的技术,上门请教的同修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些同修就形成了一种依赖心和崇拜心,认为他学的好,认识高,技术精。甚至有个别学员说什么我们不用怕, 出了问题就往这位同修身上推,他修的高,邪恶够不着他。七月份,邪恶以保奥运为由,再一次又迫害了这位饱经沧桑的老同修,写到这里我心里很惭愧,虽然我没有象那些学员那么太执著,但自己毕竟也曾依赖过、崇拜过别人。从身边这次沉痛的教训中,想起了师父讲的这段法, “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现在,我对这段法理的内涵又有了新的认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表达的不很全面,请指正。

同修啊,让我们赶快放下这颗执著的心吧!为了你,更是为了我们的整体,不依赖、不崇拜,让旧势力再也无空可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