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有幸得大法 坚定实修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只读过四年半小学,悟到的法理有些还表达不太清楚,但在恩师的佛光普照下,十二年来收获多多。

个人修炼阶段

九七年春天姐姐就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由于受无神论和邪党文化的灌输造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不愿去接触。到冬天时脑袋经常一片空白,说话总是说前忘后,在这之前我还有风湿性心脏病,肩周炎、颈椎病、气管炎。当时没钱治不起病,抱着治病的想法捧起了《转法轮》

读了师父的讲法,我悟到师父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佛。我的师父是佛,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我是一个家属工,平时没有休息日,那段时间工作再忙再累,我都到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气管炎、心脏病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就消失了,肩周炎疼痛也是在我休息时才反映出来,而干活时怎么累肩膀都不痛,干完活一休息就特别疼,大法太玄妙了、师父太慈悲了。师父讲:“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转法轮》)我悟到:大法是修炼,不能求治病。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心性也在提高。九八年我在温室种菜,三人中我是班长,下半年搞个人承包时,温室被人包了下来,按照站里规定,当班长的都有操心费,但到年底开工资时,发现我的操心费被下半年承包的人领走了,当我问她时,她没有提及此事。立刻我就想去找站长,转念又想我是修炼人,得为别人着想,若让站长知道此事,她多失面子,一百元钱算什么,这不是师父给我去利益心吗?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与她发生矛盾。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是个特别能喝酒的人,没有酒不吃饭,大清早也得喝。我炼功时间不长,他竟然喝酒喝到辣嗓子、恶心直到不能喝。这期间还发生了几件很玄妙的事:有一次我炼静功,有人砸他脑门,还有一次我炼功有人拽他眼皮,再有一次他梦中捡到了法轮章。因我炼功他很支持,师父看到了他的善心,也把他领進了大法修炼。

终于走出第一步

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诬陷师父和大法。我知道中共说的一切是错的,但那时因学法不深有又怕心,对助师正法的法理茫然。后来又接到假经文,还误认为没有走出来是对的。虽然这样,心里总象有什么东西压着,二零零零年慈悲伟大的师尊发表了《严肃的教诲》,我心里茫然,分不清是非。一天我在工作单位打扫卫生,扪心自问:你还是弟子吗?连是不是师父说的话都分不清,师父的法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心里“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精進要旨》〈再去执著〉)泪水瞬时挡住了我的视线,回家找同修切磋,还是有些疑虑,于是我对女儿(同修)说:我们得走出去,不敢去北京,那就向世人讲。女儿问:那向谁去讲?我说:先向那些要饭的讲,慢慢就能打开局面。女儿还问这是不是有为,我说不管怎样先走出这一步。

当天下午,天还下着雨,女儿要去上班,我也有班,我们提前吃过午饭就坐车去了百货大楼。在街上走了一圈没有碰到一个要饭的,女儿到了上班时间,我也该回单位了,因我有向世人讲真相这一念,师父给我安排了有缘人。我上车后,车里的人已经有很多站着的了,可偏偏靠门口有个空座没人坐,我就坐下了。这时车马上要起步了,一位快六十岁的大姐气喘吁吁的跑来问这是X路车吗?我说:是,快上来吧。我把座位让给了她,她很感激。我于是便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向她讲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都是假的,是为了诬陷师父和大法,给她资料她也欣然接受。从那时开始我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

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和同修一起進京证实大法,路过山海关被警察劫持在火车站,审讯时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你不要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那样会牵连到我们领导。他就在纸上写了个真。我悟到只要心在法上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你、呵护着你。被劫持后在去返城火车的路上,一个便衣说:回当地,你们还是被关押。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点化,和同修切磋我们在中途下车,安全返回家。

由于有求圆满的心也怕家人(同修)被落下,二零零一年和家人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结果全家人被非法抓捕。提审我时,问我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当时我就想到不能出卖同修,在《精進要旨》〈大曝光〉中,师父讲:“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我悟到同修修成就是佛,当我想到这些,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后来恶警就不再追问资料的来源了。在非法关押期间我心里总在想:“在这里是干什么呢?这是证实法吗?师父啊!弟子悟性太差了,但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跟您走到底。”可能就因这一念,半年后我就走出了拘留所。可是从拘留所出来,恶警没让我回家,把我拉到派出所让我在不進京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因为修的有漏怕被劳教,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回家后非常后悔,觉的对不起师父,后来写了严正声明。

把讲真相、劝三退溶入到生活中

经过学习师尊的多篇后期讲法,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以个人圆满为目地,我们的责任是救度众生。揭露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搞常人的政治,也不是想要邪党的政权,目地仍然是救度众生。因为修炼人是与世无争的。法理清晰了,对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有了明确的认识,做的过程中心也稳多了。

因为我没有工作,白天就走出去讲真相。不论是商场的服务员、大街上发传单的、市场做买卖的、做交通车同座位的、行路人,还是问路的、需要帮助的男女老少我都向她们搭话为救度他们接缘。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遇到要举报的、骂我反党的、这时我能做到不动心发正念,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度过难关。有一次到自行车棚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下岗人员看到问:发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法轮功?他身体高大挡在门口,我没动心也没跟他说什么,就从他身边走了出来。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去怕心

其实我也是一个怕心很重的弟子。我的状态经常是在家无缘无故起怕心,一想到邪恶黑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心里就有一种“惧”。但是一到外面见到世人时,看到这些人还在邪党的谎言蒙蔽中,只想着怎样与他们结缘给他们讲真相也就忘了怕。我只要出去就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和听我讲真相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干扰世人得救的黑手烂鬼。讲真相的效果很好。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去掉怕心和利益心。二零零三年,我们这里来了一位流离失所的朝鲜族同修,为了能看到《明慧周刊》和师父的新经文,她费尽周折寻找大法弟子,因为她说话太冒失,被怀疑是特务。

有一次我出去办事,在一路口,看到她在与一位卖瓜子的讲真相,因我也曾与这位卖主讲过真相,他也很接受。那位卖主告诉她:刚才过去的那位大姐就是炼法轮功的。她抱着孩子赶上我,累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问我:大姨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她高兴的把我领到她的住处。我们俩互相交流了自己的实际情况(其实这是不理智的),从那时开始我就给她送《明慧周刊》及师父新经文,帮她解决了资料的来源问题。大概半个月后有同修知道了此事,为我安全着想,告诉我她是特务,再不要与她联系,这下我吓了一大跳,一周内体重掉了六斤,可想怕心有多重。后来师父借女儿的嘴点我说,你不给她资料,就象给孩子断奶。某同修也说我是私心,我自己也觉的不太对劲。事后又与她联系,她说冒昧的接触后没音信了,也把她吓的夜不能寐,我们相互切磋,都悟到是师父帮我去掉了怕心,我们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感动的流泪。

遇到同修

通过讲真相,二零零三年下半年我遇到了一位九九年“七·二零”前一个月得法的学员,因邪恶的打压与大法弟子失去了联系,看不到大法资料。看到我后她激动的流泪了,事后我按周给她送资料,时间长了她对我有了误解,认为我总送资料给她太执著,再给她送资料时也不太理我了。我不被这些所动,这期间她的生意又赔了钱,问我怎么办,我说我不了解内情,不知道你不做生意暂时是否能生活下去。她说能生活两到三年,我说我要是你就静下心来先学法,她认同了。两三个月后,她真的变了,认识到正法修炼的重要性,自己动手写真相粘贴。同年冬天,她丈夫也修炼了。现在她讲真相劝三退很精進,有机会还去农村老家救人,周围很大面积的老乡、同事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组织,有的还走入大法修炼,自己也成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七年冬我去买耗材时,在车上给一位女大学生讲真相,过程中得知她是一名外地的精進学员,曾两次進京证实法,现在在学校只能学法和智慧讲真相无法炼功和学到新经文,也无法看到明慧文章,我把我家住址告诉她,每到周末她都到我家学法炼功看明慧,为同修提供了一个良好修炼条件。

带外孙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我女儿生了小孩,我开始帮她带孩子,孩子小的时候,我利用出去买菜讲真相,孩子半岁时,带孩子出去玩,利用孩子向路人结缘。我的外孙子长的可爱还爱笑,到商场时,有意让孩子看售货员,只要她搭话,夸孩子真好,我就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你们千万别相信前几年电视上演的法轮功自焚,那都是栽赃陷害。”借此机会给她们三退,送神韵光盘。有一次我和我丈夫带孩子一起出去,碰上一个老太太,她说:这孩子真好,瞅我笑呢。我说:那我们肯定有缘,我这个人有信仰讲缘份,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象电视讲的那样不要家吗?我这不也在哄孩子吗?共产党想要整谁,就给谁栽赃。她说:是。那大姐你入过党吧?她说入过,那你退了吧,这对你有好处,因为天灭中共,入过党团队的就是它的人,天灭它也有你,我也入过少先队,都退出了,你也退了吧!用小名就行。她说:行,小名叫芝。我说那就叫你小芝吧!她很高兴,并说谢谢你。

我利用一切机会往老干部楼区送神韵光碟,老干部楼的防盗门都关着,我和送报人進门时一起進去,有装修房子的,我也利用此机会,只要有机会我就不错过。

为世人能够得救,我买过一些不实用的东西,在买菜和水果类的东西时有时卖主把零头抹掉,这时我都拒绝跟他们说你也得养家糊口不容易,然后再告诉她们缺斤短两造业、损德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再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及劝三退收到很好的效果。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的美好,买东西时我从不挑挑拣拣的,告诉他们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这是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我也不断的总结怎样才能让世人得救,那就是发出最大的慈悲心,放下自我,一切都为众生得救而做,我讲真相很直白,接上缘后就告诉他们,我有两件事想告诉你,你明白了对你有好处,我不要你任何钱财,也不是让你去信什么,更不是让你反对什么,只是为了让你度过劫难,有个美好的未来。

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有一次大资料点把一批需要捡页和装订的《九评》送到了甲同修家,由于甲同修已长时间被恶警监控,到她家都认为不太安全,这时乙同修找到我问我是否能去?我说:能。我想: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能让同修有压力,大法需要时,我们要放下自我。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整体配合做完了这批《九评》,及时发给世人。

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执著心

从外孙出生,我就认为他是来得法的,不能把当他常人带,可在现实中,孩子小,一有点风吹草动,我的心就不稳了,看到问题不以法为师,而是和女儿发生矛盾,如何办让她决定,事后向内找,我有维护自我的私心,怕担责任,那是狡猾的人心。

讲真相有理有据,送神韵光盘得心应手,劝三退三言两语,自我感觉良好。可有一天看到同修传来的三退名单,整整齐齐的两页人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为什么?猛醒!妒嫉心!每周看到这样笔体大量的名单,认为是乙同修退的,不是救众生救的越多越好吗?谁做的好我们都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冒出这么可怕的想法,多么可怕的一颗心,幸亏我及时的抓住了它并及时曝光。

在家庭中,我也走过了艰难的修炼过程,都是同修遇到矛盾,不会向内找,一味忍耐,过后翻江倒海,没有做到心净,而是带着争斗心在想:炼功人都有能量不比常人好过关,执著自我修的很苦,经过五、六年剜心透骨的魔炼,我们终于在法上升华,显示心、争斗心、好胜心、虚荣心、依赖心、急躁心……看到一颗去掉一颗,回头一看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

这是我在我目前现有层次的点滴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今后我要努力洗净自己,圆满随师还。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