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学功一个多小时,恶疾不翼而飞

七旬老人回忆法轮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李洪志大师的华诞,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每到这一天,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得法的经历以及修炼大法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每次都对师父感恩不尽,更为师父为了我们全球大法弟子和众生所付出的无量心血而深深感动。今天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中的几点体验写出来,希望对有缘人有所启发。

我今年七十二岁了,是一九九七年在海外得法的。得佛法之前,我多种疾病缠身,尤其多年身患血尿,血压低得走路都会喘,因为血压低,心脏供血不好,导致颈椎供血不足、脑供血不足,使我常常在走路时走着走着瞬间就迷了方向。医生说这是血压低,血液瞬间供不上脑的缘故。药吃多了之后产生了并发症,浑身皮肤过敏。用手一抓皮肤就烂。最要命的是失眠,多年来一直靠着安眠药助睡。到后来,所有的安眠药(中、西镇静药)都失效,再后来不管吃什么药都过敏,失眠更厉害了。

我那时简直精神快崩溃了。几年下来,我跑遍本市大小中西医院,都未能治好我的病。在病魔的折磨下,真是苦不堪言。记得有一年十二月的大冬天,我难受得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浑身难受得要命,我先生劝我勿悲伤,要带我到楼下走走,散散步。那时已是夜里十二点,街上冷清的很,寒风无情,冷风吹得我浑身发抖,我俩赶快转回家中。病魔缠身难入眠,漫漫长夜奈它何?仰望星光自嗟叹:如此何必来世上?!

见我身体每况愈下,我先生就劝我到南洋的儿子那里去旅游一趟,他说:“有病不能吃药,有病治不了,在家等死,还不如到儿子那里去玩玩。”我说我有病不能去,先生就鼓励我去,他说:你去那里能呆三天就呆三天,能呆五天就呆五天,呆不了就回来,不要心疼路费。儿子、儿媳在电话里也一直劝我过去。那时,我儿媳快分娩了,我想:去了非但不能帮忙,还会连累他们。儿子和儿媳妇宽慰我说:“我们什么也不要你做,我们自己会做。主要是你来散散心。”我就与先生结伴去了。

到了这个地处热带的南洋岛国,我继续看中、西医,但都未能治好,病情反而加重,甚至有医生还建议我看心理医生。我的护照签证期为一年,但到第十三天时我就吵着要回家(回中国)。儿子说:妈妈,你的病在国内几年治不好了爸才叫你来的,不管怎么样我也请人为你治病。我急了,我说你爸几万元都被我治光了,我的命没那么值钱,我不忍再连累你们。我也告诉儿子,在国内,谈起医药费,连单位都怕,我去单位报销医药费,单位领导告诉我:“我们单位有几个象你这样的老病号,有的甚至长年住在医院里,现在单位经济效益不好,医药也贵,单位会被拖垮的。”我说是的,单位虽然给我们报销了百分之几的,但远远不够呢,自家的负担更重。我理解单位,领导也同情我们。不久单位真的倒了。

万般无奈之下,儿子叫我去学气功。他说他的一个好友的父母从北京来探亲,好友的父亲学气功把病治好了,这老伯也是位老知识份子。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们学的就是法轮功。我儿子那时可不知道内情,就要送我去学,我不去,我说你能为我买几粒有效的镇静药,我吃下能睡一个晚上,我就能自己回国。

此时与我同租住一室的来自山东的李女士(她在国内炼过法轮功),看我很难受的样子,就拿出一本《法轮大法•悉尼讲法》给我看,我婉言谢绝。第二次又拿出给我看,我说:我爷孙三代不信这个的。

又过了几天,小李看我实在难受得不行,她就说:“阿姨,我教你炼功好吗?”我说好,活动活动也好。

吃过晚饭,小李开始教我法轮功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我学的慢,其中的二个动作就学了一个多小时。我说休息吧,明早你要上班。她说好,明晚再来,我说行。第二天天亮时,我到阳台学炼刚学的动作,感觉能量来的如此强,手心热的不知怎么回事,就赶紧停下来喊小李。万万没想到,当晚睡到第二天天亮!小李连忙告诉我儿子、儿媳这个好消息,他们都过来看我,儿子说:“听说妈昨晚睡的好?”我说是的,儿子说:“看明天怎样再说。”明天睡的香了,儿子又说看后天,后天又是安睡如前。这下儿子相信了,他高兴的竖起大拇指!我媳妇也高兴的笑开了口,他们异口同声喊出来:“法轮功太厉害了!太神奇了!法轮功好!”

我儿子写信,把这个消息告诉国内的亲人。信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妈的到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更重要的是妈的身体奇迹般的好起来,你们从寄去的照片上看,就可以看出妈的神情和护照上的照片比,简直判若两人。刚来的一、二个星期,妈还象在家时一样,夜夜不安寝,我很着急,带妈看医生,中、西医镇静药都失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让妈去学法轮功。不可思议啊,当天就立竿见影出奇效,妈甚至连动作要领还都未领会,以后就这样坚持,身体就这么好起来了,饮食起居都很正常且稳定。”

我的病好了,就急着找法轮功的书看,可到哪里买呢?不出三天,小李从她带回的一份报纸上面看到有介绍买大法书的地方,我儿子和小李立即去买,立即买来了《转法轮》、《大圆满法》,书店还送了一本《法轮大法义解》。小李说她动作不准,要去炼功点学,可附近哪里有炼功点呢?过了两天,小李又从公司带来一份报纸,报上介绍了炼功点的地点。我儿子和小李就赶快去联系,原来离我们住地很近,我走七分钟就到了。我儿子说这里什么时候有炼功点啊,我有时从那里路过怎么没看到?后来我问辅导员,他说是从别的地方移来不到一个月。我想,这是师父一步步给我安排得这么好,我要好好珍惜这份缘,这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佛缘啊。

十一年修炼过来,在严酷环境下,状态不好时,我常严肃的警醒自己:你是伟大的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你头脑要保持清醒,坚定信心,不能有半点松懈,人来一生不容易,要坚定修炼,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以后,山东小李又告诉我一件事情,说她在中国大陆的母亲曾经得过胆囊炎,做过几次手术,最后医生告诉她家人,如果病再发作不要来了(无法再开刀了)。她母亲住院期间,一位法轮功学员去看她,建议母亲去跟她炼法轮功。小李父亲不相信,可她母亲决意要出院跟朋友学炼法轮功。她父亲没办法,只好为她办了出院手续,每天扶她去公园学炼法轮功。不久小李母亲一天天好起来,本来小李父亲是不相信法轮功的,此时他亲自见证了大法神奇,他说我也想炼。

在国外我还遇到过一位患高血压的女士,她想炼法轮功,到炼功点打听到底法轮功是什么?我们告诉她是佛家修炼,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的,能使人身心得到健康,心性提高,是部高德大法。炼完功我一路跟她讲到家,告诉她,我炼功一个多小时当晚我病就好,她问我是真的吗?我告诉她修炼人不讲假话。想不到她的丈夫、女儿悟性比她来的更快,一家三口同时走入修炼。记得当年她女儿接近高考,大人怕影响女儿高考,劝女儿以后再学法轮功,可是女儿决心就要学,父母也没办法。我看她女儿每天参加晨炼,父亲把她女儿的饭也带出来。大家晨炼完后,女儿把饭带到学校。后来我听说她女儿考取了大学。几年后她在国内的八十岁的老母亲也炼起了法轮功。得法后她办起“明慧幼儿园”,经过两年我又去看时,规模已是很不错的了:楼上楼下好几个床铺,一共能容纳几十个人。她丈夫原来做的一份生意也做的红红火火的。我说大法给你们的福报不浅呀。

这里要补充几句,法轮功真的就在一个多小时治好了我的多种疾病,太神奇了!可是一些常人不相信。记得有一次我因为炼法轮功在中国被关公安局刑房时,审我的是一位区公安局的警察,当时我对这位公安洪法讲真相讲到这里时,他们几个警察听后有一人就质疑说:没那么快呀?也要一段时间吧!但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在国外初得法时,每天晨炼的路上,紫香时时伴我走,就是敬佛烧香的那种味。一开始我不在意,以为有中国人在烧香,时间长了我发现不是有人在烧香呀,公园那么大哪来的香?有一次家人带我到海上“小族馆”游玩,也有这种特殊的香味。有两次在儿子家里香味来的特浓特浓。此事后来成了我的执著了,我就问辅导员是怎么回事呢?他告诉我:随其自然,大法的神奇多的是,是有这样情况的,有的人能嗅到玉兰花味,都是好事不管它。这味一直伴随我走了十个月,直到我回中国时才消失。

这十年多来,不断有人问我,你们炼的是什么功呀?我说是法轮功,以修“真善忍”为根本,在任何条件下都可以修炼。大法叫人修心性,做好人,使人心向上,道德提高,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使人摆脱疾病与孤独,身心日益健康,这样就可以减轻国家、社会及家庭的经济负担,使患者免受疾病纠缠的痛苦,还能为家庭、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有利,这不是个大好事吗?何乐而不为!

有人说法轮功搞政治。我说修炼人与政治无缘,这是共产党在诬陷人、在欺骗全国人民。修炼人不看重金钱与权位,法轮功没有组织,有时一些人聚聚学学法,学完各走各的,法轮功手无寸铁,不会给社会造成什么危险,因为都是坚守着“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看现在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滑,共产党斩断了中国文化传统,不知道要把人类道德败坏到什么邪路上去。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二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另一句话说现在“笑贫不笑娼”。现在国内人人向钱看,人心道德败坏,各种丑陋的社会现象层出不穷,天灾人祸不断。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轮功叫人做好人,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情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不做,做事要为别人着想等等,如大家都这样做,那么社会道德就会回升,社会就会稳定,说不定还不用警察呢,因大家都守心性、为别人好,你说这样不好吗?迫害法轮功不是完全错误的吗?

我在功友们的鼓励下写了这篇文章,证实大法好。谢谢!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