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零七年遇机缘读到《转法轮》

寸草难报三春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是二零零七年遇到一个机缘,读到《转法轮》这本书。

病魔将我整的好惨

打生下来的那一天起,疾病就一直伴随着我。未满一岁时,有一次差点病死了。当时一位赤脚医生在我家守了八天才把我守过来的。小时候,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总是一年忙到头,有时腊月三十还要“响应党的号召”,到很远的地方去赶工、修水库、开荒,可家里的生活却猪狗不如。长年米都沾的少,经常吃水煮菜、红薯,无油无盐的。我严重营养不良,再加上多病,长的面黄肌瘦、皮包骨,所以大人叫我“搓衣板”。

为了治病,家人和我吃了不少苦,到处求神拜佛,寻医问药。印象深的如:为治病,我喝过“狐仙”给的一包香灰;为给我治“黄肿病”(农村的叫法),父亲步行去五十里外给我买回黑牛(全身无一根杂毛)的牛粪做的丸药。我不知喝了几万粒;为了给我治“疳积”,一位江湖医生给我“挑食”——用银针扎两手的每个指关节,再敷药粉,然后吃一只活公鸡的内脏,当场取出内脏和着糖生吃。人简直要晕要吐。随后禁十天盐。

读初一时,又得了肾炎,休学一年,还禁盐一年,青霉素把我的腿打的几乎不能走路。大家又送我一个外号“半条命”。读初三时,左手中指又做了一次手术。八九年,查出有乙肝,断断续续喝了十几年药(近二十种),花了上万元。由于身体虚弱,三十来岁我已经掉了三颗牙,吃饭很不方便。我承受的病痛折磨一般人无法想象。我总担心自己随时会死去,很羡慕别人健康的身体。

曾与大法擦肩而过

九十年代初,我地兴起了气功热。为了治病,我订了《气功》杂志。自己想练又看不懂,只好瞎弄。一九九六年,听说又有一种很多人炼的功法叫法轮功,也传入我镇了,而且就在我们单位炼,我并没有太在意。只记得有一次下雨,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打着伞、穿着雨衣依然到我们单位来了。当时只觉的这些人精神可嘉,而我们这帮人早都窝到家里去了。

有一天,单位突然召开专门的紧急大会。领导神情严肃的问:“我们单位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他说上级要登记各单位炼法轮功的人,不准炼了,所有的气功都不准再练了。还听说法轮功学员要进京上访,各地在设关卡抓捕拦截。那阵势真有点黑云压城的感觉。当时我想:不就炼个功吗,强身健体还不行?值得这样大做文章吗?这肯定又是搞政治运动、搞迫害。因为我对共产党的丑恶本质有一定了解:外公家被划为地主,财产大部份被大队抢去;舅伯因为成份不好,没人愿嫁给他,一辈子单身;58~60年在三年大饥荒中,外公、外婆先后饿死。我家成份也高,房子被大队拆走一间半,家中的古董全部被抄走,连奶奶、妈妈出嫁的耳环、戒指都不放过。我家本来是书香世家,那些古书都被当“四旧”付之一炬。我亲眼见过残酷的斗地主场面。一九八九年六四,我又见证了中共屠杀爱国学生的血腥与残暴。我对中共没有一丝好感。当时我跟同事们讲过:“这一定又是别有用心!”

后来,经常有人从门缝往家里塞真相资料,我们家都认真看完。有一回,我看到有人从门缝下塞进一个信封来。我们家赶快不动,怕惊吓了对方。等人上楼去了,我们再取过来看里面的资料。我当时只觉得法轮功学员真可敬!也许正是我这善良正直的一念,才让我后来有了修炼大法的机缘。

二零零二年底,父亲被查出患肺癌。一同事偷偷送来大法资料(他父亲是炼法轮功的),劝我父亲炼法轮功。后来又有一个朋友(同修A)也来劝父亲炼。因为当时我们把大法看作是一般气功,可能是比别的功法好一点吧,但风声很紧,压力太大,所以,我不同意父亲炼,他也不愿意因为炼功而影响了我们的前程。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父亲离世了。今天想起来,我很歉疚。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被查出患肝癌。瘤体有鸡蛋那么大(3.9×4.1cm)。在省城大医院做了肝左外叶切除手术。病理切片检查是细胞性肝癌,中度合化。医生说,肝癌不宜做放化疗。这意味着全身血液里都有癌细胞。癌症随时可以转移、复发。我感觉天都塌了:我才三十几岁呀!作为一个常人,只有一天天往前捱日子。“死、癌、病”这些词听都怕听,只求神佛保佑。

出院不久,一位叔叔教我练起了另一种气功。中途,还是当年那位好友(同修A)带来一些礼品看我,并劝我炼法轮功。他给我当场演示了五套功法,并讲了大法的很多好处。只可惜怕心作怪,认识不足,当时没有同意。就这样,我又一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我终于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七年暑期,我和妻子到一家商店买衣服。攀谈中,女店主了解了我的情况后,说:“你怎么不炼法轮功呢?”她讲她弟弟修炼大法后一身病全消了。临走,她说:“我哪天给你请一本《转法轮》吧。”我同意了。

一天晚上,她送宝书来了,并对我说:“这是一本天书,现在黄金都难买的。你要一字不错的看一遍。到时再作决定吧。我不骗你的。”她还给我举了好多人修炼大法的神奇例子。我看她人很真诚,就将《转法轮》一字不错的通读了一遍,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东西。我以前练的功法讲方位、讲时辰、讲收功,又复杂又麻烦,与法轮大法相比,它简直是小儿科。我终于决定学炼法轮功。

八月下旬的一个晚上,店主的弟弟(同修B)提着小录音机到我家来教我炼功。记得炼第三套功法,左手冲上头顶时,似乎被电击了一下。对着镜子自炼时,又发生了这种情况。我对同修B说了此事。他说:“这是炼功的正常反应,是好事。将来反应还多的很。”我太高兴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炼第五套功法,我开始是单盘。师父要求双盘,作为弟子就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第五天,我就双盘上了,仅一分来钟,疼得眼泪直流。第二次,十分钟;第三次,二十多分钟;第五次就达到了一小时。记得当时疼得全身汗如雨下。“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转法轮》)一次次心里说再坚持几分钟,我就把脚放下来。几分钟后,我又想:“好不容易双盘上了,再坚持几分钟吧。今天一定要盘到音乐完才行。”我心里就一遍又一遍地念师父的法,想起哪句念哪句。炼完后,好不容易才把腿拿下来,全身汗透了,床单也坐湿了一大块。

从那天起,除了几次特殊情况外,我每天都必看一讲《转法轮》,按音乐炼完五套功法。没多久,打坐时,我就感觉身体往后仰,走路时身体轻飘飘的。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一天夜里,我睡在床上做梦。突然看到师父法身来了。他穿着橙红色的袈裟,用中指往我额头正中一按,脑袋里象打雷闪电一样,瞬间,一股热流从头顶直达全身。我惊醒了,看到师父又给我按了第二下,又是一次炸雷闪电,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顿时,泪水象决了堤似的流。师父又按了第三下,我全身每个细胞都象被神水冲洗过一次,太美妙太舒服了!然后师父就走了。我的泪水不停的流。

平生第一次经过这场面,我不敢相信,以为这是梦境,或是幻觉。我用眼瞄了瞄墙上的画,画在那儿;再用手摸摸脸,满是泪水;再摸摸枕巾,它已经被泪水打湿了好大一块。这一切全是真的!我从前无数次求神拜佛,但从没有亲见过。这一次,我亲眼看到了佛,他还给我清理了身体。那种沐浴佛恩的喜悦与感激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从此,我修炼更精進了。

二零零八年,我把宝书又转借给另一个人看。我想:“倘若他要炼的话,那就缺书了。怎么办?干脆,我自己抄一本,把原装书给他。”我就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抄了起来。平时我写字很潦草、很快的,为了保证不错一个字,我真的做到了全神贯注。冬天,手冻僵了,不管它;夏天,手上有汗,就在掌下垫个干净本子。从冬天一直抄到夏天,大约花了五六个月时间,我终于把《转法轮》抄了一遍。抄完后,又校对几次,确保无误。我先后又抄了《洪吟二》等。

后来,同修鼓励我背法。同修的相关交流文章我也看了不少。于是,我开始挤时间背法。我每天约背一面。中途好几次想放弃,一到晚上背法时心就打鼓。有时一个小时下来,一小段都背不了。急躁心、安逸心、玩乐心不时冒出来。我知道这些不好的心都应该修去。我牢记师尊的教导“法难得”。我应该把这部宇宙大法牢牢的装在心里。背一部份巩固一次,比如“谁炼功谁得功”这一部份,我花了约十天背完,然后再花两天时间把这一部份从头通背一遍,力争一字不错。睡觉前和起床前,就躺在床上复习一两次。我大约用了十一个月时间才将《转法轮》背完。后来,我还背了师父的其它几篇经文,《洪吟》也背了一部份。背法确实有很多好处:在背法过程中,我去掉了很多执着心;能经常用师父的法衡量、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提高心性

吃的问题。肝脏做了手术后,一些好心人告诉我要禁嘴,许多食物是不能吃的,如辣椒、鲤鱼、虾子、咸菜等。开始两年我是按这样做的。修炼之初,一方面知道师父讲的对,一方面又固守着人的观念,不敢乱吃,怕万一弄出麻烦不好收拾。经过一段时间修炼,我认为这个怕心应该去了,因为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师。师父在法中已经告诉我了:“其实真正去掉那个执著心,为了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转法轮》)现在我什么都吃,不挑不拣。

去名心。我曾被誉为单位的“笔杆子”,兼单位的宣传报导工作,在邪党的报刊上(从中央到地方)发表了不少文章,为单位写了不少材料,还为此沾沾自喜。现在想来很后悔:既为邪党助势,又耗费了自己的生命,让贪名的心膨胀了起来,还派生出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等。一听到别人称赞就飘飘然,以“才子”自居。学法后,知道这些心都应该去,但有时不自觉的又返出来了。那就深挖自己,为什么执着它?不就是执着于人的东西吗?它们不是真我所该有的,必须毫不留情的去掉。现在,我求名的心淡了。

去利益心。我曾是个非常小气的人,爱斤斤计较,把利益看的太重。学法后,就有意识的去这颗利益之心。一次,妻子到银行取款,工作人员竟多数给她一千元。回家她给我讲了这件事。我当即叫她把钱退回去。后来,妻子把那一千元退还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妻子和姨妹两人作主,合伙给岳父家在本镇购买一套商品房,每人出几万元钱。妻子只给我打了声招呼,钱没见我的面就把这事给办了。要是以往,我非大闹一场不可。因为岳父家有楼房,他还有很高的退休金,而我母亲至今还在乡下。我想:我现在是一名大法弟子,要与人为善,事事处处树立大法弟子的良好形象。岳父母年纪都大了,离我们这儿二百来里,在我们这安家有个照应。就这善良的一念,心里豁然开朗。房子装修、搬家、布置我都积极出力。这期间,同修B和同修D也给岳父帮了不少忙。二老对大法弟子赞不绝口。今年过年岳父全家在新房子过的,很满意。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岳父同意看《转法轮》。我把宝书送到他家时,他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双手把书恭恭敬敬的放在头顶顶一下,再收好。他把书还给我时,还用台历夹子把宝书夹的平平整整。他说:“这书真神!我没戴眼镜看完的。”岳父眼睛早花了,平时看书报是一定要戴老花镜的。他还主动向我要资料看。我想:他可能也是与法有缘的人。他来这里可能就是为了得法。我学大法后的转变给了他正面影响,特别是这次买房的事。岳父是个老党员,已办了退党。

我悟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要证实法,把大法的美好留给世人,让更多有缘人得法。

去怕心。我以前胆小怕事,学法之初,怕心很重。得法不久,我曾去省城那家大医院复查过。中午,我在医院餐厅里吃午饭。来买饭或就餐的人很多,大部份都是大病患者或其亲属。他们那痛苦无助的表情深深的刺伤了我:我曾和他们一样痛苦伤心,而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大法弟子了,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我是多么幸运啊!而他们还在中共的谎言中造业、挣扎。如果让他们都了解真相,都能得度,该多好啊!我想:我要有资料的话,我就到各病房去,把资料发给他们。当时我没带,心想:就在餐厅讲真相吧。但我从没做过,心怦怦直跳:怕有便衣,怕保安人员,怕被人举报。我犹豫好久。后来,旁边餐桌来了一老一少两个女的。老人60多岁,来看病的;少的是该院护士,我曾见过几次。看他们面善,我就鼓起勇气给她俩讲真相。她们很吃惊。那护士说:“你不怕被抓起来?”开了头,我反而没有了怕心。我从我自身的情况讲起,并给她们看了我以前的CT片等检查资料,然后再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及大法的神奇事例。最后那老人说,她回去一定要找大法弟子了解法轮功;那护士受党文化影响,半信半疑。但不管怎样,我给她们打了一个底子,为他们日后得度种下了机缘。在回家的车上,我许下愿心:让这个医院的医生了解真相。回家后,我就给这医院的医生写真相信。

渐渐的,我的项目多起来了:做资料、刻光盘、贴不干胶、写标语、发资料、写信、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元旦、正月初一、五一、十一……我照常救人。有师父的加持,有同修无私的帮助,我的怕心越来越少,我做的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只是我做的量还不太多。

我所见证的大法奇迹

1、修炼后,经常感觉身体不同地方的肉一颤一颤的,象水在里面流动(同修B说他也有这感觉),非常舒服。

2、我消了好几次业,最厉害的有两次。第一次是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我盖两床被子还畏寒,头胀,全身疼痛,特别是肝区、肺部和心脏,有时胀痛,有时刺痛。先是流鼻涕,后来就咳嗽咯痰。痰一天比一天浓,后来带血丝,最后咯乌血团。我睡的是棕床,咳的床又晃又弹。夜里咳声太大,怕吵着别人,就用被子把头蒙着,在被子里咳。我知道这是消业,但父亲临终前几天咯血、痛苦的情形不时在眼前闪现,心里很不稳定。同修过来鼓励我,说要信师信法,多发正念,坚持学法。他还讲了他和其他老弟子消业的事例。我想:“师父已经给我清理过几次身体,这回只不过大一点,有什么好怕的?”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子里来:“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转法轮》)我就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把它当什么大事,照常上班。大约二十来天,一切恢复正常了。

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元旦开始的。这一次来的更猛。咯血咳痰很多,擦嘴的卫生纸一会儿就堆满了痰盂。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不再那么怕,学法、炼功、工作、生活一切照旧。这次持续了四十来天。

奇妙的是,这两次消业,在我学法、炼功、上班时,几乎没有什么“症状”反应,一切照常进行。我原来一身黄,现在变得白白净净的,体重增加了十来斤,每天上班、做事精力充沛。我知道自己罪业深重,要不是修大法,今天也许我的坟头长草了。不知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呀!

3、我有五次差点发生车祸——别人的车从我的车前突然横穿,险象环生,有一次我的车前轮都碰上了别人的车身。由于师父保护,我都安然无恙。

4、一次在同修家看大法资料,隔壁的音响声音很大。我发出纯正的一念:小点声,别影响我学习。那音响声立即“听话”的停了下来。

5、前不久一天晚上,睡觉时肚子很疼。迷迷糊糊中我喊:“师父救我!”一会儿肚子就不疼了,安然睡到天亮。

6、母亲以前头晕厉害,怕坐我的摩托车,每次坐车总把我抓的紧紧的。后来,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喜欢看大法资料,学员的诗她能背两首。现在她坐车一点也不怕了,谈笑自如。

7、妹妹在广东打工,我送她一本大法书和一个护身符。她在广东买了一个玉佛,在箱子里和护身符放在一起。过年回家前打开箱子一看,她惊呆了:玉佛裂为两半。她说:“箱子从没搬动或撞击过,玉佛在很柔软的地方放着,一直没动它。”我对她说:“大法是很神奇的。这是师父在提醒你---修炼讲不二法门。”现在妹妹也在看《转法轮》。这可能是师父在点化她吧。

我是流着泪写这篇文章的。写了那么多,似乎还写不够。寸草难报三春晖!回顾自己两年多的修炼历程,发现执着心还有一大堆。但我坚信有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信师信法,勇猛精進,我一定能兑现我下世前的誓约。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敬祝师尊生日快乐!

最后,恭录师尊《转法轮》中的两段法,与各位同修共勉:

“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

“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