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在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偶然遇到一个相识人,送我一本《转法轮》。我用了两天时间通读了全书。看后觉得写的太好了。书中阐述了人体、时空、宇宙的奥秘,论述了人体与气功的科学,也使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得其解的问题。手捧宝书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心想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出版的?这时我有了睡意(以前习惯躺着看书),可刚一躺下闭上眼睛,在左眼角上就出现了用粉笔写的“一九九四年”白色的四个大字,特别真切。我感到很惊奇,忙着去翻书,一看,果然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第一版。这也太神奇了。

从此以后,我走上了修炼的路。每天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学法,白天到农村去洪法。身体越来越好,十几年的腰脱高血压都不见了。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怕心,我脱离大法两年,疾病缠身还住了院,疑是心脏病,到医院也没有确诊。后来师父发表了经文说不落下一个弟子,使我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这个人,天生胆小,在没得法时,晚上都不敢走黑路,得法以后,从理性上升华了,胆子也大起来了,记得有一次去发真相资料,发完后,刚走出楼门口,发现有人骑着自行车在后边跟着我,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后来他超过了我。当时我想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任何人也无权干涉。我边走边发正念,突然,他车头掉转过来停在我的面前。我用两眼直视着他,他看我一会,一句话也没说,掉转车头走了。到家后,开始害怕,人在屋里,总觉得外面有人在监视我,心里越怕就越向外看,看着警车在马路边上停着,也以为是为我而来。看到对楼窗台上有东西在阳光映衬下发出亮光,也疑是安的摄像头在监视我,真是怕到草木皆兵的地步。当时我也悟到,越是害怕,邪恶越给你演化出假相来。后来我一打听,开警车的司机就在马路那边楼上住,楼上穿警服的人原来是工商局的。

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学法学的不扎实,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能自己把握自己,那旧势力就给你演化出假相,让你害怕,按照它的思维走,最后毁掉自己。找到这个不好的心后,于是下决心去掉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继续做好三件事。

记得有一次我手里还有几份资料没有送出去,天已经黑了,心想我必须把它送到有缘人手里,但是,晚上街上的警车很多,去还是不去?一犹豫,马上意识到怕心又来了,除掉它,心里发着正念,大踏步的走出了家门。刚一出门,顿觉天阔地广,一点怕意都没有了。当我要把资料放到车上时,只听到了轻微的响声,不由得手又拿了回来,很自然的向前走去。当走到车尾时,车开动了。啊!原来车里有人哪。我马上意识是师父在保护我。此次资料顺利发完,一点怕意都没有了。从此我堂堂正正的走上了发资料、邮寄真相信件、花真相纸币、写真相标语等救度众生之路。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法理明晰了,只要认真踏实学好法,严格按着师父的要求认认真真走下去,就能做好一切,就能在实践中升华。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说话有点口吃,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总觉的不太得心应手,就用写真相信的形式救度众生。刚开始写信时也有怕心,怕字体被人认出来,邮信时怕被摄像头给录下来等好多怕心都出来了。但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想的,是邪恶的旧势力干扰我,不让我写,我要清除它,不要它,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于是我边讲真相边写劝善信,每写一封信字体都不一样。笔的颜色也随之更换,有蓝有黑,也不在一个信筒里邮。对收信人的名字地址都是从刊物上或报纸上收集抄录下来的。记得今年“五一”前后,报上刊登了更换全省县级各大区的邪党领导区委书记、县长等职务,就把新上任的头头简历、地址、名称全部记录下来,分别给他们寄去信件。每一封信除了劝善讲真相外,还附加一份印刷的真相传单,不超重为宜。面对的有机关、学校、司法、监狱、警察等相关人员,这些人都是上班族,平时很少看到真相资料。他们看到真相后起码对大法有个正确的了解。就这样,我每周都写,坚持也能有两年多的时间了,救度着全国各地各阶层的有缘人。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晚上去厕所,当走到厅里,突然,脑袋一片空白,就象有人往后用力拽我似的,急速的倒退,实实在在的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清醒过来后,一动不能动,似有瘫痪之兆。我想这是邪魔在干扰我,我不承认你。就在心里发正念清除它,心里说你左右不了我,我听师父的安排。心里喊:师父救救我。就这样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慢慢的支撑着坐起来了,弄得我大汗淋漓。坐起来后,我忍痛把腿盘上,开始打坐,说也奇怪越坐越觉得不那么疼了,又坚持把动功炼完,很艰难的躺下睡了。可第二天又和刚摔完一样,让我动不得,任我怎么发正念也不见效。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向内找一找这次的病的执着在哪里。怕瘫痪的心又起来了,心想,这么疼,就动了去医院这个心,(家人老催我上医院)刚这么一想,腰的两侧就象有人往里打气一样,胀疼胀疼的,象要爆裂似的,我忙在心里说,我错了,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对我的干扰,是对我的迫害,好给大法抹黑,你休想,就这么一想,腰部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马上就使我缓下来了。真是人神一念之差。

第三天同修来了和我一起发正念,告诉我用正念排除邪恶干扰,坚持炼功。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闯过了这一关。我体会到,作为修炼的人,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排不除的难。

我深知在这十年来的修炼中,师尊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操了不少心,承受了不少苦。对于师尊的慈悲呵护之恩,弟子难以报答,只有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的正法时刻,学好法,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

以上仅是我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