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师恩难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我和妻子都九七年同时走上修炼之路的,虽然没参加过师父的学习班,更没见过师父,但深感师父救命之恩。

得大法 死里逃生

九七年六月八日,我突然不会说话瘫倒在公园。经查是脑血栓,急救后会说话了,但全身不会动,一切都不能自理。再查还有二—三颈椎和五—七颈椎严重错位压迫神经。这时医院发出第一次病危通知,又治疗两天,不见好转;就第二次发出病危通知,让准备后事,说最多活不过七天。

无奈转入神经外科,经查小腹以下已无知觉,并不断向上发展。再发出第三次病危通知,并告之最好结果是从脖子以下全瘫痪。入院第五天,胸部以下像铁板箍着一样,像用皮带紧紧的勒着。到第六天上午锁骨以下都象昨天的感受,心里很恐慌。心想一旦勒到脖子就完蛋了。

正在这绝望之际,亲属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并告之看此书和炼五套功法可能得救。我不会动,只好由妻子念《转法轮》给我听。只念了几页就觉得病痛有缓解,于是我决心要炼法轮功。听妻子念着念着我就睡着了。

这天半夜做了一个梦:我独自走上了一条跨海大桥,当快走到对岸时才发现原来是座断桥。桥下海里有众多男女老少苦苦挣扎,我看太危险就立刻往回返,惊醒叫妻子看表是夜间十二点过一分。我把梦境学一遍,并说:“我死不了啦!我没过断魂桥,没去枉死城。”果然原来皮带紧勒的感觉没有了,似乎手脚都能微微活动了。

上午查房时,专家医师惊呼:“怎么有知觉了!”这样连续三天根本没用药也没采取任何措施,医生口说观察,实则任其发展等死的情况下,学了《转法轮》我活过来了。

这真是得大法,死里逃生。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炼五套功法 师父给清理身体

七天到了,由于学习了《转法轮》,我不但没死,反而在妻子的帮助下奇迹般的能靠着被子坐着了,就这样一天天好起来了,不久就出院了。

到家后,继续看《转法轮》,同时在妻子搀扶下按照《法轮大法大圆满法》的图解开始自学五套功法。每次炼功都是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甚至拧出水来,同时还发出很难闻的气味:药味、臭味、烟酒味等。开始炼功,胳膊总有一种气血不通的感觉,炼着炼着突然有股热流直冲到手,真是舒服,手也好使了。随着炼功时间的增长,各种难闻的气味都没有了。

由于悟性低,始终放不下自己的病,老把自己当成病人。每天虽然在学法炼功,但仍大把大把的吃药。直到有一天不吃药不觉难受,吃药后特别难受,我才悟到师父已经给净化了身体,已经没病了,还吃什么药呢。从此,再也没吃任何药,无病一身轻。

我强调一点,不是师父不让吃药,是炼功后病好了,没病了,自然不需要吃药。你想啊,药又苦又贵,没病,谁没事花钱吃药呀!

奇妙的调整身体

就在出院后不长时间的一天,去看望八十多岁病重的父亲。当我扶持老人上卫生间时,突然老人紧紧夹着我脖子不放。夹得脖子叭叭响,我立刻心慌意乱,满脸淌汗,浑身湿透,酸软无力。当在亲属的帮助下,使父亲松手时(他本人不知此事),我突然感到颈椎很舒服,全身轻松有力了。我意识到是慈悲的恩师利用这种形式,调整了连医师都不敢动的颈椎错位。

晚饭后,坐车回家,车上只两三个人,我坐在靠后门的座位,在某站上车一四十多岁妇女,本来前排都空着,可她却一手立掌平伸胳膊快步直冲向我,在我的前额猛的一推,使我头猛的向后一抑,同时叭的一响,可她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在我前排坐下了。这时我感到脖子更舒服了,我才悟到父亲在无意中用双手将我颈椎左右错位纠正了,这妇女无意中的一推又矫正了颈椎前后错位。

在此,再次谢谢师父利用这种奇妙的方法给我调整了身体。

是净化身体 也是心性的考验

师父使我起死回生、又给我净化和调整了身体,见我能坚定学法炼功,就進一步给我净化身体。

一天午后,突然肚子疼,接着又水泻。开始两小时一次,越拉越厉害,变成一小时一次,到半小时、十几分钟一次。而且由原来只拉稀到后来拉浓血,再后来就拉紫血块,每次都是半小盆,到夜间两点多就几乎没间歇的拉血了,同时恶心要吐,到三点多钟时,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也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心里也没害怕,但心性还是不到位,就求师父:“弟子实在受不了啦,请师父给我慢慢净化吧!”说完,肚子立刻不疼了,也不拉了,也没吐出来,躺下就睡着了。

都说好汉架不住三泡稀,可我拉的是几十次血呀,而且我还只睡了一个多小时,五点又到公园集体晨炼去了,不但当天神清气爽,从此以后,更是无病一身轻。

以上我只从祛病强身健体这一方面,忆师恩,谈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想这也是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那么多人在学的原因之一。

朋友们,希望此文对你明白真相有帮助,不要再受中共谎言的影响了。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