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观念 充实佛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修炼的过程就是摒弃人的观念从而转变为佛性的过程。

观念就象一棵寄生于生命深处的树,有根有主干也有繁杂的枝叶。当我们将那个根植很深的观念连根拔起时,修炼才会有一个根本的转变,人性才能升华为佛性。

个人修炼的某段时期,每读《论语》便赫然看到第一自然段中的“观念”;读《位置》等经文,其中“观念”二字也特别醒目;走在街头,广告牌上的“观念”也会跃入眼帘。深知是师父以这种形式在点化我什么,但是当时不知道什么是观念,只是怀着对法的感性认识一味的坚定。直到身陷囹圄默读经文《转法轮(卷二)》〈佛性〉:“本性对事物有他的看法。如果真能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返出人本性的看法来,那就是你来的那个地方,你初期形成的观念,就是你初期造就你的地方的观念。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生命被深深的触动,虽对观念还有些懵懂,但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

一个人,特别是身为女人,在常人中的追求莫过于对所谓爱情和完美人生的向往了,这种观念是我修炼中最致命的东西。旧势力制造的诸多魔难也都围绕这种人心去魔炼。

十八岁时,也是世界观初步形成时期,我在远方读书,读了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又看了这部影片。追求尊严和精神平等的简·爱,深沉、智慧、博才多艺、富有怜悯之心的罗切斯特,以及片中深邃宁静的主题音乐,对我的人生以至修炼都影响极深。我的一生也恪守尊严和精神平等,内心渴望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罗切斯特那样可以信赖和依附的男人;寻求泰戈尔夫妇那种诗意的婚姻与人生。平日里喜欢避世独处,喜欢读书,喜欢每天泡在诗情画意和古典音乐里找寻精神关怀与心灵归属,崇尚远离现实俗世的精神世界,而这种理念却是永远无法达成的索求与妄念。虽对家庭丈夫全身心的付出,但感情这东西是愚妄自私的,是有偿的渴望回报的交易,重现实偏狭暴躁的丈夫,自然使我倍感委屈绝望和深深的伤害。这时我遇到大法,认为这个高尚的修炼群体是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的理想之地,是实现人生终极意义的途径,抱着对感情婚姻的绝望、把大法当作生命的唯一寄托而走入修炼。其实,“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大法不可被利用》)

在迫害中在旧势力的安排下在貌似坚定的抉择中,面对炎凉的世态和不幸婚姻的破散,不屑一顾不以为然,内心里仍潜藏着自己还意识不到的根本执著,这也是日后之所以在情上摔了跟头的原因所在。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我发现,表面上我在极力排斥躲避担心在情上犯罪,但在内心深处对所谓的爱情仍保留着某种美好的位置,潜伏着对亲情友情关怀的渴望,只是现实中的人永远也达不到理想中的标准而已。这种理念在我生命层层空间粒子构成中,却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存在,而对于一个肩负助师正法使命的正法修炼者来说,能否摒弃人的观念与束缚,直接对应着自身宇宙体系无量众生的毁灭与再生,决不是个人修炼问题,那是生命永远的耻辱和遗憾!只因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自己的浩荡洪恩,自己才有机会留在这里。回首自身修行,正如金陵十二册正册中对妙玉的评判:“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其实,婚姻是由姻缘业果所定,是用来延续人类的一种自然方式,仅此而已。人却借助文艺形式把其渲染、理想化、完美化。许多所谓的名著和获奥斯卡奖的中外影片所褒奖的主题,即便用人的传统观念衡量也是违背人伦道德理念的。人将所谓的爱情视为神圣和美好,在爱恨情仇中不能自拔,苦苦追求而不得。其实都是观念与思想业障的产物,更是神对人的精神苦刑和最大惩罚。在高层生命眼里,人的情的行为亦如低类生物低俗丑陋。作为修炼的人,就得超越人的标准,摒弃人的观念,方可成道。

历经重重魔难,才真正认识到了那个羁绊自己太久的变异观念;正念清除旧势力安排的、阻碍我正法修炼的、生生世世轮回中沾染的情欲色的观念尘埃;才由人转变为修炼人,才真正的走在神的路上。这种体验就象一个飞蛾蜕变为蝴蝶,那是生命本质的改变。

低浅认识,谨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