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中往前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份得法的弟子,当时我刚刚动手术出院,还在化疗期。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从地狱里除名,将我洗净,净化我的身体,教我做人,给我消业,自此我再没有化疗、吃药。身体一天比与一天好。看到我身体的巨变,年迈的母亲、姐姐、女儿都修炼了大法。在我个人修炼的时期,我从内心背法、抄法。实修自己,心性在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在各种心性的考验(排斥、冷落、歧视)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荣幸的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回忆沐浴在师恩浩荡的日日夜夜,我禁不住的泪流满面。深感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才使我能在正法的路上前进。在1999年邪恶开始迫害以后,我在修炼的路上摔过跟头,但对师父对大法从根子上没有动摇。坚修到底,助师正法。借此机缘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心得,与同修交流切磋,共同提高,整体升华。

一、在魔难中证实大法

2000年元月我再次去北京,当时邪恶很猖獗,我用不同的路线到达北京,到信访局大门,一群一群的警察盘问我,我智慧的讲真相,他们想打、想抓我,又问不出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进信访局,信访局的工作人员接了我的信,但是毕竟中共邪恶媒体的造谣宣传欺骗着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又被非法押回本地区拘留所后,又非法关押邪恶洗脑班。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及警察每星期轮流换班,我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开始怕我们象电视造谣的那样,不敢和我们讲话。时间长了,大法弟子一直表现出正直、热情,我们开始讲真相,讲道理,有的人听,有的还要看我们怎样炼功。他们说:你们的动作真好看。有的受中共媒体的造谣毒害很深,我们不放弃,一有机会就讲。

一晃又要过年了,我和同修说:过年我们要向师父拜年,建议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在一起集体背法,大家都说好,于是腊月三十的晚上我们二十多人在我的房间开始背法。值班的工作人员听到了,慌了手脚,赶快去叫警察,警察和工作人员一拥而上,把学员拉拉扯扯,都拉到走廊里。谁知学员的声音越背越大,工作人员说:小声点、小声点,当时他们已挡不住了。直到我们圆满结束,大法弟子齐声呼“师父新年好!法轮大法好!。

年过后,邪恶“六一零”将每个大法弟子非法拘留一个月,我们都没有怕心,当时我没有被送走。

紧接着师父的生日要到了,有位年轻的同修和我一起做条幅,我不会做,她刚刚教了我一个晚上,第二天突然她被“六一零”带走,结果一走她再也没有回来。我不能等了,白天警察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同修给我看门,我就一针一线的缝,师父给我智慧,一个星期左右做好了,我就叠起来放到很隐蔽的位置。晚上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拉了一晚上的肚子,人觉的很轻松。

当时我住房间隔壁是厕所,我想我要能住在中间房就好了,条幅挂的堂堂正正,可是当时的环境不可能换房间的。那真是“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结果下午负责的警察叫我的名字,你跟她(指同修)换个房间,我一看喜了,正是我想的房间。心里说:谢谢师父!趁我换房间的时候,同修把家里送来的各种水果搬到我的房间里。可是警察的安排是要监视我,他们也知道我们师父的生日要到了,怕我又做什么事情来,他们把电视机堵在我的门口,看电视。同修们都着急,怎么办呢,有的这样说有的那样说,有的就不敢参与了,我心里很踏实,不惊不慌,我一个人也要把条幅挂出去。黄色的毛巾,红丝带,非常醒目。一条是“祝师父生日快乐!”一条是“法轮大法好!”

就在这时外面的同修及时把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送进来,同修一夜都传递着看。我们在一起切磋,心性在提高,整体在升华。5月13日早晨7点钟,条幅挂出了窗外,同修们看见了大大小小的法轮,太阳照在条幅上光彩夺目。楼下值班的警察看见了慌作一团,叫所有警察和工作人员赶快上三楼,我们的门关了,在背“论语”他们吼,他们叫把房门踢垮了,想拉学员,一个也拉不动,直到圆满结束。我们分享供果,神奇的是参与的每位大法弟子一人一个,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更神奇的是明明是一箱梨子,却成了一箱苹果。我们深知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

二、去除辩解心

有一段时间,女儿看我怎么就不顺眼,对我总是隔三差五的发脾气,甩东西,我做的饭菜也挑毛病等。她下班回家,我怕看她的脸色,我对她产生了一些不好念头,我越想一些不好的念头,她越表现越厉害,她怨恨、妒嫉,我想指出来和她说话,她说:闭上你的乌鸦嘴。我还不悟,还在找她:你怎么变的这样!我真的在家呆不下去了,想出去租房子,一走了之。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意识到,我不能这样做,在法上向内找,也没找出自己的不是。这时候我想起了师父说过多想别人的好处,我想到她进京证实法;又想到,有次她带着师父的生日蛋糕和一朵鲜花来洗脑班看我,对我震撼很大;想到邪恶对女儿的迫害,为了说一句法轮功真话,被单位开除,她说:妈妈,我不能说没良心的话,如果说假话,我工作心里会不安的。她有许多闪光点。

我静下心来学法,学法,向内找。我冷静的思考,我忽然查找到我那顽固辩解的心使她非常反感,我的一些人心有的都反映在她身上,在家里我不注意小节,她经常给我指出来,我总找理由辩解,或者是这样的,是那样的开脱,和她拧劲,其实就是我在法理悟不上来,提高不了,才使我们僵持了很长时间。与同修在一起我也有辩解心。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修去它。她对我也不那么挑刺了,我在法中归正自己,也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了,我们都在修去自己的不足。有一次她又要想向我大发脾气,那天是端午节,她学法回家,看我不在,家里冷冷清清,气就不打一处来,又摔东西,伤心的流泪,忽然她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你妈妈很辛苦。她的气一下烟消云散。等我回来的时,看到满地丢的东西,我赶快做饭,吃完饭,她说:今天同修的家里都打电话来给他们准备了好吃的……。我心平气和的说:平常都是我做,今天是节日,反过来你给妈妈做的吃的,可不可以呢,不要发脾气。她连连点头。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化解这一切。

三、资料点在风风雨雨中往前走

我家里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恶警、“六一零”非法抄家,洗劫一空。我很痛心。回想起在家里做资料时,我是从零开始学电脑的。家里虽然有一台电脑,我从没有碰过它,鼠标、键盘、按钮、打字全都不会。那时我们地方的资料是很远的同修送来的,送了一段时间,这位同修被绑架了。我们的资料就没了来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心生一念,我要学会电脑,那时懂电脑的学员我也不认识。我的孩子教了一段时间,她也不是很懂电脑,我们还经常发生矛盾。遇到矛盾,我学法,学法向内找找,找到自己的依赖心,我太依赖她了,我自己发的愿,应该自己做,我明确了我要走的路,我又从新开始,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认识了懂技术的同修,同修很耐心,每一步的操作方法我做笔记,在同修们的指点下,渐渐的我熟练了。我又开始用拼音学打字,大法开启我的智慧,我用心的做好我该做的,做起来得心应手,这一切都是正法的需要。

我不能消沉,我不能懈怠,在同修的配合下,我又参加了他们的资料点,做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去资料点,没几分钟,我听见有人在狠狠的敲门,我觉的不对劲,把电脑关了,我轻轻的走到门口贴近听,原来是一群警察在打电话,说什么抓小偷、电路通不通等,我知道他们在说黑话、暗话。我立即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他们还在捶门,我正念不停。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我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是偶然的,和同修切磋,我们搬家了。

有一个熟人“租”给我们一间房子,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他们家的儿子要做房子,资料点的一切用的法器,一个同修全部转走。他们家房子做好了,我准备想搬回去,他们的儿子房租要的太高,我们就没租。后来没过多久,派出所、恶警都来到他们家说:如果不是你们的房子,我们早就来了。把他们的家都抄了,楼上楼下全查看。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们,为我们避免了一次损失。

在另一位同修的配合下,我们又建立了资料点,一位熟人愿意“租”给我们房子,环境还宽松,家里人支持大法。我们一直配合很好。有一天,有位大法弟子出去贴传单,被恶人陷害,第二天早晨警察开着警车来到这里,在楼梯上打电话说:我们看见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的书,其它东西没发现。我们一听是警察,再加上这位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我们知道情况后,不惊不惶走出门外,在不远的地方发正念,十二点多钟警察出来,把车开走了。我们就进了屋,当时这位大法弟子走脱了。后来资料点又搬了几次家。在这次邪党窃国日,到处查户口,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另一位同修付出的更多)资料点在邪恶的处境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正法的路上前进着,同时使我们得到锤炼,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

在写的过程中对法理的理解清晰了,能找出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甚至自己隐藏意识不到的人心,正念更强了。我切身体会到,每次的心得交流都是整体升华与个人在法理上的升华和提高的好机会。今天写体会,总觉的有说不尽对师父的感激,有说不完的修炼故事,但是我知道自己做的,离师父要求远远不够,我要在这瞬间即逝的时间,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