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功学员在艺术教学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在今年的“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我把我在大法中修炼提高后在艺术教学中开智开慧因而改变人心、“截窒世下流”的真实经历向师父做个汇报,与同修们以及不修炼的但关注我们的朋友们分享。

一、破除人们在艺术创作中的“为私”的观念

在常人的艺术教学中,往往鼓励学生放纵“私”的一面,比如“演戏就得‘人来疯’”,“没有表现自己的欲望就演不好戏”,“要抢戏,把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等等,殊不知“私”才是人们演不好戏的罪魁祸首。在修炼中,师父告诉过我们“私”是旧宇宙偏移法的根本原因,我们自己也深知每一次的提高如果不放下在那一层中“为私”的那个观念根本就升华不上去。那么如何在教学中让学生明白“私”的危害呢?

我从表演艺术最核心的一个概念“交流”入手,因为表演艺术是个集体合作的艺术,观众不是看某一个人“作秀”,因此演员表演的真实与否就和演员间的“交流”有着最直接的关系。在给学生做“交流”练习时,我没有按常人中的技能技巧去分析,而是直指人心,明确告诉学生们,他们出现的表演虚假、不流畅或演不下去,是因为他们只关注自己的感受、只在意自己的想法,总想对方按自己设想的去演,而不是感受对方需要什么。我把我在修炼中的体悟善意地用他们听的懂的话告诉他们:“你想自己能演好戏,首先得要帮助你的对手演好。”大法的法理通过艺术的教学流入了学生们的心中,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豁然开朗,在今后的排戏阶段也牢记在心。他们在学习心得中有如下体会。

同学一:在最初的练习中,我有很快的反应能力和很好的适应力,但是多数都是靠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不会从对手身上感受,以自己的思路来固定对手的言行,不断的把对方引向自己已经圈好的模式。这样不仅得不到锻炼,反而使自己自我主义逐渐变强烈。之后在很多练习中,我开始寻找自己的问题,并解决自己的问题。“宇宙万物都是一种自然的机制,表演的观念越强、主观意识越强,越容易阻碍这种机制,学会思想减负、化零,身心放开,机制自己会启动,空就是满。”──这是表演笔记中老师对我说过的话,现在再看这句话,我更能吃透其中的意思,因为通过这一学期的学习排练演出,从实践中我感受过这句话的实质意义。”

同学二:我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是怎样与人交流。听起来很可笑,但是有多少人真正知道怎样与人交流,知道的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学会与人沟通,学会用不同的方式对不同的人。每个人的性格、脾气、秉性都不一样,每个人的生长环境决定了不同的人物性格,就象你在塑造人物时是一样,你不可能去改变他们,你要做的就是去改变自己,改变对人的方式。

二、用在法中悟到的理去升华每个戏的内涵,并引导学生做更好的人

在教学中,我严选每一个要排演的戏,邪党执政期间创作的政治戏绝对不选,其它的中外作品也必须是有教人做好人的基础的,在排演中还必须用在修炼中悟到的法理从新解释、升华它。我把每一个戏都当作我证实大法、救人的法器,充份运用它们解体党文化,启发学生的善念,“截窒世下流”。

有一个戏讲的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的感情,许多常人排这个戏时把这出戏定义为“两个女人抢一个男人”,用现代变异的观念否定了在以前的中国,人们爱一个人是懂得付出和舍弃的,用现代人自私贪婪的心肆意去玷污过去受传统教育的中国人应有的心态。我告诉学生,这出戏不是讲的“抢一个男人”,而是“两个女人让一个男人”,他们带着纯真的心认为“对方幸福就是自己幸福”,并为学生讲明人类的道德是如何一步步滑落的。学生们在排演中心态在不断的变化,从开始的非常不理解到逐步的理解,再到后来被他们感动,到最后变化更是喜人,在这儿我还是摘录他们的心得:

同学三: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成熟了很多,我觉得我成长了,不仅是演技上的,还有生活上的,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的骄横跋扈,虽然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现在的我会为他人考虑,妈妈都很惊喜于我的变化。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且我越来越自信了!当然我的感情生活也发生了变化,我演的这个角色式的思想让我有很大的收获,我学会了单纯的思考事情,不把事情复杂化,学会了微笑的对待人和事,微笑的对待生活中的苦难。

同学四:通过这个剧本,第一次体会到“爱”这个字的意义。我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我也是一个很容易认真的人,对待感情很有占有欲,这就造成了我在感情上很自私,我会很认真的对待我喜欢的人,我会一心一意,但是我的原则性的东西太多,我不喜欢别人去触碰我的原则问题,这就导致了我太固执,我说的就不允许改变,就算本不该在一起,但是我喜欢你,你就是我的。但是经过这个戏特别是夹在两个女人之间,换位思考,发现爱原来真的可以这么无私,不是说有感情就一定要在一起,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一生一世,真的可以你笑我也笑,你哭我也哭,这就足够了。这个戏让我变的宽容,起码在感情方面是的。”

正如师父所说,现在是“阴阳反背、阴盛阳衰”的时期,许多学生男孩不象男孩样、女孩不象女孩样。在教学中,我也不断在归正这些学生,给他们选择中国古典戏,系统的给他们讲中国传统文化,解体这些年中共邪党在这些生命身上留下的变异观念。学生在其中受益匪浅。

一个学生这样写道:“我挺谢谢您让我演这个角色的!说实话,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个角色,因为她跟我太遥远!我对这个角色也没有信心!但是演出之后,我突然明白你让我演这个角色的理由。您是一个非常善于发掘人的老师,如果换成别的老师,今天我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您虽然没有很直接的语言、行动来告诉我,但是你通过你的另一种间接的方法让我从中去感悟!让我自己去发觉,直到我穿上水袖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也可以是一个很温柔、很稳重的女人,这样真善美的女人是值得我去效仿的。”

在法中师父给我们讲的“慈悲”的法理,我悟到作为一个演员,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也要有悲悯之心,这样才能让观众感受到生命在苦中如果能保持纯真的天性是多么值得珍惜的事,从而更懂得修炼大法的珍贵。我把这个道理讲给了我的学生。

一个学生在心得体会中说:“老师告诉我,妓女是世界上最苦的人之一,身为人,却过着非人的生活,她们的心里藏着很多悲哀,而这个角色的内心却没有被腐蚀,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人,她的内心藏着对生活的美好向往,让我深有感触,我想我一定要把她演好,让观众同情她,为她流泪,为她祝福,后来我越来越爱这个角色,考试时我发现台下有观众流泪,我发现我演的角色可以打动人,我知道我成功了,但仅仅是第一步。通过排这个剧本,我也从人物身上学会了很多,角色也改变了我,让我学会了替他人着想。”

三、随机而行,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打开被邪党文化封闭的人的本性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中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在实修中我发现,只要抱着“救人”的愿望,任何事都能“随意所用”。一次,我带着学生在剧场排练合灯光,有一个光起的太猛,我建议学生起的缓些,以符合戏的情境,学生无奈的说:“老师,这个灯的变化靠的是按钮,我一按,它自己动,我也控制不了。”也许是法理已深深浸入内心,我竟不加思索的说:“你与机器交流。”学生全都愣了、傻了,觉的不可思议,我很平静的又肯定了一遍:“没错,你与它交流,它能明白的。”事实证明,奇迹出现了。学生们事后也对此事感到很神奇,一直津津乐道。后来我就借此给他们讲了巴克斯特的植物试验和日本科学家的“水结晶”试验,再一次开启了他们的智慧。学生真的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别的方面也是这样做的。一个学生在心得体会中告诉我:“这次我还体验了一把当音效的感觉,说实话,特累,比演出还累、还紧张!生怕出错,还好我把老师说的跟机器交流听进去了,放的效果还不错,还上瘾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尝试一下!”

在一个教小孩子学表演的课堂上,遇到小孩子不懂得珍惜物品、乱踩乱踢座椅等现象,我也是把师父告诉我们的关于植物有感情的试验讲给他们听,那时小孩子们都安静的出奇,眼睛亮亮的,我知道他们不是来上表演课的,而是从一个身为大法弟子的教师口中听到他们亿万年都想听到的师父的法。事后,他们很少再有损害座椅的现象,偶尔有个别孩子忘了,就听见其他孩子大声说:“万物都是有生命的!”

四、象师父一样言传身教

师父告诉我们言传身教的道理,在教学中,我尽量做到正念正行,从穿着打扮到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尽量让学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穿着上,向神韵的同修在晚会中所呈现的“雅”、“美”学习,不以世间变异的审美打扮;学生们合作时有矛盾、有纷争、互相伤害时,告诉他们每次开口前都要考虑对方能不能承受的了,遇事向内找;在遇到不公正待遇时,微笑坦然面对;学生为我抱不平,我及时告诉他们要忍耐宽容。于是,在很短时间内,学生们从内心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学生们在心得体会中写道:

同学一:“我原来以为,这个社会是功利和世俗的,已经找不到纯粹的人了。但和老师接触下来,从服饰打扮,从每一句话,让我感到诧异的同时,仿佛又找回了作为一个人的真实,找回了做一件事情的执著。 ”

同学二:“其实上老师的课,不仅能学到表演,还可以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在说话前先想想。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宽容待人,严格律己。这些道理,我们真的会受用终生。”

同学三:“我以后就应该象老师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应该像菩萨一样稳,每次说话都给别人留余地,张嘴前想想这些话该不该说。”

同学四:“很感谢您,老师,谢谢您的到来,您教我的不光是表演还有做人,您是一个自由、充满阳光、心胸宽广的人,您总是感染我,使我有一个很大的改变,让我有了一个很大的成长,我不再是那个做事莽撞、天天闷闷不乐的小姑娘了,我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坚强。”

五、能量场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能量场”中告诉我们:“大家知道,我们正法修炼的人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因为是正法修炼过来的,它是讲慈悲的,它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所以我们学员坐在这个场里都有感受,思想里没有坏念头,而且我们许多学员坐在这里连抽烟也想不起来,感觉到一种非常祥和的气氛,非常舒服,这就是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这种能量,在这个场的范围之内所起的作用。将来你从这个班上下去之后,我们绝大部份人都是有功的了,真正出了功的,因为我传给你的是正法修炼的东西,你自己也按这个心性标准去要求自己。随着你不断的炼功,按照我们心性的要求去修炼,逐渐的你的能量会越来越大。”

师父的这段法,我在实修过程中有切身的体会。一次,在教小孩子上表演课之前,一位家长问我在课堂上给孩子们都讲些什么,我就把我上课的内容简单的做了个介绍。那位家长听完,可能觉的没听出来什么玄机,就对我说:“老师,我不知道你上课讲了什么内容,但是我知道一定有些什么。因为我的两个孩子平时总是打架,可是他们每次上完你的课却从不打架,总是非常安静、心平气和的在一起。我很高兴,非常感谢你。”

当时听了她的话,我也有些惊讶,平时我只是努力做好尽了一个大法弟子的本份,教好学生,我会为这些学生发好正念再进课堂,我也会在给他们演的戏中注入我在修炼中认识的正理,但我真的不知道课后会有那样的延伸。我知道这就是师父讲的“能量场”,是我们按法的要求提升境界后师父赋予我们的随之福泽众生的“正法的能量”。

在别的班上学生们也有这样的体会。有一个学生说:“这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都在成长,由衷的说,是老师感染了我们,不知道谁说过,人天生就有一种模仿的能力,就象那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样,长时间跟着老师学习,我们自己从内在的对人对事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每次有人问我说你这段时间里对自己的表演有什么新的长进或者说是领悟的时候,我潜意识的说的都是这些时候我内心的一个变化或者成长,有时候说的反而象是说怎么去学着做人,但我自己心里明白,只有内心有了变化,才会更开阔更好的帮助自己在表演上成长,就象我们剧中的桃花源,只有心里真的有桃花源,善良明亮,才会到达一个世外桃源的境界,换言之,如果心里没有改变的话,再有天分、感受力、理解力,再好的人也只会停在某个阶段或者某一层面。”

文章写到这里,似乎要驻笔了。我想告诉师父,许多学生得救了,我带着他们演的戏,观众看完都不走,静静的坐在那儿,观众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但我知道为什么,因为这是您“真、善、忍”的法理在弟子、在众生身上的延伸、不断的延伸。

感谢师父在这十多年里对我的教诲,在这十多年里,我在最不精進时师父也从未放弃我,慢慢的我成熟了,稳定了,能够稳定的在这个环境中做好三件事了。师父点化我早就该写这篇文章,我却迟迟未曾动笔,其实是证实自我的心阻挠了我。今天放下了这颗心,纯纯净净的写下这篇文章,证实大法的法理如何在每一个大法弟子“大道无形”的修炼道路中指引着弟子、进而救度更多的众生的。

文中引用了大量学生学习心得体会的真实文字,并非证实自己,而是证实大法,因为我文中所述一切能帮助人在专业上、在生活中做的更好的方法与智慧,不是来自我常人中的学校,而是在法轮大法中的修炼。大法让我明白:学习艺术的过程,恰恰是个不断舍弃的过程,舍弃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变异的观念与习惯,才能自由的体现纯净的艺术。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