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快修 才能破除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去年下半年,由于工作太忙忽视了学法,以至于单位的矛盾非常突出,最后难以继续工作下去,就辞职了。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单位,我一边学法调整自己的心态,一边利用新的工作环境尽量的讲真相救人,同时工作中很努力想尽快上手。这时不知什么原因,嘴巴张不开了,头两天还能说话,后来说话都比较困难,也不能吃东西,但口腔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只是渐渐的牙床和腮腺有点红肿的感觉。开始我认为是邪恶为干扰我讲真相,所以加强了发正念,但不见好转,后来几天连喝水都比较困难了,情况迅速恶化,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同修们知道后,觉的事情比较紧急,特别是最近我们地区有两位同修被旧势力以病业的方式迫害走了,大家也都在向内找。通过学法大家认识到,旧势力是不配管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只有李洪志师父才能管的,有漏也只能在大法修炼中归正,全盘否定旧势力那就是连它们的出现都不承认,发正念彻底铲除它们及它们干的事,这是第一要做的;同时,帮助同修学法向内找,把有漏的地方找出来,去掉它、提高上来。

由于同修们在这个问题上都是这样认识的,所以从白天到晚上都不断的有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帮我清理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同时连续学法,帮我加强正念,找执着有漏的地方。通过学法、发正念,我渐渐的看清了自己一些执着。一个是“不让人说”的执着。去年在工作中矛盾越来越突出,开始是老板找些小事、大做文章来毁损我,后来为了在公司给我们的期股到期之前把我们弄走,就无端的指责我,故意要我做些无法完成的工作来找些借口贬低我,我没有及时的向内找、修自己,心中愤愤不平,还跟些常人同事背后说老板的不是。还有一个执着,同修跟我说你是不是对师父不坚定?让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当着大家的面大声说:“我是恩师李洪志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彻底铲除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当时我说话已经比较吃力了,我郑重的跪到师父法像前,鼓了鼓劲,一字一句的说了一遍,感到浑身发热,这时一股力量把我的嘴巴猛的用力撑,撑了约一分钟,嘴巴撑开了一半,我立刻明白过来:是师父法身!顿时我热泪盈眶,在场的同修和家人都见证了这一奇迹,大家都感动的落泪了。当时我就可以吃一些稀米糊了,原来我已经有二个星期没怎么吃东西了。

但是,第二天情况并不乐观。嘴巴虽然可以张开一半,但是嗓子眼却变的红肿了,吞咽东西就剧痛的没法吃,我知道可能还没有找到根本的执着。又过了一天,水都喝不進去了,二个多星期没怎么吃体力也很差,同时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有另外空间大量的邪恶生命向我進攻,我就集中精力发正念,每天晚上要发三个多小时才能平息,感到另外空间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明天还能否起来、能否在这一迫害中走过来,我开始觉得心里没底了。

这天下午同修要出去做救人的事,我想我现在还能起来,就出去做吧。一路上很吃力,我感觉今天闯不过去、明天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是我并不想走啊。路上碰到一个穿戴整洁的人问我事情,提到“涅槃的彼岸”。我心里一惊:你既然知道我的处境怎么还往我的痛处戳呢?晚上集体学法时,我说话已经非常困难了,同修说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否定它。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感到自己冷静了,接着整点发正念时,我脑海中清晰的出现了这么一个场景:

半年以前,由于工作特别忙,能用于学法、证实法的时间非常少,救人的事又紧迫,又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去救,心里感到很着急、又觉的很无奈,迫害期间也换了好几个单位,大单位、小单位都呆过,常人都钻在工作、利益之中忙的没有闲暇,看到这种情况我当时想,也许找个业余时间多一点的单位是没指望了,但是这么少的时间要学好法、要做好证实法的事确实是难啊。这点时间如果用于学法就做不了证实法的事;如果直接去做证实法的事可能又会带来安全问题,因为没学法状态不好,做证实法的事也很难做好,出现迫害怎么办?出现迫害也不怕,迫害死了还不是圆满。就这样吧,尽量的平衡好学法和证实法的时间关系吧,能做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那几天还特别的留意了一下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讲法和明慧上有关这方面的文章,觉的是这样的,迫害死了也没什么,结果也是圆满。

就是因为这一念不正,承认了可以被“迫害死”,旧势力就记住了。虽然事后我也已经忘记此事了,并且再也没有想过“早走”,但是迫害还是出现了。通过这件事情,我更加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多么重要,特别是师父重点强调的事情,如不能被人说的心、男女关系、对师父不尊敬等,更要注意。

当在这个场景中我看清了这个承认被迫害死的不正念头时,我立刻发正念排除它、清除它,并记起师父的法:“正法期间弟子必须在正法结束后才能离去”(《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心里默念起来,并告诫自己:正法弟子必须起到证实法的作用。顿时,一股强大的力量把牢牢锁住我嘴巴的东西一扫而光。激动和感激之余,我也开始发正念销毁邪恶,几分钟后,嘴巴里开始往外流出大量的脓水、血水,流了几个小时,第二天就可以吃一些东西了,没有什么大碍了。在以后一段时间的学法内修中,我还发现了自己的一些长期没去的执着心,如利益心、怕心、执着情等等,当我渐渐的将自己溶于法中的时候,自身的状态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师父为我化解了魔难,包括安排那些同修来帮助我,我心中充满了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个人领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