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之中师点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十四年的修炼历程,我是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才走过来的。

二零零三年春,由于家庭变故 ,我从辽宁回到了黑龙江省,有四个多月的时间都联系不到当地的同修,失去了师父给安排的修炼环境,就象迷路的孩子找不到自己的家,很苦恼、无助。每天也坚持学法、炼功,但静不下心来。一出门就能看见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条幅,可就是见不着人。

我心想,同修们都在证实法、讲真相,我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等啊。于是就买了一米红色不干胶和粗笔,开始写小条,晚上和我的小孙女出去贴。写好藏在身上去农村没人看见时就往墙上、大门上贴。虽然也学着做,可就只是一个人,有一种非常孤单的感觉。心里时常在想:有没有师父的讲法?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呀?离开了集体觉的真难过。尤其吃饭的时候,端起饭碗心里老是酸酸的咽不下去饭,人也瘦了一圈。夜里做梦我找不到家,在一片大荒地里东一头,西一头的乱跑,可哪里都不是家。白天心里发慌,情也上来了,想起相伴四十多年的老伴过世了,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真是可怜,学法、炼功也不精進了。

一天晚上大约是十点钟,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个女的。开始问我电话是不是交通局的?我告诉她不是,是个人家的。接着她又问我知道法轮功吗?我说知道。她就说:“听说你们那地方很邪恶,抓了不少大法弟子……”还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我确认她是个大法修炼人,就把我的心情和她讲了,约她见面。她说不可能见面,因为电话是从台湾打来过来的,是向大陆同胞讲真相的。当时我非常惊讶,千里之外的同修凭着对师父的一片赤诚心,对大法的一片坚定的心,从海峡那边打电话到大陆来证实法、讲真相,大法弟子可真了不起!我真的很感动。看看人家再看看我自己,我真是惭愧。我对自己说不能消沉下去,要振作起来,去掉怕心,对世人讲法轮大法好,揭露邪恶!怕?怕什么?正如师父在《洪吟》〈威德〉中写的“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有师在、有法在,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一定能找到家。

我先从亲戚讲起。他们都知道我炼功,也都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问我吃不吃药?我就从“吃不吃药”这一点说起,告诉他们法轮功绝对不是不让人吃药,师父只是讲了如何看待病的来源这样一个法理,接着我就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中共是如何构陷法轮功、欺骗国人的等等一系列问题,让他们明白了法轮功的被迫害真相。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个邮件,是海外寄来的。当我打开包装时,看到一本金黄色放着金光的师父讲法和台湾版的《明慧周报》时,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面对师父的照片,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安排的。在我无助的时候,是慈悲的师父呵护我;遇到魔难悟不出来的时候,是师父在点化我;在我困难时,远隔重洋的同修无私的帮助我。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同修的关怀,我能做什么?就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才出现常人想都想不到的奇迹。偌大的中国、偌大的黑龙江省,有多少部电话?可电话偏偏就打到了我家,这是偶然的吗?是常人能理解,能做的到吗?这是师父的慈悲,是大法的神奇。我用多少感谢、感激的话也表达不了我的心情。师父看的是人心,我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以我的这一颗真诚的心精進实修,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苦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