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得法 珍惜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今年大年过后,我参加了几次大一点的集体学法,感到收获很大,特别是从中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平时学法时,读得太快,不能句句入心,字字入目,学法没得法。我悟到这是我平时做不好的根本原因,因为心中没法作指导,很难发现自己的执著心,特别是一到常人中,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我只学没得。通过集体学法,接触多位同修,看到他们的优缺点我都会用法来衡量一下,对的用其对照,去掉自己的不足,不符合法的,给同修指出,使自己和同修都得到了提高。在以后的学法中,无论是自己学,还是集体学,我都认真用心去学,不再求数量,达到句句入心,字字入目,每学完一遍都有收获,在生活、工作中时时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不再被常人心带动,给证实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今天拿起笔来,写下这篇文稿和同修交流,珍惜师父给我们的机缘。

一、和同修一起跟上正法進程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发完资料,转了一圈,一看时间还早,还是不想回家,师父点化我去了一个很久没见到的同修家。進屋一看我很吃惊,总以为他们非常精進的,看到的却是他们在看电视剧,心里很不对劲。正法洪势在突飞猛進的往前推進,精進的同修在不分昼夜的为救人而忙碌着,他们怎么还有时间看电视呢?坐下来聊了一会儿,知道她修炼状态不好,不想看书学法,炼功就更少了。当时想问她为什么,她却吞吞吐吐,我想肯定有难言之隐(因当时她丈夫在场),就不再问她,聊了一会就走了。

第二天趁她丈夫不在去了她家,了解到了她的具体情况:“七﹒二零”之后,他们一家三口去北京证实法,遭到邪恶的迫害,丈夫被关了起来,由于她正念强、孩子小放了回来。到家遭到婆婆公公的一顿毒打,还去她工作的地方大吵大闹,自家的姊妹也阻拦,把大法书给藏起来,不让她学,不让她炼。不久丈夫出来后,好象变个人,不学法也不炼功了,脾气大长,特别后来当官以后,更是变本加厉,一有不顺心夫妻俩就打仗,对家庭她几乎失去信心,可为了幼小的孩子,她不得不维持着这个家庭。而且经济条件也不是太好。

听到这些,我明白了:是邪恶的迫害几乎拆散了这个家庭,师父不想丢掉一个弟子,她是师父的弟子,我有责任把她从迷茫中唤醒。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给她讲周围同修精進的情况,对她触动很大,她很快就跟上来了,溶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三件事都在做。由于她的改变,家庭环境也变了,丈夫不再随意打骂她,夫妻和谐了。在此,我无意炫耀自己,是师父给我了一次机会,大法救了同修,我只是按师父的点化,动动腿,动动嘴而已。

三、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

正法时间所剩不多,面对面讲真相是最快最直接的救人方法。我在工作环境中讲得比较多,因为我是临床护士,接触病人多、陪人更多,只要有机会就讲真相,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有无官职,不论来自哪个工作单位,只要来到我身边,就是有缘人,他就有机会得救,上有市级领导,下有平民百姓,只要我正念足,师父都会安排讲真相的机会。有的一讲就明白,不用三言两语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有的需要时间,也有的说破嘴皮也没用,他就认为是邪党给了他现在的幸福,身在病痛中还觉得好。

去年冬天,我班上来了一位肝硬化、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三十多岁的妇女。自她入院就不停的呕血,量很大,各种药物都无济于事,最后插三腔管也止不住,眼看这个生命就要结束了,她的母亲、姊妹、丈夫都哭个不停,医生看真的不行了,就告诉家人准备后事吧。为了让年幼的孩子再看妈妈一眼,深更半夜把孩子带到病床前,孩子叫声“妈妈”,她强撑着睁开紧闭的双眼,含着泪水,目光中流露着强烈的求生欲望。看在眼里,我心里在翻滚:这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人世,年幼的孩子失去母亲,这是何等的痛苦,见死不救,你是什么大法弟子?我要给他们讲真相,用大法来挽救这个生命。于是,先把她母亲叫到一边,简单的把真相告诉她,并且叮嘱:这是唯一能救她命的一个办法了。她母亲带着怀疑的目光看我,我肯定的回答:“一定行,师父慈悲每一个生命,只要你心诚”。

她表示感谢,有赌一把的感觉,全家老小都在床边默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奇迹出现了,她的出血停止了,医生都感到奇怪,唯有我和她全家心里明白,现在感到遗憾的是,当时没告诉病房所有的人,起到更好的证实法的作用。接下来劝三退,她的母亲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很快就退出了邪党的团组织,家里的其他人也都退了,偏偏病人不想退出邪党的少先队,怎么讲她都不听,她母亲、妹妹、丈夫都说:“你都这么大了,留它有什么用呢?”我想她一定会退的,反正血止住了,退是早晚的事,就没放在心上忙别的去了。

大约第四、五天的样子,病人的出血又开始了,这次更凶,上面吐,下面拉,家人又是一片混乱,她妹妹在护士站跪下求我:“阿姨,救救我姐吧”。我心里知道,这是邪灵在作怪,我一边发正念:清除阻碍她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另一方面告诉她妹妹:“一定让她点头同意退出少先队,否则真的没命了”。她回去很久,才回来告诉我:“阿姨她答应了。”

我心里为这个生命高兴,她这才真的得救了。过了两天的样子,她的吐血停止了,可下边拉个不停,但量不再那么大,这次她的出血持续了近一个星期,次数、量都是逐渐减少的。在后来的时间里,她的家人都很紧张,丈夫几乎失去信心,但两周后她还是康复出院了,在出院的时候,他们脸上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并且一再对我表示感谢。我再三告诉他们,是师父、大法救了你们,谢就谢法轮功师父吧。病人始终把“法轮大法好”护身符戴在身上,并且告诉我:“阿姨,这个我永远都不会丢的。”

到现在离病人出院快有一年了,她没再来过医院,这是很少见的,和她一起住院的一个病人病情比她轻得多,这一年内来了七、八回,每次告诉她总是不信,还振振有词:“我们都不上医院,你们医生、护士吃什么?”言外之意她在做好事,用她的钱养活我们,我也很认真的告诉她:“你们都不来,医院关门,我们可以去干其他的工作,这样既节约了资源,我们还可以多创造价值,这多好啊!”当然写出来这个不是说我多么高尚,是大法改变了我的观念,不再用常人的观念想问题,这是师父的慈悲,法的伟大。

当然,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时遇到顽固的人真的还救不了他。大约今年三、四月份,我班上来了一个年过花甲的女病人,她胃痛、头晕、全身不适,那种痛苦的样子,让人看了难受,虽然知道是她以前欠下的业力造成的,但这样的生命我们也得救,于是趁换吊瓶的机会告诉她:“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没吭声。当时我以为她难受的不想说话,就告诉她:“在心里想就行了,不用出声”。后来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因为以前好多病人我都是这样告诉他们的,等病情缓解,他们都会主动的去找我了解真相,并且退出邪党的组织,我认为她也会如此。

过了几天,我单独值班,她的丈夫还真的来找我了,我就给他讲起了“四﹒二五”万人上访、“七﹒二零”迫害开始、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当时他也表示相信这些是真的,可是劝他退出邪党的时候,他不干了,几乎是雷霆大发:“你这么年轻(在他眼里我是小了些,过了不惑之年的我,知道是大法给了我现在年轻的容貌),还想不想工作了,跟共产党斗,你还是嫩了点,你吃着共产党的饭,拿着共产党的钱,我看你是不想好了……”。我没有被他吓到,笑着告诉他:“大叔,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我这是为你好,看您老面善、有福相才说的,我这些话没有一句是假的,在不久的将来会真相大白的,您老退了也会有福报的。”一看我说这些,他也缓和下来了,但还是坚持不退,我再告诉他:“大叔,退不退是你的选择,或许我给你讲的还不够清楚,以后还会有有缘人给你讲的,祝你老幸福、长寿,你回去休息吧”。这时,走廊里有几个陪人站这听,我依然如故的笑着,望着他的身影,我给了他一个正念“你一定会得救的”。后来,病人也找过我,告诉我共产党多么“厉害”,怎么不容易才建立了“新中国”,“我们要珍惜眼前的幸福,你年轻,没经历文革,如果是那时,你肯定完了”等等。我也给她讲了许多,她也承认都是真实的,但由于被眼前利益迷惑,最终他们夫妇俩都没退出邪党的组织。

通过这件事,我在以后的讲真相、劝三退中,更加严肃起来,时间再紧,也要让人听明白为什么要他退才征求他的意见:是否愿意退出,不强求,不退的都会给他们一个正念:“你是有缘人,以后还会有更有缘的人救你的,希望你得到真正的幸福。”

以上是几个发生在身边的比较突出的例子,三件事都在不停的做着,当然比起精進的同修,我做的还是微不足道,但我努力着前進。我知道,修炼是严肃的,我们随师走到了正法最后,我们要珍惜这难得的机缘,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救度更多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