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

一、喜得大法,走上修炼

我于一九九八年初得法。修炼法轮功前,由于我丈夫大男子主义相当严重,结婚二十多年来,一直吵闹,最后发展到离婚地步。这使得我多年心情不好,三十五岁就已“闭经”,再加上神经衰弱,引发的各种疾病,对人生产生了绝望,认为白来世一趟。就在我困惑迷惘之时,一个朋友告诉我,她看了一本书《转法轮》,书中讲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告诉我,受委屈越大,你得到的德越多,对你越好。就这一句话,吸引了我,我马上借了这本书。看完后,我觉得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佛”字,认为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本宝书,不愿还给人家,但书中讲了“真、善、忍”做好人,不还吧,不符合书中的要求。让我十天看完的书,推迟了一个月,才还给朋友,还书时,朋友说,你愿意要,那你就把这套书(她准备给别人的书)先请回家去吧。

后来我又看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录像,接着参加了晨炼。第一个早上,炼完功后天还不是太亮,我想再躺一会儿吧。我的头刚一挨枕头,一个声音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你能圆满”。当时我也不知“圆满”是什么意思,但又觉得这句话非常重要,一直藏在心里不愿说,参加集体学法后,逐渐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炼功一个月后,全身疾病全无,走路象飞一样,浑身轻松。心情也开阔了,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在工作和家庭中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原来不平静的家庭和睦了,工作上不争名、不争利。勤奋工作,我分管的工作,当年被市局评为先進,市电视台还来我县录了像。单位给各科室的二百元钱,我也没要。

二、去北京证实大法

就在我修炼一年多后,江氏集团一伙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全面迫害。当时的气氛象天塌了一样,所有的媒体都在诬陷法轮功。到单位上班后,同事们都听媒体造谣,议论法轮功(我们七、八个人合用大办公室)。我听后经常在办公室和同事们大声争论。局长知道后,把我叫去,不让我在办公室再说法轮功的事。回到家里,电视报道的也是诽谤法轮功的,邪气充满了整个空间,我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喘气都困难。正在我迷惘之时,有一次学法,师父的一段话突然点醒了我:“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转法轮》)我猛然惊醒,心豁然开朗,谜团解开了,身体也轻松了。

那时有很多学员去北京上访,我县辅导员认为上访是错误的,我也迟迟不敢走出去,就在家里默默学法。在学法时,我多次掉泪,有时还哭出声来,心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诬陷时,不敢为师父说一句公正话,真不配再修这部法。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在给很多人讲法,众弟子都坐在地上,师父站着,我拽着师父的裤脚喊着:“师父,您受着这样的诬陷,您还在讲,您太慈悲了”,放声大哭,哭醒后,心中说:我一定要去北京。

后来经过同修们多次切磋,一致认为去北京是对的。我们准备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两个横幅,在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下班后乘车去北京。约好我们三位同修一块走,上车时,谁也找不到谁了,那我就一人去吧。在车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翻个不停,想着我这一走,别人都羡慕的工作恐怕没有了(当时承认了旧势力安排,还做了坐牢的准备),十岁的儿子无人照管,年近八十的老母是否承受得了,各种亲情一起翻了出来,娘家、婆家只有我一个人修大法。

为了鼓足勇气,我就背师父的经文《位置》和《真修》,排除了杂念。到达市里后,一下汽车,我好象是从贝壳里钻出来一样,浑身轻松,卸掉了沉重的包袱,我终于走出来了,心情无比激动。我在车站买票时,一位同修找到了我,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到达北京时正是早晨,我们准备在天安门广场人多时,再打出横幅。正在转悠时,一位当兵的走到我跟前,让我骂师父,我说:“我不会骂人”,他骂了一句,我说:“骂人是不文明的”,他大喊一声:“法轮功!”一拥蹿出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推到车上,我被送往驻京办事处,下午由县公安局接回,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放回,同年十月被停职停薪,不给一分钱生活费。

三、讲真相,救众生

几年来,我们利用着各种形式讲真相,救度着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刚开始时靠资料点供给的资料,我总觉得太有限了,救度众生的力度不够,我就用硬纸刻印模,往黄纸上刷红字,做标语,贴的满城都是,因是黄纸红字,即新鲜,又显眼。这样一做,对公安和“六一零”震慑很大,据说“六一零”人员骑车围城去看,他们又不揭。时间长,褪色后,我们再贴,那段时间,别的同修也做,我县县城的墙上、电线杆上基本上没断过。明真相的常人见我后说,该贴了,不然人们说你们法轮功不存在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的真相内容也不断的充实。后来,我们就改成了手写,这样能把内容多说点。几年来,我们基本上没有间断过,尤其在“法轮大法日”和过新年,为了给这喜庆的日子增加气氛,我们都是用黄纸红字贴很多标语。一是震慑邪恶,二是让人们在空闲时间多议论。

我还利用书信形式讲真相,平时注意搜集《明慧周刊》上刊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的名单,如县委书记、公安局长、警察、监狱、劳教所、政法系统人员等,给他们寄信。一般我都是手写,用印色纸一式四份,我认为手写的信,一般邮局查不出来,二是收信人也重视。再夹上一、两份资料,不超重为好。对县委书记和一般领导干部,因他们不是直接迫害人,我就用讲道理,从信神方面多写;直接参与迫害的,就用善恶有报比较严厉的词语。

在帮女儿带孩子期间,我利用大城市邮筒多,投寄方便的优势,每个邮筒放一、两封,利用孩子睡觉时间写,然后带孩子出去发放,走十多个邮筒、二十多里地,因是冬天天气比较冷,孩子的脚冻的紫红,孩子也不哭,有时,孩子在车上就睡着了。我也不娇惯孩子,我带他的时候,孩子从来没有生过病。为了救度众生,我们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心里甜滋滋的,几年来,共寄出真相信件约有六百多封。

自从师父发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感到救人的时间更紧迫了。我从小就不爱说话,表达能力也差,自尊心强,爱面子,再加上我在县委、政府机关工作多年,一时面对面讲真相,只限于家人、亲戚、朋友中,迟迟走不出来,看到其他同修都能走出来,我也很着急。向内找,都是自己爱面子的心造成的,一定要突破它。我先找正念足、怕心少的同修带我,先走出来,去怕心。出来一段时间后,怕心少了,我就找讲真相讲的好的同修,学习她们的经验,慢慢的比较成熟了。

在去农村讲真相时,我和一位同修碰到一件事,对我鼓舞很大。我们过河后,刚上河沿,河口上站着一位老年妇女,正在观望,我们给她讲真相,她说:“知道、知道”,我们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我家供的神圣告诉我,快到北河口接高人”。我们给她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她都高兴的接受了,同时还一再挽留我们到她家吃晚饭。

通过近两年去农村面对面讲真相,一是救人,二是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如怕心,自尊心,显示心,争斗心,及怕脏的心等等,真是象云游一样,苦中有乐。同时也体会到了讲真相,其实实质上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在人的空间动动嘴和腿罢了。

四、坚信大法,走正路,去执著,勇猛精進

在我修炼的路上,触动最大的是个别同修说我是特务。我从小就怕被批评,在母亲和老师眼里,我是最听话的孩子,我也是自尊心最强的人,从我记事以来,基本上没有受过批评,所以从上学到工作都没有落后过,我也最怕别人看不起自己。这种心在常人中也许是个优点,但在修炼中,就成为一个障碍,为了去掉这个心,有两件事对我的触动最大,一是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后,警察把别的同修铐在车棚的铁棍上,把我铐在公安局门口的大树上,双手抱着树,警察吃过晚饭后,没事到门口散步,正好都围过来看我。那时,师父把我的爱面子心去掉了,我觉得自己很伟大,大胆给他们讲真相。从此以后,我感觉胆子大了,什么也不怕了,把羞羞答答的面子心去掉了。

再就是同修说我是特务,那段时间冒出了很多人心,如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等。想想自己几年来基本上都能跟上正法進程,也没邪悟过,在监狱里也没出卖过同修,更没做过对不起同修的事,我错在哪里呢?那时,我最要好的同修也不理我了,《明慧周刊》也不让我看了,真相资料也不给我了。我想找同修谈谈吧,人家也不见我。没办法,只好写了两封信隔门缝送去,那时我正做着用书信讲真相的事情。怎么办?刚开始我认为同修这么做,是让我提高心性,扩宽自己的容量,那就多学法吧,一个月时间没出门,我把“七﹒二零”以后师父的讲法都学了一遍,书写了五百多份真相标语,一百多封真相信,送寄县各党政部门和学校。我想:邪恶想拖垮我,我一定要修。我到一百多里外的娘家找《明慧周刊》,不给我资料,我就自己写。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抱着一种不平衡、斗气的心做的。但是我在做的过程中,师父也在加持我。比如,晚上出去贴标语,一贴就是两、三百份,定十二点前赶回发正念,贴完后到家一看表十一点五十五分,贴二百份也是那个时间,三百份也是那个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各种考验都有,如我有时人心翻出来时,认为同修的境界低,修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如其它教门的信徒,我这一想,其它教的朋友都来找我,劝我改修他们的,我都一一谢绝了。有一次,我人心翻出来时,心里特别难受,怎么办,求师父,我说:师父我哪里错了。一个声音打入耳旁:“否定它!”我心中忽的一亮,我立刻去找同修说明此事,见同修后,她说正要找我,我们坐了很长时间,从此化解了同修之间的间隔。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情,向内找,一是邪恶为了间隔同修,不让我们形成整体,制造的一些矛盾;还有同修至今还在误解的一些传言;再有是我自己的执著心,如显示心、傲气心、欢喜心和怕心,造成同修认为我不理智(我自己认为头脑简单,做事不考虑同修的承受能力,不修口,做事大大咧咧,还自以为是堂堂正正)等一些原因。

总之,通过几年的修炼,在证实法的路上,虽然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在修心方面做的还不够扎实,和周围的同修比,还有一定的距离。今后,我要扎扎实实的走好每一步,修炼的路越走越窄,我越要稳健的、理智的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希望,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