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师尊普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小弟子,得法时不到五周岁(后来不断的学师父的经文才渐渐明白了得法的真正意义)。得法前身体不好,一个月有二十多天生病,因为当时年龄很小,没有太多的人心执着,在父母的督促带动下,走入大法修炼,身体也越来越好。随着学法修炼,渐渐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了师父与大法的伟大和我能得法的幸运。回顾以前修炼的历程,有很多感悟,在此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这十二年得法修炼的点滴。

得法初期我们一家人都很精進,每天参加集体学法。那时我还小,一边抱着褥垫当孩子玩,一边听同修读法,妈妈以为我溜号了,问我同修读到哪了,我全能接上(后来看师父讲法才知道小孩有小孩的状态)。那时我已经会背《论语》和《洪吟》,而且《转法轮》也能全部通读下来。别人都很羡慕我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能认识这么多的字,这也证实了大法的超常,同时也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是我的惰性还很强,每次炼法轮桩法我都会借口上厕所来躲避“头顶抱轮”,当学到师父说“德多的人悟性高,也能吃苦,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哪怕是在身体这方面承受多一些,在精神上承受少一些,都能长功的。”(《转法轮》)时就想我宁愿在精神上过关,比身体上承受痛苦好一些。(其实这正是自己的执着——求安逸心。)

刚得法两年,迫害就开始了,当时看着电视里邪恶对大法和师父的诬蔑,我并没有动摇,因为当时没有太多的人心,只觉的父母都坚持修炼,我也不能放弃。那时我刚上小学一年级,父母每天带着我学法,有时也带着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后来有一段时间,上三年级的时候,几乎有半年时间不用心学法,爸爸、妈妈怎么劝就是不爱学法,贪玩,最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天中午放学,我急着过马路跟上另一位同学,刚跑到马路中间,就与一辆出租车相撞,头撞到车子上,司机下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想我是炼功人没事,就告诉他我没事,当时围观很多人,这时同学给我爸爸打电话,爸爸和姑姑赶来了,我的前额起了一个大包,那司机将客人送走又回来了,要给爸爸钱,又要送医院。爸爸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做好人都习惯了,孩子没事的,你走吧。那司机很感激就走了,回家后爸爸、妈妈和我都向内找,我意识到自己学法松懈,邪恶想来取命,多亏师父保护,才逃过此劫(谢谢师父!)。当天下午上学的时候前额的包就没了,老师和同学都不敢相信我被车撞过。

在父母的鼓励下我于零五年暑假开始背法。背法的过程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刚开始时和爸爸一起背法,几乎每次背法时我都会哭一场,就因为自己背的不好还不让爸爸提醒,其实就是去名心的过程。当时那种剜心透骨的难受让眼泪不断的往出流,魔性大发时把枕巾都揪坏了好几个。经过九个月的时间我终于背完一遍《转法轮》,第一遍背的时候心性很差,爸爸为了让我好好背法甚至还采用物质诱惑的办法。

随着一遍一遍的背法,我心性提高的很快,由开始的又哭又闹到表面上能忍的住但心里过不去,后来基本上能不动心了,认识问题也逐渐走上了成熟。上初中以后就不断的被情魔干扰,开始时是瞒着父母,后来时间长了,邪恶就钻空子迫害我的身体,有一次是起麻疹,发高烧,才向内找,针对情魔干扰和父母交流,多学法,才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经过两三次,终于逐渐成熟了,将坏事变为好事,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高中。

上了高中,学习变的更紧了,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才放学,一个月只休息两天。为了保证每天的学法,只有在晚上放学后用一个小时左右学法,一天背《转法轮》,一天学讲法和经文。而且爸爸、妈妈还反复叮嘱我平时在学校要多背法和发正念,尽量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事实证明只有当我法学的好时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学习上的事情自然迎刃而解。每当我把大法放在一边而过于执着自己的学习成绩时,考试结果就很不理想,心情非常沮丧。然而此时恰恰暴露了那颗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名利心。旧势力也正抓住了这一点干扰我证实法,让我本末倒置从而使成绩下降,然后击垮我的信心,让我消沉。现在想来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炫耀,自己的一切能力不都是大法赋予的吗?我的好成绩是师父让我用来证实法的,在学习中不断找到不足,提高自己,才会有更大的智慧,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每当我因成绩好骄傲或因考不好而沮丧时,我就不断问自己:你学习是为了自己吗?成绩好不是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吗?你学大法是为了图名求安逸吗?你忍心看着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无数众生被淘汰吗?这样反复责问自己就能发现执着心的根源。

讲真相救人方面我做的很不足,我的最大障碍还是虚荣心,不敢开口,怕别人瞧不起我。修炼大法是多么神圣的事,我竟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真是愧对于师父的慈悲救度。当我法学的好时救人就比较有智慧,我先是引出大法的话题,对方通常是很惊讶的,然后我就進一步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如自焚伪案,大魔头为什么发动迫害和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形势,進而引出“三退”的原因、意义,曝光恶党的杀人历史及其本性。最后编一个化名问对方是否同意“三退”或者让他自己起名字。因为讲真相的对像都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基本上是当时就退的。也有一个同学说她回去再考虑考虑,后来我问过她几次她都说没想好。一次她来我家,妈妈已经将她劝退了,她回家问父母又打电话告诉我别给她办“三退”。后来通过妈妈多次讲真相,她和她妈妈终于得救了。从这件事中我也悟到了讲真相一定要顺着人的执着去讲,要真正生出大慈悲心,不能轻易放弃一个众生。

通过学习师父最近的讲法,我找到了很多不易察觉的执着。我发现自己有强烈的虚荣心、妒嫉心、不让人说的心。比如在学校里遇到长的漂亮点的女生盯着我瞅,我就表现出很高傲的样子,同时在极短时间内头脑中一下子闪出许多变异观念:我长的比她漂亮,我学习比她好,我稳重、大方、正直等等,完全和常人一样,甚至连常人还不如。事后我反思自己,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和使命,我管辖的区域内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我的一思一念都应该归正。一个未来的觉者怎么能妒嫉人呢?甚至妒嫉自己的众生?跟等着我救的人攀比虚荣?这是正法到了最后时刻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吗?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妒嫉心不去会跟佛搞起矛盾来,能允许这种事情存在吗?”(《转法轮》)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自我保护的名心和色心。师父给我的容貌是为了证实法,而旧势力就是利用人皮的执着心来扩大我的执着从而毁掉我。从小形成的虚荣心,甚至连别人无意间的一个眼神都会引起我心中的波澜,过于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完全不是为了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正法到了最后一步才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着,真是不精進啊。慈悲的师父迟迟没有结束正法就是在等象我一样不精進的弟子呀。我不能再沉浸在常人名利情的大染缸中,不能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不能毁掉那些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无数众生。珍惜正法这次万古不遇的机缘,从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的言行,做好三件事,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感谢师尊让我转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父母时常督促我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才使我能坚定的走到今天。虽然有很多地方做的不足,但是十分庆幸自己还有机会从新做好。有时我就在想自己做的这一切真的对的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吗?我真的是太幸运了,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的是万幸中的万幸,师尊给予我的一切是我永远都无法报答的。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只能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的做好,走正自己的路,不拖正法的后腿,不让师尊操心。

以上是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