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人到修炼人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回顾数年来,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修炼历程,真是感慨颇多。自己从一个常人到执着于自我的修炼者,到走出为私为我的圈子,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摔了很多跟头,走了不少弯路,走到今天越来越感受到,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和苦心救度,以及师尊安排下同修的热心帮助。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希望能与广大同修一起交流,共同精進,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1.学好法是做好证实大法工作的根本保障

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开始时只知道大法好,多做洪法等证实法的工作,虽然也经常看大法书,因不能静心学法,总觉的自己在大法门外转,不能溶入法中,洪扬大法的工作做了不少,但觉的提高很慢,且时常感觉身体很累。

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能从本质上改变常人观念,用常人心对待大法与修炼,以至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把旧势力安排操控的邪恶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用人心对待,并且由于常人心长期不去,使自己受到很大的迫害。在邪恶黑窝中经常感到正念很弱,面对邪恶的疯狂,思想中常反映出的是无望、无助与无奈。我经常反思自己为什么受到迫害?为什么看不到大法的庄严与神圣?开始时总找一些表面原因,从黑窝回到家后,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修炼中体会的加深,我越来越真切的体会到,自己走弯路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学好这部法!不能在法上认识问题。以至出现象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所讲的状态:“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

后来本地同修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在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中,我们都觉的在法上提高的很快,能够越来越清醒、理智、成熟,能时常把法摆在第一位,每天坚持静心学法,遇事向内找,用法来衡量,几年来一直较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在走自己的路,并且能时时帮助周围的同修,共同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一方众生。

2.做到是修,去掉根本执着,过好家庭关

我自小情欲心较重,向往花前月下、琴瑟和谐式的常人美好生活。走入修炼大法后,因为夫妻双方都是修炼人,对男女欲望都知道尽量遏制看淡,但是一直未能真正割舍,甚至有时还放任自己。这个根本执着因为一直未去,导致我身体上出现很多的干扰,特别是原来很容易的双盘腿,却出现盘腿困难,精神也出现易困倦,打坐迷糊,发正念手倒等现象;同时本地同修有好几个人,出现由于夫妻情欲较重,被邪恶钻空子而受到严重的迫害,遭绑架被劳教等被迫害事件发生。

我们对照师父大法,找到自己根本执着,我们夫妻共同决定,一定要彻底放下情欲执着,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首先我们分开来住,并在平时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是“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只要真正按大法实修,马上就出现师父说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转法轮》)我的腿又能够顺利双盘了,打坐不迷糊了,发正念手也不倒了。并且本地几次较大的迫害,我都直觉的感受到邪恶气势汹汹的向我而来,因为注意修去根本执着,符合了法对我在一定层次上的要求,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次我都能平稳走过来,从中我们都深深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圣与神奇!

几年的风风雨雨,在家庭的修炼环境中,我也深深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我们夫妻结婚前都已经修炼大法,结婚后在家庭生活中却矛盾不断,经常互相指责,甚至有时出现很大的家庭魔难,对此我一直很困惑苦恼。本来两人都修大法,应该比常人更加和睦才对。为什么总出现这么多魔难与麻烦?

后来有一次在矛盾之中时,忽然师父点化我,总在我脑海中反映出《转法轮》中的一句话:“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突然间一下明白了:我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严格按大法去做,只是嘴上说自己是修炼人,但行动上总是要求对方怎么怎么样,并没有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把每次家庭中出现的,用以提高我们的修炼机会,都当作是常人的家庭矛盾,没有用本性的一面认识,都是用常人心理解对待。回顾结婚几年来的种种家庭矛盾,几乎都是如此。明白了法理,心性提高上来了,魔难也真是就烟消云散了。

3.证实大法与证实自己

我在常人中是搞技术工作的,在证实大法的工作中,也多数是做些跟技术有关的工作。我个人在修炼中的体会是,如果把技术也看作是一种低层次的功能的话,很多同修(包括我)对技术的过份看重依赖,甚至是乐此不疲、废寝忘食的钻研、突破,如果不能把大法时时摆在第一位,不在大法的指导下,时时向内找向内修,很多时候已经是很强的在证实自己了。

师父在《洪吟》〈求正法门〉中讲过:“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我有时在证实大法工作中,(如视频资料的编辑等)如果遇到技术上的难题,常常能在废寝忘食的技术钻研中,感受到一种常人的乐趣,却很少体会到大法的神圣与超常。甚至有时清楚的体会到,自己是在研究技术中寻求乐趣,而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反倒放在第二位了。有一次为一位同修安装电脑系统,同修本人费了很大劲没有成功,我却很快就为其做好了。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同修也在场,另外这个同修问我:“你是怎么会的?”我随口答道:“我也是经过很多次的实践,很多次的失败中摸索出来的。”同修马上说:“你忘了证实大法啊!”我当时心里一惊,在随后的几天里,我时常回想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我的这句话“你忘了证实大法啊”。

是啊,在多少次的打印机出问题时,在多少次的上明慧网出现困难时,我往往首先考虑的是常人的技术问题,没有首先考虑到大法的要求,没有首先考虑到发正念、考虑到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与破坏。为什么很少感受到大法的庄严与神圣?为什么时常感到身体很累?为什么经常遇到很多不该有的麻烦?抱着常人心,立足于常人的基点,没有大法的力量,没有师父的加持,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当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改变了以往的工作方式。在做证实大法工作之前,我都先静心学法,时时记住用法来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事,同时向内找自己的心,用法来归正自己,我现在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在法中的不断升华,并且越来越清醒的知道了什么是“证实大法”。

4.学会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今年四、五月间,本地恶人根据上面邪党的指示,又开始预谋迫害当地大法弟子,首先他们去电信部门调查上网记录,企图找出上网点资料点,据在电信部门工作的大法弟子讲,恶人调查的人名单中第一个就是我,同修托人转告我要小心。我听到此消息后,首先在心里坚定的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这种迫害,并发出强大正念彻底清除邪恶安排,不允许邪恶利用任何借口迫害大法弟子。同时我开始对照大法向内找,反思自己平时的所思所行,是什么原因造成邪恶有借口预谋迫害我们?

在师父的点化下,“名单中第一个”中的“第一个”三个字总在我脑中浮现,我突然意识到是我的显示心招来的麻烦。师父讲过:“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看看自己这段时间的状态,确实有点不太正常,经常在同修面前显的有些沾沾自喜,觉的自己做的也不错,一段时间内也很平稳,在同修中也听到过不少赞扬夸奖。其实听到夸奖时就应该警觉了,可我当时只是敷衍的谦虚几句,没有时时事事在法上看问题。意识到这些之后,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真是“了卻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随着执着心的放下,我好象感觉到向我而来的邪恶也随之灭掉了,周围的空间场又变的平和了,我真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玄妙。后来这场预谋的迫害,也随着当地大法弟子的齐发正念、否定迫害而破除了。

还有一件事情也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在大法中修炼向内找体现出的神奇。近来一段时间,我突然经常发生右侧头痛,经过发正念清除也收效甚微,并且有加重的趋势。每当发生头痛的时候,我心很烦躁也很苦恼,不知什么原因造成的。有一次头痛又发作,这时我正要学法,以前头痛发作,我一般都是去睡觉来缓解疼痛。这一次我忍着痛坚持学《转法轮》,当学到第四讲第一节“失与得”的最后时,一下子点醒了我,是呀,我一定是有什么执着心没有意识到,邪恶才钻我空子干扰迫害我。

待学完法,我静静的坐下来向内查找,到底是什么心造成的呢?慢慢的有一颗心越来越清晰的,象从水中浮起来一样浮现在我脑海中——怨恨心。是啊,长久以来我一直用常人心,对待周围的矛盾和不顺心的事情,嘴里对别人说遇到矛盾是好事,可心里却时时埋怨不平,觉的上天对我不公。正法到最后的最后了,我这根本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怎么能行呢?当我从心底发出一念,要去掉这颗不好的心的时候,真是太神奇了,造成我头痛的不好的东西,师父真的瞬间就帮我去掉了,我头不痛了。后来有时不严格要求自己,怨恨心再出现时,头痛微微又要发作,我一意识到这颗不好的心,灭掉它!马上头痛就消失,这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回顾数年来的修炼历程,想说想写的真是太多了,有时静下来时,时常感到能在师父的指引下,在大法中熔炼真是太幸福了。虽然也经历了很多痛苦与魔难,但是回头看看,这些魔难只不过是使我们变的更清醒、更理智罢了。如果我们真的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扎扎实实的学好这部法,正念很足的在法上认识问题,很多魔难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对照大法,我还有很多意识到和意识不到的执着心没有放下,特别是发正念重视还不够,救度众生做的不很主动,向内找的力度还远远不够;我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争取早日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