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更多的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

一、喜得大法获新生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曾是一个性格内向、不爱出头露面、体质很弱的人。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的生命获得新生。

在我听法第一天回家的路上,就感到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法轮在我的小腹部位不停的旋转。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他决不是一般的气功。炼功不久,我的颈椎增生、肩周炎、风湿、妇科病等都好了,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让我苦恼很长时间的脸上的斑,多次做美容都不见效,炼功不久就神奇的消失了;原来没上过学的母亲能读《转法轮》了。

这一切神奇的变化,让我这个无神论者彻底折服,我认定这就是我一生要追求的真理。我的内心发出一念,无论修炼的路多么艰难,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从那时起,无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我几乎都去炼功点给大家义务放炼功音乐,然后送孩子上学后再去上班,原来干一点活就累的我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儿,性格也变得开朗了,经常利用休息日骑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各处洪法,热心跟有缘人介绍大法。

二、在特殊的环境下,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三年的魔炼为我以后的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我曾经几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在劳教所,邪恶用尽了各种招术也没有动摇我对大法正信,反而使我对大法更坚定,炼就的更成熟。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呵护着我,使我每次都在残酷的迫害中正念闯出黑窝,溶入正法的洪流。正如师父所说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是师父在正宇宙的法,邪恶的表现只不过是在最后被清除时的垂死挣扎,大法弟子是在世间这样的一个环境中修自己,救度众生,建立觉者的威德,同时圆满着自己。我体悟到,在修炼过程中,无论在任何环境下,当我们能够放下生死的时候,大法无所不能的威严就会展现出来,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在劳教所,当我遭到殴打折磨时,我都不觉的痛苦、疼痛难忍;当我绝食时,没有感到饥渴难忍。我知道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啊,每当这时我的泪水都在不停的流,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放心吧,弟子一定会做好。

记得刚到劳教所,我们就很快看到了师父的经文《理性》,当时的劳教所十分邪恶,许多大法弟子都在绝食抗议迫害,那时我在拘留所已经绝食二十多天了。师父的经文象一盏明灯,在黑暗中为我指明了修炼的路,我继续绝食反迫害,拿起笔来曝光那里的邪恶,讲真相,救度世人。

在那样的恶劣环境,能够坚定的卫护大法就是证实大法,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当时,同修们放下生死开创了比较宽松的环境,绝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用出工奴役劳动,我可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当时在邪恶封锁很严的情况下,我们写的《给中央政府的一封信》及许多揭露迫害的文章都发了出去,有的发往明慧网,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黑窝的邪恶。这使邪恶十分震惊,同时感到很蹊跷。他们哪里知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道理。据说此事震动了当时的国务院高官,后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严酷了,可是无论封锁的多严,我们照样能够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这让邪恶十分害怕。

邪恶为了不让弟子看到师父的经文,除了经常搜监、包夹外,还想出了绝招,把大法弟子家属送来的衣物,除了棉被、棉袄用剪子剪开检查,其它包括羊毛衫、西服、毛裤等全部用洗衣机用力搅,然后再给大法弟子。可是我们还是能够看到师父的新讲法,气的邪恶无可奈何,说法轮功真神了,他们师父真保护他们。邪恶可以抢走经文,但是我们背在心里的法,邪恶是抢不走,抹不掉的。

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我们每天照样背师父的《论语》、《洪吟》等,“法轮大法好”的呼声经常从食堂、操场、各个监室传出。同修除了在监室开创炼功环境,还利用排队、出操或外出机会集体炼功,那时的邪恶真是防不胜防,经常忙作一团,为此邪恶取消了出操等活动。所有的大法弟子心很齐,每时每刻都在证实大法,同修们还利用在工厂奴役劳动的便利条件,制作横幅,并把绣成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操场展开。

有一次,邪恶在大礼堂开大会,我和另一个同修在千人的大会上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传遍了整个礼堂,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到劳教所不久,一个年轻的队长头子找我谈话,我智慧的和她讲真相,后来我又给她写了真相信,我发现她的良心被触动了,对待大法弟子不那么凶了,后来她被调走了,换了一个很邪恶中年女队长。一次这个中年队长把我叫到她办公室谈话,我不知道她原来很邪恶,当时我很和善,就是一念,一定要让她知道大法好,不要迫害法轮功,她和我谈了很多,谈的很深,最后她说了一句:我是无神论者,但我很佩服你。那时她对大法弟子表现的很恶,可是对我她总是笑笑,表示一下关心(也许是伪善),从来没有直接对我下狠手。

在那里,除了给队长讲大法好外,还跟包夹讲真相。许多包夹都被大法弟子的宽阔胸怀感动了,他们有的不再打大法弟子,有的主动给大法弟子传递经文,有的还炼起来法轮功。有的队长明白真相后调离了。在劳教所里,无论是队长还是普通犯人都很佩服那些坚定的、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大法好。只不过有的恶警为了利益昧着良心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师父的呵护下,后来我经过几十天的绝食终于正念闯出魔窟。我当时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家人都哭了,以为不行了,我安慰他们,我没事,有师父呢!很快我恢复了健康,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家人、亲戚、同事,包括警察都知道大法的神奇。看到大法神奇,丈夫也开始理解了,由原来的害怕变得敢于跟恶警评理抵制迫害,原来修炼的家人开始精進了。

三、建立家庭资料点,证实大法 救度世人

在中国大陆障碍大法弟子最大的就是怕心,尤其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期,在红色恐怖下,大法弟子能不能走出来;面对周围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绑架,自己能不能顾全大局,做到“无私无我”勇于担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做好“三件事”的同时,积极营救同修,都构成了对大法弟子的严酷考验。

从劳教所出来后,因为我拒绝“转化”,原来的单位解除了我的工职,并派人监视我,每到敏感日,派出所、“六一零”就上门骚扰,把我列为“重点”。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由于自己长期遭受非法关押,法学的太少,讲真相带着急心、怕心,效果不好。于是我开始认真学法,把师父的法从头学了一遍,我悟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要想做好三件事,真相资料必须得跟上。由于当时资料点很少,于是我得到家人的同意,决定成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三年,我利用自己原来学的一些简单的电脑操作知识,开始成立家庭资料点。我买了电脑、打印机,不久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字等技术。那时突破网络封锁比较复杂,许多同修都没有电脑,有的不敢上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排除了怕心等干扰,负责了当地明慧资料的上网和下载,及时向明慧发送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写揭露迫害文章、编制当地真相资料。后来又成立了几个资料点,负责明慧资料的协调工作。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被曝光,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这使市里的“六一零”非常仇恨、害怕,开始疯狂的查找资料点,先后有多个资料点被破坏。

二零零四年,由于同修的揭露迫害文章很多,一些老年同修都不会电脑,年轻的都上班,我虽然全身心的在做,可是还是忙不过来,每天的工作量很大,完全处于做事当中,在加上同修来来往往,加大了不安全因素,我几乎没有时间学法,人心膨胀,后来我被恶人绑架到劳教所,电脑、打印机被抄。

不久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闯出劳教所,我没有被吓倒,马上又开始重新组建家庭资料点。并帮助其他大法弟子成立资料点,那时的资料点已遍地开花。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去人心的过程,纯净自己的过程。现在我真正明白了师父为什么经常嘱咐我们多学法。学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否则就是常人做大法的事。

通过学法修炼,做资料时的心态纯净了,没有了当初的做事心、显示心、名心,就是为了救度众生,揭露迫害也没有了怨恨心,多了一些慈悲心,怕心也修去了很多。现在我们地区几乎每个同修都有了电脑,很多都成立了家庭资料点,现在自己负责的资料点,除了上网、下载、制作传单、小册子、《九评》外,还刻录真相光盘,几年来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稳健运作着。

四、修好自己 平衡好家庭关系,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家庭环境就是我的修炼环境。所以修好自己,平衡好家庭关系成了我修炼的主要内容。要平衡好家庭关系,首先得修好自己,去掉人心,任何一颗人心都是一堵墙,阻挡着修炼的路。

我从劳教所出来面对的除了邪恶的迫害、跟踪、骚扰,承担着制作真相资料的大法工作的巨大压力外,就是面对现实生活中名、利、情的诱惑。有的时候触及到自己最不愿意触及的执著时,真的是剜心透骨,真有“百苦一齐降”的感觉。

我曾经执著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我们夫妇俩都有学历,十分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而且虚荣心、名心很重。“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十年的修炼,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有了更深的认识。

修炼真的很严肃,任何一颗心都是修炼的障碍,都是要修去的。首先面临的是利的考验,从劳教所出来后,首先面对的就是自己优厚的工作没有了,我多次去单位讲真相(当时的心态不是很纯净),要求恢复工作都没成功。

那时我们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丈夫不太多的工资除了养家、供孩子上学,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吃药,还要负担农村婆婆的全部生活费用和医药费。父母这边母亲没有工作,修炼的亲属被迫害的没有工作,生活也十分困难。自己原来上班攒的几万元积蓄,在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被亲属买房、做生意借光,他们有的做生意挣了钱,也不还,一借就是七、八年。当时我们也需要钱,却只能另想办法。面对这一切,虽然心里不快,但表面还算能过得去,因为当时去北京证实大法,自己早把这一切放下了。

由于自己长期遭受迫害,丈夫、孩子跟着吃了不少苦,现在又花丈夫的钱,觉得欠他们的很多,总想弥补一下。那时我承包了所有的家务、辅导孩子作业,每天还要做好三件事,休息很少,十分忙累。丈夫每天喝酒、玩麻将很晚回家,而且还把他家农村的亲戚安排到市里工作,长时间吃住在我家,我每天要照看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

孩子面临着升学考试,学校老师经常找我,说孩子学习成绩不好,上课说话,不注意听讲。回家我跟孩子讲,他根本不听,而且也不完成作业,放学还到网吧玩游戏,我虽然忍着,可是心里还是过不去,其实是自己没有放下,带着埋怨心跟孩子讲道理。临近考试,班主任又找到我开家长会,让我们给孩子另找出路,不要参加中考,否则影响升学率。亲戚、朋友都怨我,说是我给孩子耽误了。认为都是因为我学大法,被迫害的没有时间管孩子,给孩子造成精神压力,所以孩子学习不好。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我都尽量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放下人心的执著,让他们说去吧。嘴上说不动心,可是我最怕的是别人问我孩子的学习成绩。我经常安慰自己,别再执著世间这无常的东西了,能够得法太幸运了,好好修吧,人各有命。

后来丈夫几乎天天很晚回家,而且脾气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别人告诉我,他和别的女人好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曾是我特别熟悉的好友。这一下我受不了了,多天来的委屈一下象火山一样爆发了,妒嫉心、怨恨心、面子心、虚荣心都起来了,跟他干起来了。这时师父的讲法响在耳边:“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 “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师父在说我呀,为什么把世上的东西看的那么重呢?你是为大法而来的大法弟子,是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的圣徒,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呀。

我曾经觉得自己为了大法能够放下生死,为了大法能够放弃一切。没想到自己连这一点情都放不下。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读着师父的讲法,看到明慧同修的文章,有的做的那么好,自己很后悔、很惭愧,我流着泪问着自己,难道这比放下生死都难吗?我一定要放下,一定会放下。

但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彻底放下。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情还很重,父母之情、夫妻之情、母子之情、兄弟姐妹情都很重。“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记得刚得法时,我经常背这段法,以为自己早把情看淡了。

我意识到自己是应该从根本上去掉对情的执著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执著心促成的,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亲人会因为大法弟子的修成得福报,是邪恶的迫害给大法弟子和家人带来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花丈夫的钱不失德,不存在欠他的问题,是邪恶的迫害使我失去了生活来源。

几年来,我把主要精力用在做资料上,有的时候,为了做大法的工作没有时间吃饭,甚至想,丈夫不回家吃饭,正好我可以多做些大法的事,我也没时间陪他,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很自私。而且自己很少去关心丈夫,觉得共同语言少,对他玩麻将总是抱怨,生活上也有了间隔。

正是自己的变异观念被邪恶钻了空子,陷入情中,没有从法理上珍惜自己走过的路,不珍惜修炼的机缘,才造成了自己心性提高不上去。我是三界外的生命,低层邪恶的情魔怎么能够动了我那?彻底清除它,它不是我,我是为法而来、师父亲传的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特殊生命,是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金刚不动的正神,是有重大责任和使命的,怎么能够被三界内的肮脏的东西带动呢?我虽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沾染了不好的东西,但在大法熔炉里,我会修的更加纯净,更加圣洁。自己在常人中放不下的,恰恰都是修炼人要修去的。当我按照师父的法归正自己,纯净自己时,我心如止水。

当我明白这些法理时,邪恶的干扰彻底解体了,我的妒嫉心、怨恨心没有了,是师父帮我把这肮脏的东西拿掉了,当没有这些执著心时,周围的环境也变了。

丈夫虽然不修炼,但是很支持我做大法的工作,为大法付出从不吝啬。当我和他朋友讲真相时,经常帮着我讲:快退吧,我早就用真名退了。还自己主动劝三退。儿子也变得听话了,学习進步很快,考上了比较好的中学,更让我欣慰的是,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而且很精進。

我修炼路上,另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在修炼的亲属之间的矛盾中过心性关,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经常为了一点小事争执,不许说,一说就炸,爱听好听的,爱听表扬话。而且持续很长时间没有改進,这是我最苦恼的。

由于在人中长期养成的习惯,希望得到别人的好评、表扬、尊敬等心,名心很重,一听到不入耳的话就不爱听。总是不服气,执著自己,坚持自己,认为自己悟的对,其他同修都很尊敬自己,听不得家人同修提出批评意见,无论是对的和错的,都不爱听,拒绝的理由是对方的态度不好。

我深挖自己,还有一个肮脏的心,对亲情的执著,我把他们看成是自己的亲人了,而不是同修。认为自己平时在生活上关心、照顾他们很多,不但得不到尊敬,还经常教训自己,觉得没面子。这不是用常人的理在衡量问题吗?对别人有好处,别人就得对你好,这是求回报的常人心。

为什么爱听好听的,还有一个更肮脏的心,名,喜欢好的名声等,原来自己没认识到这颗心不好,认为大法弟子就是不能让别人说不好,一定要做好。现在想想,其实说好和做好这是两回事。当自己做好了,别人还说不好时,不爱听不是求名心吗?另外,求名心还反映在自己修炼的方方面面,当同修说自己修的好,法理清晰,就沾沾自喜。求名心,多可怕的人心,打开师父的经文《修者忌》,发现自己修了这么长时间,名、利、情都没有去干净,我一定去掉它,不能总用“修好了的隔过去了”,为执著不放找借口了。

我下决心,一定要做好,别人说什么都不动心,一定要忍住。有一次,家人同修一起给我提出批评意见,其实只是指出自己的不足,可是当时就觉得有点象开“批判会”,我心里明知道是考验,可是还是很难受,但我表面还是忍住了。为了防止自己发作,我佯装有事先走了,回到家里,我浑身无力,难过的躺在床上,我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好事,一定要修掉这个不好的心。过了很长时间,我开始恢复了正常,我知道自己的业力消下去了,师父把我不好的物质去掉了,我身体轻松极了。我发自内心的高兴自己没有炸,真心的谢谢家人同修给我提供一次提高的机会。从那儿以后,他们再说我不好时,我能够忍住了,不动心了。修炼真的很微妙,当自己忍住的时候,不是吃亏了难过,而是从内心高兴。

还有一次,自己一句话说重了,家人同修大声的吼着,撵我走,可是他们住的却是我的房子。我没有动心,而是向内找自己,发现是自己带着埋怨心在说话,没有一个修炼人的善心、更谈不上慈悲心,说白了就是一个常人。如果是在原来不但忍不住,还要回敬几句对方的不是,认为我是你什么什么人,我说一下你就发这么大的火,还撵我走。

虽然自己在这方面有了一点点改進,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动心,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真是希望无论出现什么事都不动心,达到大法对自己的要求,我相信我会做到的。

五、时刻想着救度世人 劝三退

几年来,我时刻把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我除了做大法资料外,克服怕心和不爱讲话的弱点,利用外出的机会跟世人面对面讲真相。主要利用去菜市场买菜时,讲真相,劝三退。农民一般都很纯朴,明白真相后,都愿意三退,几年下来效果一直很好,大部份人都接受,只有极少数不接受。

除了跟陌生的有缘人讲真相外,利用探亲的机会跟亲戚讲真相。为了让亲戚三退,我们两次去很远的长春劝亲戚三退。因为原来他们来我们这儿,我们多次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是敷衍,认为:你再对,共产党不让你炼,你就别炼,省得受罪。其中一个亲戚担任居委会主任,还干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不太好讲;另一个亲戚在邪恶的监狱当一个小头目,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干工作。

随着正法進程不断往前推進,意识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我们决定亲自去长春跟亲戚讲真相,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

不愧是师父的家乡,到了那里,我们看到亲戚的楼道里,几乎每层楼都有用红笔写的工整的“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没有人涂抹。我们带去了真相光盘,跟他们一个一个的讲大法好,中共镇压错了,并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告诉他们,这么远来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大法好,不要参与迫害,否则对自己不好。担任居委会的亲戚告诉我,去年她蹲坑看着大法弟子,过年的时候,一锅滚烫的排骨扣在双脚上,双脚都烫坏了。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告诉她全国各地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很多,迫害好人有罪,以后不要再管法轮功了,他们都是好人,讲真相是为了救人。她接受了,知道我们是为她好。在监狱上班的亲戚可能在监狱接触过大法弟子(他嘴上说他们监狱没关押大法弟子),只是听着,没有过多的反驳,我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答应了,那时还没有开始劝三退。二零零七年,我们再次去长春给他们劝三退,他们很爽快的都答应了,二十多人得救了。

跟亲戚讲真相最多的要算婆婆家,那年婆婆的肺心病又犯了,家里摆两个氧气瓶,八天八夜没断,输了八天液也不好,因为婆婆家都知道大法好,就把我叫回老家。当时婆婆已八天八夜没睡觉了,不能躺着,不能坐着,只能跪在炕上趴着,我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于是诚心大声念,不一会儿,她能坐着了,氧气也拔了,然后能躺下了,第二天能下地了,第三天恢复正常。丈夫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被感动了,他见谁都说大法好,还主动拿出钱用于做大法资料。妯娌和大姑姐也都说:大法太神奇了,难怪名牌大学的教授都学大法,(指我)宁可不要工作了也不放弃(大法)。这件事也轰动了全村,村里人都知道大法好。从那以后每到过年,村子时兴拜年,我都给村里人讲真相,劝三退,婆婆家成了临时的“退党服务中心”,几年来,几乎家家都收到过真相资料,许多人都三退了。目前,我的所有亲戚大约有近百人退出了中共邪恶,办了三退。

除了亲戚外,我的同事、同学、朋友、邻居,还有许多和我们有缘的人都明白了大法好,有的办了三退。

有一次,我到丈夫的朋友家劝三退,他朋友是邪党支部书记,是专管收党费,吸收人入党的。我和丈夫买了东西去看望他,跟他讲大法好,他也很认同,但是我看到他有很多顾虑,于是我跟他讲,工作可以干,但尽量不要主动让别人入邪党等等,讲了两个小时,最后他才同意三退。后来在一次车祸中,他躲过一场灾难,真是大法救了他。

几年的残酷迫害,使我形成了一个人的观念,对派出所警察没有好印象,不敢、不愿意跟警察讲真相。其实这是一颗很不好的人心,分别心,把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没有把警察当成要救度的众生。师父讲法中告诉过我们,“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都是有缘人,都是为大法而来的,而自己还有这个分别心,真是太自私了。其实还是自己的怕心在作怪,找到肮脏的心后,我去掉它,请师父加持弟子有机会救度他们。一次曾经到我家骚扰的警察,又借暑期到小区蹲点,我不停的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有机会我一定要劝他三退。因为那次他到我家,我跟他讲了很多真相,他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机会。有一天我和他正走个对面,我突破怕心,喊住了他,跟他讲三退,他环顾四周看到没有人注意,同意三退了,并且谢谢我,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又让一个生命得救了。

除了讲真相,救度世人外,还抽时间参与营救同修的协调工作。在奥运前夕,去北京邪恶的黑窝发正念营救同修。到参与迫害被营救同修的警察(同修的亲戚)家里讲真相,使他知道大法好,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他开始很邪恶,不听真相,很戒备,我们慈悲的跟他讲迫害大法弟子的后果,不是求他办事,他当时正在请病假在家,话语中我们知道,他曾经参与迫害、抓捕大法弟子,而且没意识到自己错了,我们几个同修配合,有讲的,有发正念的,他终于开始听我们讲真相,而且还问了些问题,其实他明白的一面多想得救啊,出来时他虽然没有三退,但答应以后不再参与抓捕大法弟子。通过营救同修也使自己去掉了很多私心、怕心。

以上是自己修炼的一点体会,在修炼的路上还有许多人心要去,还有做不好的地方,以上只是自己部份心得。现在深感时间的紧迫,要做的事很多,责任重大,大陆很多人知道大法好,还没有办三退,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