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浩荡佛恩 走过十一年修炼路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单位同事有学大法的,也送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时,就有一种迫不及待要看的感觉,从头到尾一口气看完,看完之后我就同单位同事说:“原来我们都是天上来的啊。”这时我看到师尊法像在慈悲的微笑。见到师父法像,就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是那样的亲切,真的有一种感觉,我终于等到了师父。从此便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回首十一年的修炼路程,有时关过的去,有时过不去,磕磕绊绊。师父不嫌弃我,一路引领。是伟大的师尊,将我从地狱中捞起,为我消去生生世世的罪业,为我们的修炼提高操碎了心,使我从滿身业力的常人,成为今天走在神的路上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师尊的救度之恩,师恩难报,佛恩浩荡。

我在机关工作,得法时四十二岁,得法前,在常人中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婚姻的不如意,又使我去寻找婚姻之外的精神解脱。对常人亲情的执著,又作出不该做之事,造下无数罪业。在常人的大染缸中随波逐流,在男女关系方面做出不道德之事。色欲之心很强,道德水准已在地狱以下。如果不是师父正法,我还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痛苦的挣扎,随着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而继续造下无边的业力。幸遇师尊正法,而我有幸成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无比荣耀。

得法后,出现很多超常的事情,下面我举几例:得法前我有眩晕症,得法不长时间,有一次又出现头晕,不能动,非常难受,我知道是消业,我就在心里说,师父,就一天就行了,结果真的一天就好了,从此以后再没有犯过。我还有风湿症,膝关节酸痛,妇科病等各种疾病全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

有一次,我在家沙发上坐着,抬头看见师父穿着西装在高处显现出来,只是上半身,师父微微一笑,然后就隐去了。第二天,我孩子就出现了严重的病态,胃出血。医院大夫说了很严重的话,不管大夫说什么,我就是不动心。因为我知道有师父在一切都会好的,是师父在给我孩子调整身体。两个星期之后,孩子身体一切恢复正常。

还有很多例子,大法的超常神奇,无处不在。

二、学法修心

大法修炼直指人心。在去掉常人的名、利、情的过程中,真是剜心透骨,每一天都过的拖泥带水,每一颗心舍的那样的艰难。虽然难以割舍,通过师父的不断点悟和不断的学法,这些已经去的很多很多了,现在回头看一看当初的那些关和难,真的什么都不是,因为我已在法中归正,在法中提高上来了。

我在单位担任科长工作,无论处理事务能力和工作能力方面都是被人称道的,也是小有名气。管理六至七名员工。用常人话讲,有很强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但是在一次机构重组中,却莫名其妙的被安排了副科级待遇的工作,科长职务被取消了,没有人找我谈话,也没有任何理由。一时间,同事们议论纷纷,有看笑话的,有打抱不平的。当时我的心真的受不了啦,认为在人中抬不起头,难以做人,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也忘记自己是炼功人,直接找局长质问。回答是,市局并没有取消你的科长职务,是分局的责任。我找到同修说明情况,同修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是没有名了。是啊,我是炼功人哪,常人的求名之心要舍去的,我怎么对这个名看得这么重。没有常人的名就这么痛苦吗?也知道应该修掉这颗心,可就是放不下,咽不下这口气,每天都在愤愤不平中度过,直到几年过去,才真正的去掉了这颗心。

我对自己母亲情特别重,认为母亲抚养我们兄妹几人不容易,吃了很多苦,总想让母亲晚年过的幸福一些,所以每周至少请我母亲、妹妹一家、哥哥一家吃一次饭,且很丰盛,几年都是如此。可有一次,我去妹妹家(母亲和妹妹一起生活),一顿饭也没吃不说,母亲和妹妹都给我脸色看,我心里真象针扎一样难过。学法时还泪水涟涟,痛苦的不行了。其实不就是去我的常人之情,可是人在难中时,就是跳不出常人的情。我就背《洪吟》〈圆满功成〉:“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渐渐的我不抱怨了,也不流泪了,因为我放下了常人的情,现在母亲、妹妹、哥哥同我诉说生活上的苦与乐时,我也听,但是我能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去听,不被其所带动,他们都明真相,知道大法好。

再有就是对婆婆和小姑子的怨恨心,这颗心伴随我十年,直到现在还没去干净,只是淡了许多。婆婆家在常人中是有一定地位的人,因此婆婆和小姑子骄横无理,高高在上,对我指手画脚,且经常开口就骂。修炼以后,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对婆婆忍让、宽容,但只限于表面上,心里却放不下对她的怨恨。每次学法时,这种观念都在干扰我。读着法脑子里却出现婆婆的所作所为,甚至气愤的不能读法。我不断的背《洪吟》〈跳出三界〉,不断的背,不断的背,渐渐的这颗心放淡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帮我去掉了这不好的物质,现在我真正认识到作为修炼人就要无条件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修出真正的善。常人的冤怨也是有因缘的。现在,再看婆婆心中已经没有怨恨,能达到平静祥和了。

三、在证实法中修炼

我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当时很少与同修接触和参加集体学法。迫害发生时,没能象其他同修那样走出来,走向天安门证实大法。但我知道大法好,大法是超常的。所以不管中共如何叫嚣,我根本不去听,仍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当时看新闻,就是想知道,如果中共敢对师父如何,我将放下一切,用生命去护卫师父。现在想起来觉的当初想法真是可笑,是师父在正法,邪恶怎么能动了伟大的师父呢?当时还没有做到走出来向世人讲真相。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应该揭露邪恶的谎言,维护法、证实法。

刚开始时,同修给了我几张粘贴。拿着粘贴怕心出来了,感觉走到哪儿都有人盯着。我从心里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坚定的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而贴几张粘贴还这样提心吊胆,同是师父弟子差距这么大,必须去掉这个怕心,我有师父管着,怕什么?就这样,不断出去贴、发真相,渐渐怕心少了。有一次去楼道里,往门上放周刊,门缝细怎么也插不上,怕心出来了,这时我手拿传单在与门还有一定距离时,传单自己打开一层,另一层插在门缝内,真是师父在做啊,师父就在身边。

二零零三年,我给我市各大机关领导负责人寄真相信,同时也给律师事务所寄真相信。因为,这一层人员每天听到的都是中共邪党那一套东西,中毒很深,也希望他们能了解大法、明真相。由于很少接触同修,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往邮筒一次放信太多,引起当局的注意。邪恶人员假扮成房产管理人员征询意见到我家察看是否做真相资料(事后才警觉当时没注意)并让我在征询意见表上签字,当时没考虑什么就签了,他们走了之后,我回想这两人的一言一行觉的异常,让我签字是为了核对笔迹。这时我发出强大一念,一切由师父作主,他们说了不算,邪恶不配考验我。

一天下班后,吃完晚饭,我在床上看书,就感觉另外空间邪恶物质压过来了,这个空间楼外有邪恶人员蠢蠢欲动。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在耳边:“看谁敢动!”这声音是那样的洪亮、沉稳,响彻寰宇。听到这声音,我心里出奇的平静,继续学法。过一会,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清除了,楼外恶人也撒了。是伟大的师父时时在保护着弟子,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知道,我们不只是要什么个人修成圆满,还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所以最近又参加一新的项目,能更多更有效的让更多众生了解大法听到福音。但是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做的不够好,讲的数量很少。还要多学法、增强正念,不断的修自己,在法中归正。在证实法中修去各种人心,如怕心、爱面子心、分别心、畏难心、依赖心、保护自己的私心等等。

跟随师尊走过十一年的修炼路程,深感师尊时时呵护,还有很多事例在此不一一列举。我愿永远做师尊的弟子。虽然我还有很多修的不好的地方,还有很多常人这心没有修去,但我有信心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勇猛精進,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在我写修炼体会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很多人在一起,说别人都已经交了毕业论文,我心急的四处询问,我怎么没听说交毕业论文呢?一着急醒了。之后我悟到,我修炼至今没有写过修炼体会,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愧对师尊,又怕写不好,这颗心障碍着我,一直没有写。

今天第一次将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帮助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