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坚持炼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那就是既要修心性,又要辅以炼功动作。修炼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就是既修又炼。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蛮不讲理的,有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之后,就用最简单的办法试探:还炼不炼?有时就只因一个“炼”字被中共投进了监牢。被劫持到监狱或劳教所等迫害学员的场所,中共鹰犬们所问的第一句话也往往是“还炼不炼”,被要求的第一件事也是要修炼人写不炼功的保证。

一个修炼的人被要求写不炼功的保证是多么可笑!这种荒唐的背后有中共险恶的用心,它就是要让法轮功学员违心地背叛自己的信仰。而法轮功学员们的回答也往往令邪恶胆寒。在中共那无比险恶的牢狱里,法轮功学员们走出了一条巨难中坚持炼功的路。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李秀红为了坚持炼功遭到了极其残酷的酷刑。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李秀红清早起来炼功,被恶警用五根电棍轮流充电电她。恶警闫利锋说:“明慧网说我们用四根电棍电你们,还少了呢,我们用五根……。”

警察叶颖和魏丹边电击李秀红,边连踢带踹。叶颖问她:“还炼不炼功了?”又疯狂地打她的耳光,并用剪刀柄打她的脸,还强行剪掉了她的头发,并将她打倒在地。电击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天,致使满屋子里飘着的都是皮肉的焦糊味。

电完后,恶警又将她绑在死人床上。床是由铁条交叠而成,用手铐、皮带固定住她的手脚。被绑在死人床期间,吃饭要别人喂,大小便需别人拿便桶。死人床的最长期限是七天,可许多时候她在床上一绑就是十多天,放下来洗漱后再绑上。由于长期绑在床上不能动,背部几近出现麻木状态,每次洗漱时看到她身上尤其腿部都是青紫色。心脏和血压都不正常,尾骨处经常起脓包,到快要流脓了才把她的腿放开,脓包消了再绑上。后背被铁条硌得疼痛难忍,由于长期躺着且反复受伤,尾骨处有巴掌大的一块肉变成黑乎乎的,没有了知觉。

李秀红从零八年六月初被绑在死人床上,七月份以后天气炎热,管教王雷却不让人给她擦汗,不许给她擦洗任何部位和换衣服。在随后的九、十两个月,她的手铐一直没解开过,也就是说,她两个月没洗漱过。就是因为李秀红始终坚持不说不写有关不炼功的保证,她就一直被绑在死人床上,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时间长达九个月。

然而,当她从死人床上下来后,仍然坚持炼功。恶警就指使劳教人员对她进行迫害。劳教恶人王玉琴把床单剪成条再结成绳将她手脚绑上,并以阻止她炼功为名,对她暴力殴打,有一次曾在推搡中把她的头撞在床铺的角钢上。王玉琴告诉劳教人员吴翠娥和刘凤琴说:“她炼功就踹她腿,给踹折。”又对盗窃犯杨英侠说:“她炼功你就往死揍,没事,现在是国家整法轮功,她们没地方讲理,怎么整她们都没事。”

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王玉琴见李秀红炼功就在地上沷了许多水,然后把李秀红踹倒在地,并把她按在水里拽着一只脚脖子满地上来回拖,后来又把浑身湿淋淋的李秀红拽到了走廊里。恶警于波用脚尖点着李秀红的胳膊说:“只要你还炼功对你采取什么措施都不过份。”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李秀红照常炼功,传销犯张丽娟抓着她的头往床栏杆上撞。还有一次张把她的头踢到暖气上,当时李秀红嘴角鲜血直流。张丽娟还当众把李秀红推倒在地,踹着她的后背大叫:“就打你了,怎么的!”劳教人员林玉雪曾多次将李秀红打伤,一次还把李秀红的脖子上抓得血迹斑斑。

可是恶警与劳教恶人的施暴,都没有阻挡得住李秀红的炼功。零九年四月,面对无理的迫害,李秀红决定对恶人控诉,恶警王雷却阻止她见驻劳教所的检察官。后来检察官来调查她的情况时,同来的一个叫王大冰的男子却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忍吗?你怎么不忍呢?”

这是哪一门子的道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难道连控诉都不行吗?这样的忍不是在纵容邪恶吗?李秀红在承受了极大的酷刑打击的情况下,犹能坚持炼功,这样的大忍,还不足以让施暴者惊醒吗?法轮功修炼者的忍不是纵容邪恶继续行凶,那是为了证明法轮功的伟大!

象李秀红这样的法轮功修炼人不计其数。在中共的监牢里,因为修炼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都在用自己的生命秉持着神圣的信仰。当然,不同的监牢对坚持炼功的学员采取的强制措施也都是不同的,可是,无论中共爪牙怎样变换招数,都没能使真正的修炼人屈服。

在河北冀东监狱,北京市怀来县北辛堡乡的陈爱立被狱警采用“熬鹰”的酷刑进行折磨,就是不让他睡觉,目的就是要让他妥协。在遥遥无期的封闭环境中,狱警只问爱立还炼不炼,爱立一如既往地说“炼”。狱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

陈爱立被熬得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过来,恶警就叫犯人用一大壶开水浇在陈爱立头上,在陈爱立被烫得清醒的一瞬间赶忙问他“还炼不炼”,陈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陈爱立在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

这一个“炼”字,让恶警们无可奈何,最后不得不放弃对他的所谓转化(即强制放弃信仰)。

其实,中共恶人们面对法轮功学员说出的这一个“炼”字,更多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胆寒。在他们党性的思维里,他们哪里能理解法轮大法修炼的博大精深?但是当他们用尽酷刑也不能改变法轮功学员修炼意志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被学员们的坚定所震慑。

这些人当然不理解。那个叫王大冰的男子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忍吗?你怎么不忍呢?”这是这些人的心里话。一方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理解不了,另一方面却又在极尽邪恶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还要狡辩出迫害的理由,这是多么的无耻和荒唐!

当年,中共首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不也就是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忍”吗?江以为法轮功学员既然讲忍,那我就不计一切后果地迫害,再大的打击你也要承受,不然的话,你就没有做到忍。这就是迫害者选中法轮功作为其迫害所有有信仰者的出发点。在中共首恶看来,我就是要不择手段地迫害你,而你也要没有任何条件地给我“忍”下去。迫害者内心的歹毒和险恶完整的暴露了出来。

耍惯了流氓的中共党魁及党徒哪里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忍不是对邪恶的纵容和放任。要是那样的话,就是对所有人的不负责任。法轮功学员的忍是对宇宙真理的坚守,是对法轮大法的坚定。这一个“炼”字所体现出来的对一切邪恶的蔑视和对大法修炼的坚持,足以使所有的邪恶魂飞魄散。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修炼所做的一切反迫害的形式,那不是不忍,恰恰是他们大善大忍胸怀的伟大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