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得法至今已十一年了,跟头把式得走到今天自感惭愧。感谢师尊没有嫌弃我这不精進的弟子,一路慈悲呵护才使我迷中知返跟上正法進程。感谢那些关键时刻叫醒我的同修,感谢在闯关中给我无私帮助的同修。我知道多少感恩的话也显苍白,唯有精進实修,在救度世人中走正走好,才不枉师尊慈悲苦度。

一、得法的喜悦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弟子,当时我的小家庭三口人同时得法修炼,加上娘家父母,弟、妹都在我之前也得法修炼,整个大家庭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由于业力的干扰,我看第一遍《转法轮》时看不了几页就困的不行,可以说是一看就睡,看完一遍几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虽看的慢,但大法的真实与美好却展现在眼前,看书过程中我天目开了,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虽不都是美景,但我坚信《转法轮》中所讲的一切是真实的。

以前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只是相信气功的真实存在,看了《转法轮》后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让我解开了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人从哪来要到哪去,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的迷,懂得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世间还有这样的好的修炼大法,不用出家在常人中就能修成得道,返回最初的家园。这么好的修炼方法,我一定不错过。我坚定了修炼的信念。同时看到丈夫在看完法后一再的说法好,让我们得到真是缘份,表示要学法修炼,当即戒掉了抽烟喝酒的习惯(无论任何场合任何人劝让,再也没沾过)。我们同所有刚得法的同修一样,在兴奋中感受着大法带来给我们身心的变化,一家人更加和睦,其乐融融。

二、迷茫中清醒

就在我们对修炼的认识还只停留在感性上时,各地报纸对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和平上访歪曲事实的报道在当时对我造成了困惑。因得不到真实的消息,还以为是学员没守好心性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的“忍”。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那场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开始后,当时我还是中共邪党中的一员,在那个一言堂,失去自我的年代,一直受邪党“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的邪恶党文化的灌输,我深知中共整人的险毒。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没有认识到要捍卫真理和证实大法,只是在无奈中抱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消极思想等待形势的好转,重归集体修炼的环境。由于这种在大法中得好处却不知为大法付出的自私心理的存在,对身边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抓表现出不理解,对当时师父的经文也不能悟到法理。还会想是不是假的啊,出来证实法不就会被抓吗……处处为自己的怕心找借口(其实也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的反映)。就这样心虽没离开法,但却不知如何作为,功也不怎么炼了,法也只能偷偷的看(总感觉有一种无形的怕的因素存在),在迷茫和无奈中等待形势的好转。

就在漫长的等待中,一位多年未谋面的同事来看我,对我谈及她入西方宗教之事让我考虑,虽然心中矛盾重重,我想与其如此痛苦不如走入宗教吧,那里没有迫害,心就不会这么苦了。我也记得师父曾经在一次讲法中也讲过那门宗教是正教,我想找出师父的原话来看看(实际是想为自己想另入它门而开脱),但我翻遍所有我能想到的地方就是找不到。我想那我就先在网上查查资料了解了解再作决定。我上网下载有关书籍,但下载后的文件却找不到,这时我还没悟到原因。晚上睡觉时怎么也不敢闭上眼睛,一闭眼无数可怕的场面就会出现,丑陋的面孔,断壁残垣,尸横遍野,其景之凄惨不忍多看……当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第二天我与丈夫交流时他说你就不该有那想法,我也似乎感觉到我将要失去什么东西似的心中忐忑不安。晚上同修小妹来到家中(自她被迫害后怕受牵连我们很少单独来往)与我们交流修炼之事,问及我们的现状,并带来了几份《明慧周刊》和几张真相传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相传单和周刊,较详细的了解到当时的正法形势),这时我一下明白了凡事没有偶然的,这是慈悲的师父不愿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才安排同修来叫醒我的。

我顿时醒悟过来,我不能再迷茫了,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在修炼的路上无论怎样的难也决不背离大法,决不失去这万古机缘。正念起来了,怕的因素随之解体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徒。 由于长时间没有实修,感觉已经落下得太多,我如饥似渴的通读大法的所有书籍和师父的新经文,感觉自己掉队了,有想一下赶上来的心。为让我们尽快溶入正法修炼之中,当地协调人安排我们就近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又使我感受到迫害前集体学法的融合气氛,逐渐的在集体学法中,增添了正念,溶入证实法的行列之中。

三、开一朵奇葩

当我在心性上得到提高后,认识到救人的迫切性,当时知道同修都在发真相资料,我就从有联系的同修处索取,但数量有限不够用,由于刚走出来,处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又不好打听哪有资料,同修也都修口,不向我提及如何得到资料的事。那时我就能拿到多少就发多少,虽然着急也没考虑自己解决资料的问题。因为对做资料的设备及过程一概不知,也就不曾产生做资料的念头。后来一同修将替换下来的打印机送来给我,并教给我们如何下载排版打印等简单操作,当我们看到自己打出的第一份《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后特别高兴,从此解决了资料少的困惑。这样基本上能满足自己所用。一个家庭资料点就这样诞生了。

随着本地区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当地的资料供应出现了不足,这时在制作资料方面我们也有了一定的基础,为解决其他同修的需求,我们也更换了速度较高的激光打印机,就这样我的这个小小资料点加大了制作数量,除满足自己需要外还能提供给其他同修资料。此时更加感到救人的责任重大,资料点的责任重大,看到报道中有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同修被迫害后,更加清楚修好自己才能保证资料点的安全运作,才能走好师父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才能使这朵奇葩开的长久和艳丽。

四、修去执着

由于我们各自都有一份工作,资料的运作只好在休息日或晚饭后進行,这样一来我们就要合理安排好业余时间,既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好家务保证起码的生活秩序,又要保证一定的学法时间并按时将一定数量的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送到同修手中。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不断的出现矛盾,暴露着我们的各种执着心。我性情急躁,有时会因和丈夫意见不一致发生争执,又因是夫妻有情的因素在,在处理问题上更容易执着自我,这样就时常有心性方面的摩擦。那时我们都没有学会发自内心的向内找自己的执着提高心性,总是就事论事的争论谁对谁错,都是在提醒对方向内找,企盼对方找自己的不足消除矛盾达成共识,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遇有问题不是找自己的原因,而是向外推抱怨指责别人,特别是遇有做资料不顺利机器出现故障时,那更是影响到心不能平静,会动了常人心,一时解决不好就会烦躁,就会因很小的事发生争论。这样常人式的对待问题的方法,矛盾继续发生和加大,后来发展到对做资料的事无论我说的对与错一说就炸,严重时他在做资料或修机器时我都不能靠近。

当回到常人生活中时便又是一番和睦状态。有时为不激化矛盾,我只得常人式的回避而不知深刻的向内找,可我越这样,他就越生气,说我觉得自己比别人修的好在显示等等,我感觉并无此心,自然免不了一番争论,矛盾越来越突出。正象师尊指出的:“出现一些问题呀、矛盾哪,自己不向内去找,矛盾就会突出,那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矛盾突出。有的越来越突出,实际上是自己没修好。”(《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由于不能无条件的向内修自己,以致后来我们都有同感,就是觉的法也在学,感觉法理也比较清楚,修到现在怎么心性不如以前了呢?在学法点上与同修切磋中我们都提到这个问题,丈夫说:“别人说我什么都行,她(指我)说我怎么就守不住心性呢,怎么回事啊。”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我们都有了向内找自己的这颗心时,随意打开一本合定的新经文,显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段关于“一说就炸”(《洛杉矶市法会讲法》)的讲法。

学完法我们都明白了,为自己因至今还没真正做到向内修、找自己而感到惭愧。这些矛盾的出现不都是执着与自我,为私为我,执着于情的心吗?不会向内找修去人心险些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也认识到以前执着于“心直口快”说话,图自己一时痛快不留余地一针见血,不考虑他人的感受,还认为是对别人好,认为这是没有私心的表现。在以前同修指出说话缺少善的时候自己还不觉的,当真正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时才发现自己的言行不在法上。当我们按照师尊所教诲向内找时,找到了很多的人心和放不下的执着,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太多的人心使我们都感到震惊,这哪一颗心是修炼人应该有的?修去它,我们真正感受到只有向内找才能消除矛盾柳暗花明。

从此我们不再执着自我,有着共同办好资料点的心,在资料的选择与写作上也互相商量相互配合,遇事向内找,资料点运作越来越平稳。而且每当机器出现故障时,首先向内找看看自己有什么作的不对的地方和执着不放的心,而不再遇事往前顶,当找到执着心时机器呈现故障的假相就会消失,即使还有故障存在,由于向内找后也会很快排除。同时我们在做资料中也感到了正念的威力,每当正念不足和心境不够清净时做资料时就会出现干扰问题,会莫明的死机或卡纸抑或打印质量不好,刻录光盘时不能全部自动出盘等情况造成混乱和耗材及时间的浪费影响到学法。每当这时我们的第一反应不再是机器的原因而是首先想我又执着什么了,就象有位同修写的“机器出故障是该修人了”,在向内找的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资料点正常运作的邪恶因素。

我们悟到每件被大法弟子选中的物品都是有缘的生命,要归正善待它与其沟通排除外来因素和邪灵乱鬼的干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个伟大使命中发挥最大的作用建立威德。就这样我们用过的几台打印机都超越极限的发挥了作用,人机的配合面也越来越默契,运行中若有问题经常都会有很微妙的提示(比如有时打印出的资料会突然排列不齐或出现异外声响以引起注意)及时处理,特别是后来我独自一人运作资料点时,我更加体会到这一点,我的心性不稳心境不纯起了干事心时都会影响到它的正常工作并不显示灵性,成为我心性反映的一面镜子,提醒着我“保持修炼人的心态向内找修好自己,用纯净的心做救人的资料”。

五、信师信法闯关

自走出来以后,有过几次过心性关的事,其中一次是刚走出来时在单位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同事告到上级公司,当时传下话来让所在单位开除我,在领导找我传达开除我的口头通知时,我虽心中也有些紧张,但我当时有一念否定这次迫害,利用这次机会再次讲大法的美好和这场迫害的实质,我正言道:“你们这样做是对善良的迫害,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我不会因此离开工作单位的,谁要开除我让他亲自和我说我给他讲真相。我不服从这个决定,是为你们好,不让你参加到迫害大法弟子中。”

话虽这样说了,但晚上回到家中心里不能平静,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想我要主动对老总讲真相,不能让他们在无知中犯罪,他们动不了我。我通知协调人帮我发正念。当晚我必须讲真相,由于心态不是太稳,怕面对面讲时出于人心浮动讲不好,我决定利用短信的形式讲真相,我在短信中说道:“你总是要求我们要善待职工,为人要善良,那你可知道我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的言行,工作敬业、踏实认真,企业不正是需要这样的员工吗?如果我工作中有差错请您指正。请回复”,由于坚定的信师信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加之同修的正念加持,当即得到回复让我继续上班。这次的迫害虽解体了,可一定是我在哪一方面有漏才给邪恶有可乘之机,向内找,发现发正念流于形式,有时惰性的产生学法炼功都有松懈现象。

二零零八年春夏交替之际我经历了修炼路上的又一大关。我丈夫在我们早晨分手后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四个小时的时间内猝然离世了。在突然的打击面前,因未修去的情在使我承受着失去至亲的痛,痛苦中我总在想,这是他圆满的结束呢,还是走了旧势力的路,那他和旧势力签了什么约啊?我们修炼大法身边的亲人、朋友都知道,我们常以自己身心的变化讲真相,可他的猝然离世会对世人造成多大的影响啊,对本地区讲真相会带来多少困惑啊,这一定不是师父所要的,一定是旧势力的黑手插手干了这迫害之事。

当天晚上我无法入睡,痛苦使得头痛的象要裂开,但理性告诉我,我不能倒下,不能叫旧势力再迫害到我们修炼人,我意识到这是一场无形的迫害,我忍住悲痛立掌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开始心不平静,脑中总出现白天发生的一幕幕,没什么感觉和效果,我不停的发着正念,渐渐的我感觉我的心平静了,空间场清亮起来,这时天目看见身穿紫色罗裙手舞彩带的仙女翩翩起舞,象是在搞一庆祝之事,但仙女的服饰色彩却有些黯淡不够光鲜。我悟到叫我看到另外空间的这一切决不是偶然的,或许是他那个空间的众生在迎接他的到来吧,不够光鲜的色彩是因未修到最后的圆满他的世界还不够纯净的缘故吧,我不知道我悟的是否正确。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你能修到哪一层次就是哪一层次了,最后再上不去的表现也是旧势力的因素干扰的表现状态。其实出现的过不去关的表现是多方面因素的。真的有早走的,只要是三件事都在做的大法弟子,一定是圆满的,只是层次不同。”

我想同修虽没走到正法的最后,可师父是定他是圆满了。在办理后事的几天中曾经得法后来又不炼了的家人说出的话不时的敲打着我的心,考验着我的心性和我的正念。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黑手企图利用他们的话来考验我信师信法的心是否坚定,企图把我也拉下去。我不能叫它的目地得逞。时刻保持修炼人的正念,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的诗句不断的从我脑中冒出来。我反复思考这几句诗,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要让生离死别的情牵动而丧失了精進的意志。我更加体会到修好自己的重要,因为自己修不好会给正法带来多大的损失啊。

没有关难时看似早已看淡的情在失去亲人后才发现修的是那样的浮浅不扎实,在魔难的面前没修去情的心是那样的脆弱。我横下心要去掉情的羁绊,要从情中从痛苦中走出来,要在正法最后的时刻多救度众生,兑现史前的誓约,助师正法。当我悟到后,我不再看重别人对此事的态度和亲人对我的态度。跳出情来才能生出慈悲,当看众生都苦时又怎会产生对他们的怨呢。然而情魔却时常来干扰,有一次发正念时刚一静下来,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当时意识到这不是我要的状态,我不能为情所动,不许情魔干扰,立即清除空间场的一切为情的因素,清除情魔的一切干扰,很快情绪平稳了,没有了执着于情的因素了也就没有了情魔的干扰。在这场魔难中我体悟到,夫妻同修更应该注意修去不易察觉的依赖心,和不分你我把修别人当成修自己的心,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修去情。

师父说:“今天的人类大舞台就是给大法与大法弟子准备的,不管你们做哪个项目,不管你们为救度众生中做什么,都应该坚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让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正走好共同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层次所限,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