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浩荡佛恩 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您辛苦了!

各位同修好。我能走到今天,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我得从头说起,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的身体状况极差,从九三年就开始有病,怎么治也不好,找人看、又请佛又供佛、又跪着念经,最后腿都跪不下了,痛得不能走路了,关节红肿,每天低烧不退。九七年老伴得肿瘤大手术,他也不能照顾我了,我还得拖着一条腿照顾他。我俩退休金才几百元,真是苦上加苦,人生走到了低谷。我哥哥是医生,他说这病也治不好,你去练练气功吧。

就这样,我拖着一条腿,找到了炼功点。同修借我《转法轮》看,看完后觉得这书讲得太好了,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书,又给同修还回去了,同修说:“你已经得法了。”当时我还不懂什么叫得法,过了两个月,我把原来请的佛像,经书全部都送回庙里去了,我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找到了真正的归宿,这也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学法后,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身体一身轻,走多远都不累。

去北京证实法

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当时真是黑云密布,恶浪滚滚。刚得法几个月的我并没有因此而退却,反而让我认清了中共的败坏,对人性真理的毁灭。就想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对人民、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师父的无私奉献,造福于人类。

我心里不平,到处贴传单,有时用粉笔写,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修真、善、忍。没有印的,自己买纸用笔写,到楼里去贴。无论如何,我也得去北京,为师尊说句公道话。当时的状态,不去北京,连饭都不想吃了。问了几个同修,她们家里脱离不开,我自己当天下午就走,没来得及做横幅,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到北京,问路马上就到了天安门广场,放下背包就炼功抱轮,有几个人看着我也不管,炼了好一会儿,来个警察把我带走,让我上警车。我的目地就是要见到他们,告诉他们不要帮政府迫害好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如何好,师父如何救度众生。一路跟他们讲,在看守所里,很多情节就不详细讲了,但是最让我感动的是,这段日子里师尊一直呵护着我,我有深深的体会,十天后我回来了。

集体学法、发真相资料

到二零零零年,我们的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了,很长一段时间,连师父的经文也得不到,就象孤雁独飞,虽然没有间断学法和炼功,但那时气氛很紧张,同修之间谁也看不见谁,只能自己写点真相标语出去贴。后来只好去找第一次借我大法书看的同修,经她介绍,找到做资料的同修,就象找到久别的亲人一样。从此就能得到各种资料。我还惦记着给我住的那片同修每周送资料,后来组织大家在一起学法,这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环境,几个人出去讲真相。

有一次,别的同修给我拿来一袋子真相小册子,大家很高兴,这要自己能印多好。这个念头一出,师父就帮了,不久我就接触上一个别的资料点的同修,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她给我们一个旧的小复印机。她很热心的教我们,大家可有材料发了,但也有很多困难和提高心性的地方,机器有时出故障,还没等做成熟,给我们机器的同修又被绑架了。

信师信法,师父一路呵护

二零零四年,因没有了复印机,做资料的同修负担很重,很辛苦。明慧网的文章也不断讲:“不要等、靠、要”,大家都要动起来,师父也讲:“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我的使命。我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攒一千元买打印机。

在打印资料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修炼心性方面的事情出现,有时机器不好用,那时也不懂与它沟通,哪个零件也不敢碰,怎么办?总指望别人来修也不行,有的同修是好意,说:“年岁大了,去售后服务不安全”。我就想,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有师在有法在,我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能把危险、困难推给同修吗?绝不,所以有很多事情如购耗材、售后修理,出入科技城都得自己去。就象师父讲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走正路》)当然,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还有的时候出去办事回来没带雨伞,眼看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到家还需要三、四十分钟左右,雨就是不下,等我進屋不到两分钟,瓢泼大雨就下来了。有时感动得我流着泪给师父合十,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弟子。

用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我不善于表达我内心,我也不去想自己修的好与坏,但是我就知道我要真诚的,实实在在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圆容好大法,为法负责。比如发真相材料,事先都要选说服力强的,世人容易接受的,绝不能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有时发完差几户没发到,我都觉得很抱歉。有时想:中共利用警察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那我就到公安厅宿舍去发真相和《九评》,让他们了解真相,少做坏事,生命还能得救,我也没管什么监控、摄像,進去就想要是防盗门是开着的就好了。就这样一想,有两个人从前面的防盗门出来,用手轻轻的把门放下,没关上。我心里这个感动啊,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二零零八年初,有个同修交上两千元钱做大法事用,我马上给资料点送去,负责人说:“这钱你拿去买电脑吧,不够我再给你添上”。我说:“我不用,我要自己攒钱买,不用大法的钱”。同修说:“你什么时候能攒够?等法正人间一下到了,你攒够了有什么用?现在资料点应该遍地开花”。我一想可也是,还能给资料点减轻点负担,因整个点七十多人,我就分出来三十多人。我从来没接触过电脑的人,这可有点为难了,小学文化的我,电脑一窍不通,有时苦的直流泪。这也是我缺少智慧,通过几天的努力,在师尊的加持和负责人热心的帮教下,不到一个月突破出来了。现在已能简单的独立运作了,有师在,有法在,当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时,心时时在法上,不重名利情,用心踏踏实实做。一切为法为救度众生考虑,师父都会加持你。

要讲的还很多,但都是很平凡的,只是想如实的、简略的向师尊汇报一下,十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所走过的路,通过写稿也是在全面的检验一下自己。和同修比起来还很差,法理上的升华,内心的感受,不会用语言表达出来,很惭愧,但我不气馁,一定要修出大智大慧,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第一次写,敬请谅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