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和人心 事情就会顺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零四年的春天得法的。记得在得法以前,经常会在网上读到关于法轮功的感人的故事。作为医生,我对于这些病例感到非常好奇,用现代的医学原理根本无法解释。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开始读了一本让我很入迷的关于另外空间的书,然后又读了一系列的跟我的专业毫不相关的书。现在想想,我觉的那是在一步一步引导我走向目标。这个过程中,在破一层层的壳,在去一个个的观念。当我最后拿起《转法轮》,毫无阻碍,一切显的很自然,很熟悉。通过师父的教功带,我学会了炼功。当时的我并没注意有炼功音乐带,只是每天数数炼功。就这样炼了一阵子,有一天突然感觉炼功时间好象不太对,才想起来找我们城市的炼功点。记得第一次去炼功点时,辅导员觉的很奇怪,我已学会炼功,而且在读《转法轮》了。

尽管我的动作还不够到位,时间也没掌握好,我发现在打坐时,我的鼻子象关不紧的水龙头直漏水,后来才明白这就是清理身体。从那以后,折磨了我七年的季节性过敏就这么消失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当我平安度过一年中的两个以前惊天动地的过敏月时,才明白过来。那可是超顽固过敏,任何药物都不起作用,只有每天的针灸才能稍微减轻一点症状的。找到炼功点后,我才开始正常的炼功了。第一次和同修打坐时,没想到一个动作要维持这么长时间,手臂沉重不堪,为了保持动作到位,只好在那儿硬挺着,居然也没太注意腿有多疼。在炼站桩时,满身大汗,耳边有呼呼的脉冲声。

大法的神奇开始显现,我发现精力充沛,平安的度过过敏季节。我开始每天上明慧网。同修的经历、他们的交流在鼓励着我,他们是如何在修,怎样在任何时候,碰到任何困难时都能提醒自己是个炼功人。开始修炼后,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同时把师父以前的经文也按时间顺序在读。

母亲看到我修炼后的巨大变化,也加入了修炼的行列。有一天,我们在她房间读法,她有一盏可调节亮度的灯,每当调到最亮时,只能维持十分钟就自动关闭,可那天我们读了一讲,一个多小时,灯始终亮着。我们读完才想起来,“哇,你知道么,师父和我们在一起呢。”渐渐的,我开始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把大法的原则实施到生活和工作中。经过了许多心性关,虽然知道是在过关,但并不意味着就容易过。

我主修精神科,自从毕业以后,我一直选择半工,这样我能更好的平衡我的生活和工作,又能有充份时间提高和進修。于是我又专修了老年精神科,治疗吸毒,同时又花了大量时间進修中医,总之,上足了发条学习。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它的原因,可能当时并不了解它的前因后果。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使我能冷静的面对生活中突如其来的风暴。零一年毕业后就在家附近的一个精神科看门诊。在没有任何一个病人抱怨,没有任何一例有争议的病历的情况下,在零六年三月,我突然被解雇了。

从零五年的后期开始,突然间似乎我所做的事,从诊断到治疗没一件是对的。我不在这里详述细节。我明白是过关,整个过程还是非常痛苦,如同生死。当他们做出最后的决定后,我非常冷静,发着正念,看着那些通知我的人。他们居然都低着头,没一个能看着我。最后,我要求他们在文件的附栏里,一字一句加上我要说的:“对于你们的决定,我持保留意见。自从住院医生开始就叮嘱我们,即使度假也要让你的病人有心理准备。现在,在没有任何治疗不当或玩忽职守,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硬的撕裂我和病人的关系,没有给他们任何的心理准备和缓冲时间,如我的病人有任何不测,你们所有作这决定的人将负全部责任。”在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什么是迫害,我一定有漏才被如此的钻了空子。我的同事和朋友比我还难过,都在出主意怎样把这公司告倒。我知道正因为我是修炼者,才会有这样的关。竞争、争斗、报复都是炼功人要去的心。悬壶济世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职责,在这之外的都不应该是我分心的理由。

我开始加强学法,当我全部投入法中时,我发现我的焦虑、挫折和不平渐渐的淡化。我也和同修们切磋,这件事情的发生可能有众多原因。我可能在了结以前的欠债,我还有争斗心。

我于是开始找工作,同时作为大法弟子,该干啥还干啥。当时,所有的精神科门诊都在经济上挣扎,没有任何职位。但我很快就找到一个面试机会。离家几分钟有一家零四年建立的新医院。和总裁面试后,他说:“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运气,我怎么也没想到有你这样符合我们要求的人选。啊,你真是新鲜空气。”这家医院没有精神科病房,但急需有精神科大夫做会诊,它有很多老年病人,希望有老年精神科背景的,有时会有吸毒病人突然在病房发生戒断症状,也使他们感到措手不及,特需有治疗吸毒病人经验的。他们对于中医又是极有兴趣的。会面一结束他们就给了我一大摞表格,总裁想加速这个过程。

同时,我还在忙证实法的项目,零六年四月还和同修一起到华盛顿,给胡锦涛一个强烈的信息: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停止迫害!在华盛顿时,我收到医院电话,告诉我下周计算机训练后就可开始上班,一切就绪。当修炼人把心放下后,一切都顺利的出乎预料。

既然没有一家精神科门诊在招收医生,那我就自己开办一个综合门诊(Integrated Psychiatry),正好可以把以前所学的都利用上。就这一念,我的电话开始响个没完。有个以前的同事,她已开业近两年,告诉了我所有开业时必不可少的步骤。没过多久,所有文件都已齐全。帮我建立我的诊所的律师,他的名字直接翻成中文就是愉悦的,和气的。我的会计叫“嗨,值得”。诊所的邮政编码以123结成。感谢所有的点化和鼓励,我的诊所居然在四个星期内就建立了!这是如此不同凡响的门诊,窗前是玫瑰花园,有池塘有喷泉,所有的人都很欣赏这宁静,平和的环境。在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文件都准备就绪,包括名片和诊所介绍小册子,这实在是个奇迹,要知道平时的我对于这些可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从此以后,我的诊所开始健康发展。

因为这家医院的宗旨是健康庇护所(Sanction of Healing),所以很自然的就提到了法轮功。他们知道法轮功在中国是有“争议”的,通过讲真相,他们已非常了解什么是法轮功,为什么祛病健身有奇效,也知道了法轮功的原则。

见证了我的诊所的健康发展,在二零零七年的十月,在医院的要求下,我和一个退休了的外科医生建立了综合门诊(Integrative Medicine Department)。按照国家现有的模式,综合门诊包括气功,主要是太极或瑜伽。因为综合门诊不仅是治疗,更主要的是教育和促進社区健康。在我们医院,法轮功也是面向社区的一个项目。这也许是全国唯一的新的模式。从那以后,这个炼功点的信息由医院全面展开,通过报纸,所有周末版都把这个炼功点的信息发放出去,加上医院的网络,发向他们的卫星诊所的业务通讯。法轮功学员也参加了促進这个综合门诊的活动。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与加持,让更多的人们来了解真相,了解法轮功。医院的主管们在了解真相的基础上,全力支持,免费提供炼功场所,炼功垫,并把所有信息散发出去,他们的选择和善行为他们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来。从此以后,几乎每周都有有缘人来学功。

当神韵第一次来我市时,我们都已准备好了。当同修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时,他也很高兴“你们士气真高”。我们都明白这是正法中非常重要的步骤,是师父在帮我们打开局面。我和你们分享一下办神韵时的一些故事。

我们虽然不是专业的市场销售人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达不到专业目标。举个例子,我们在市中心找到一家四星级,全是宽敞套房的宾馆。它平时的价格是很高的。但她们一开始就和我们很投缘,非常欣赏我们带去的资料,第一个回合就同意给我们政府价,但还是太高,我们又去了几次,最后我们一行四人一起去和总管谈判。我们是四个很笨拙的谈判者,总管是个高手,很快就看出来了,开始开起玩笑来。气氛很轻松,最后她提了个价,我非常感动,我已跑遍市中心所有的宾馆,我知道行情。因为每间套房有三张大号的床,我们只需要原来三分之二的房间量,而价钱很低。当我们步出宾馆时都在感谢师父的加持。在人这一层,我们的真诚和热情感化了总管。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千万不要放弃,不要低估了我们集体的力量。

当我们寻觅食品赞助时,离打印节目册只有一周多了。时间非常紧急,因为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为赞助单位印广告。我们去的第一家是专长于地道中餐的中高档西人餐馆。那天非常寒冷夹着寒风,進去后找到主管,三分钟不到就同意了,我和同修面面相觑,就这么简单吗!一下子热得再也穿不了大衣。我们能明显感受到师父的加持。后来才知,这个主管以前是专修音乐的,就有这么巧的事。当我们放下观念和人心,事情可能就会简单和顺利起来。最后花了很少的一点资金,得到了四大主餐的赞助。在这过程中还找到一个餐馆老板,很多年前学过法轮功,可一直是在家独修,他非常感激我们找到他,他说是师父引我们来的。以后他开始每周内和我们一起炼功。

我们还有很多类似的故事,因为时间有限,就此打住。在推神韵的过程,每个人都在提高,只要我们在遇到困难时互相支持,互相讨论,只要我们有一颗救人的心,我们的前方就有大道。我们可能从点开始,但很快就会连成线,化成面,形成网。从一无所知到有明确、清晰的计划。我们知道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在提高,首先要学好法,炼好功,提高我们的能量,我们将继续努力,把下一场神韵办好。

请慈悲指出不足。

合十。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