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与新生的真相面前,中共为何如此惶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生与死是人类对自身关爱的两大基本主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好,生于富贵死于贫困也好,自然的生与死都是人类能够接受的。面对死与生的畏惧、无奈、欣喜或超脱,融合了人过多的情感。所以当非正常死亡降临或生命奇迹般获得新生的时候,人们都会加倍的关注,因为对这种现象的关注不仅包含有对他人生命的关爱,还包含着对自身生命的珍惜。这都是正常的。可是在中国,这种对生命的关爱却常常因为中共的从中作梗而变的诡谲。面对非正常死亡和死而复生的奇迹中,中共常常表现的异常的惶恐。我们看两个事例。

二零零一年初,中央电视台将“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全国一播放,几乎震惊了所有的中国人,自焚的惨烈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极端仇恨和恐惧。提起法轮功,人们除了莫名的憎恨外,就是不由自主的害怕。而导演了这一切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自然是在背后偷偷的乐,让中国人憎恨和恐惧法轮功,正是这伙人要达到的目的。

然而,当海外法轮功学员根据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自焚录像作慢镜头分析之后,中共就开始不自在起来。在这个中共自导自演的录像中有太多的疑点,中共只为了追求加深世人通过自焚达到仇恨法轮功的目的,顾不上满足基本的常识:摄影者的身份、灭火器的来源、烧不破的塑料瓶、违背医学常识的治疗,这些都经不住审视和拷问。而更叫人认清导演者邪恶的是拍戏现场击毙刘春玲,以及事后已经脱离危险却突然宣布死亡的刘思影。刘春玲倒地前受到一个身穿军大衣中年男子的猛击,这一镜头不但连摄影者,就包括后期制作时的剪辑,以及中央台的编审,当然还包括江氏流氓集团在欣赏自己创作时的所有相关人员,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真正“致命”的镜头。气管切开还会唱歌和答记者问的小思影,在被中共利用完后自然逃不过被残害的结局……

在自焚伪案没有披露出来的时候,中共是自鸣得意的。可是当人们明白了自焚的真相后,害怕的就不再是世人,而是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中那伙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徒了。这些人眼见自己精心策划的自焚骗局被揭穿,它除了对揭穿者的仇恨外,更畏惧中国人由此而明白真相。这就象一个杀人狂徒在杀完人而又进行了巧妙的栽赃一样,没有侦破案件之前,他的自我感觉是相当良好的,可是一旦案发现场的种种线索直向他的时候,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惧就是不由自主的了。

中共非常害怕世人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其中以这个自焚真相最让中共胆颤心惊。这一点可以从长春电视插播事件中看出来。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有线电视拥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加之当时正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人们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的了解还相当有限,长春电视插播给观众留下的影响是震撼性的,不但把法轮功的美好传达给了世人,更把中共用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的卑鄙用心全面的揭露了出来。这个插播事件不仅警醒了国人的良知,更震惊了中共江氏邪恶流氓集团。

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为侦破此案,吉林警方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徒刑。其中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润君被非法判刑二十年,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非法判刑最严重的。

中共的恐惧来自于它的内心深处。它导演自焚把戏的目的就是恐吓人民,并以此为借口对法轮功展开更加残酷的灭绝。可是黑幕被揭开了,它能不害怕吗?人们不只是认识到了法轮功修炼者的无辜,更看清了迫害者的极端无耻和没有人性。人们对中共谎言的唾弃,令中共感到十分的恐惧。它恐惧的标志,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揭露真相者全面的打杀。

中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无一不是因为中共的凶残和灭绝人性所致。它当然害怕中国人知道真相了。要是人们都知道真相的话,它还怎么维持自己的政权?这就是中共对揭露法轮功学员非正常死亡真相的恐惧。

中共可不只是怕世人知道它自己的阴毒,它也非常害怕中国人认识法轮功的美好。它把法轮功诬陷的一无是处,如果世人真正的了解了法轮功的美好的话,它的谎言不是同样被揭穿了吗?所以,中共既不愿意让人知道它自己的邪恶,也极不愿意人知道法轮功的美好,对于世人通过了解真相而信奉法轮功的美好,它是非常恐惧的。我们看这样一个例子。

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在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发表一篇署名文章,作者是一位年仅十六岁的中学生,叫曲建国,他是河北省涞水县的一名学生。零九年六月,小建国被检查出患有骨癌,学校的师生很同情他,为他捐款,乡里乡亲的也大都施出援手,家里为给他治病花了十五六万。他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和水利医院接受治疗,头发因化疗脱光,后来只有回到家里等死。回家后他学炼了法轮功,病竟奇迹般的好了,头发也长出来了。孩子为了感谢法轮功,亲笔写下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明慧网上,还配发了自己的照片。

他的事在当地造成轰动,可是同时也惊动了专司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河北省保定市“六一零”责令涞水县“六一零”、公安局对曲建国事件进行调查。随后,四辆警车堵在曲建国家门口,一大帮恶人站在他家门前。曲建国及父母分别被恶徒单独审问:是不是炼法轮功好的?谁上的网?谁拍的照?曲建国及父母一五一十的答复:确实是因修法轮大法而好的病!

恶徒们见曲建国一家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图说谎话,竟从上到下给涞水县教委、小建国所在的学校及他的班主任施压,强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逼使他声明自己的病不是因修炼法轮功好的。

这多叫人寒心!为什么要让孩子说瞎话?难道孩子说个瞎话就能使对法轮功的迫害者心安?为什么明知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而不敢承认?

这些人可不管一个孩子的承受力有多大,在小建国明确拒签后,中共竟然指使各级对曲建国及其家人进行威胁、恐吓,致使小建国身体出现不适。姐姐带他到涞水医院检查后,建国随姐姐往家返。可是走到涞水县石亭检查站时,姐弟俩却被六一零恶徒劫持了,并再次逼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

小建国的事很快传遍了十里八村,这样的奇迹谁不稀罕,特别是加上中共各级组织的威胁,就使得这一事件象长了翅膀一样传播开来。你中共说人家法轮功这不好、那不好,可是通过修炼法轮功人家孩子的绝症都好了,这能不好吗?孩子感谢一下法轮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说明这是一个很仁义的孩子,知恩图报。可是中共却受不了了:大家都信法轮功好,那不说明中共这十多年的打击都是错误的?这怎么能行?所以尽管面对的是一个孩子绝症后的奇迹新生,这伙恶人根本不愿承认这铁的事实。

令人更加悲愤的是,因为小建国的事在海外造成了轰动,中共为了所谓的挽回影响,竟然趁机对涞水县全县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一次大抓捕。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涞水县一些乡镇的法轮功学员突然遭到了绑架、抄家和抢劫。警察出动的警力很大,几乎每到一家都是三四辆警车十多个警察。目前已经知道的就有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搜查、绑架、抢劫,其中多人已经被非法送往劳教所进行迫害。

这是什么世道?人家孩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新生,你政府不去关怀,却采取如此没有人性的举动,这就是你“人民公仆”的本色?

涞水人民是有目共睹的,因为事情就发生在他们身边。中共如此做恶当然不是为人民的利益着想了,它此举的目的充份暴露了它恐惧的本质。如果不是出于恐惧,为何不敢承认事实?为何去用抓捕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来达到其恐吓世人的目的?中共打压的越残酷、越失去理性,恰恰说明它越恐惧,离它自己生命的终结就越来越近。

十一年来的无端迫害,中国人越来越明了一个事实:中共越害怕人民知道法轮功真相,正说明它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非法的;中共的恐惧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它离灭亡的日子也肯定不远了。

什么样的政党害怕民众知道公民的非正常死亡和得到奇迹新生的真相?它究竟有什么样的罪恶和见不得人的事?这不是很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