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正念否定所谓“保外就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一直就想写“保外就医”这个问题的文章,但由于各种原因没写成,看了《对病业状态“保外就医”的反思》一文,促使我下决心写一写这个问题。

先看一个例子,我市某区甲同修,被邪恶抓去非法劳教,由于出现严重的病态,以“保外就医”的形式让他回家了。回家后不打针不吃药,迅速恢复健康。对这个问题,无论他自己还是其他同修都认为他是正念闯出了黑窝。当然我也认为,他能出来,也有一定的正念,起码他在黑窝里没向邪恶妥协,但他没有否定“保外就医”,就是一大漏洞。

无论他自己或其他一些同修,都没有否定“保外就医”这个观念。他参加学法小组,有同修叫他还是少参加我们的学法小组为好,因为他是“保外就医”的,邪恶会注意他。有一次,区“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去看他,事后他有点高兴的说,自己毕竟是“保外就医”的,他们也没有怎样难为他,因他有正念。他这高兴就大有问题,这句话可把其潜意识解读为:自己毕竟是“保外就医”的犯人,理应受到对这类犯人一样的监控,而“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并没有怎样难为他,因他有正念(他还自以为有正念)。当然他自己不会承认是这个想法。我一听,就说,你怎么能承认自己是“保外就医”的。他却没有听進我的话。后来突然在今年一月,他本来很健康的身体,出现说不清楚的严重病态,不想吃饭,一个多月身体就由百多斤瘦到只有五、六十斤。再一个月后就去世了。当时我与一些同修也帮他一起找心性原因,就是没想到“保外就医”的问题。

到了他去世以后,我才想起这个问题。为什么说承认“保外就医”是错的呢?

首先,很多人会误认为“保外就医”是正念闯出了黑窝了。其实根本不是。按邪党的法律,“保外就医”只是对有刑期的犯人,出现严重病情时,可以暂时回家医治的临时处理。并非取消了刑期。司法机关保留可以在他健康恢复后从新收监的权力,当然也可不收监。就是说,“保外就医”只是监禁的环境暂时宽松了,或叫监外执行了,并没有完全消除邪恶的迫害

那么承认“保外就医”就是存在两个严重的人心:一是承认邪恶的绑架与判刑是合法的,二是承认自己是有病的。旧势力就会抓住这两个大漏洞進一步迫害。要么抓住第一点从新把你抓進黑窝,要么抓住第二点让你得重病。

同时,误认为“保外就医”是正念闯出了黑窝的同修,会伴随盲目的欢喜心,以为自己正念强,不注意安全。甲同修出来后用手机到处打电话给同修要《九评》等资料,别人指出不对,他就说别人有怕心。

其实真正正念闯出黑窝的大法弟子,是无任何条件得到释放的。演化出病态的,例如体检时有高血压等,有关单位不收,恶人只得释放了。也有病重的,有关单位怕负责任,象甩包袱一样把当事人甩出去而已,并不搞什么“保外就医”。其实大法弟子从被抓那一天起,只承认无条件释放这一点。就算当时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出来,出来后必须提高心性,彻底排除“保外就医”这个念头。有同修觉得,我们不承认“保外就医”有什么用,人家司法单位认为你是“保外就医”的。“保外就医”本来就是邪恶强加给我们的,它非法抓我们,就应该无条件释放;现在把我们迫害成病,不更应该无条件释放吗?只要我们念一正,就能消除司法人员的邪恶念头,他就不觉得这个人是“保外就医”的;你一认为自己是“保外就医”的,他就想起你是“保外就医”的。任何时候都要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们经常说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问题是怎样去判断哪些东西是旧势力的安排,这是最难的。因为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安排的相当细密,我们不下很大的功夫去找自己,认真辨析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就容易做错事。

文章难免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