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绝食

读《关于“保外就医”的一点认识》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读了《明慧周刊》海二八一期中〈关于‘保外就医’的一点认识〉这篇文章后,使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当地有几位同修在家中被绑架。

这几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关押在不同的房间,基本上同时不穿囚服,不背监规,不点名报数,并绝食抗议。几天以后,有几位同修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头晕、没有力气的样子。在看守所里发正念、讲真相,明显就不如刚被抓進来那几天做的好了。其中有一位同修刚進来的第一天并没有绝食,虽然脑海中也闪现过该不该绝食的念头?一天过去了,并没有明确的答案,到底是绝食对,还是不绝食对?到了第二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正准备打饭,其中有一位同修问他:“你还准备吃呀?”这位同修就悟到,自己在绝食这个问题上法理不清,或许真的是应该绝食。想到这儿,这位同修就毅然绝然的开始绝食了。绝食到了第六天的时候,负责这间监室的警察开始劝吃饭,同时同一监室的其他犯人,也开始劝吃饭。

这位同修就开始重新思考“绝食问题”。他反问自己,我绝食为了什么?答:为了抗议绑架,配合同修。不绝食为了什么?答:为了让监室里的其他犯人能够理解大法弟子,从而拉近与他们的距离,進一步向他们讲清真相,同时也包括负责这一监室的警察。

正在这时,因为绝食问题,这位警察把绝食的同修一一叫到办公室谈话,于是这位同修借机向这名警察讲真相。这时,该同修想到:如果我绝食能够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那我就绝食,而不是为了绝食而绝食,即便为了抗议也是人的做法。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他加紧向同监室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并教他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利用早晨警察巡监的机会向警察讲真相,每个整点发正念,五套功法基本上每天都炼。一些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并表示出去后一定学大法。除两名犯人没退少先队外,其余的全部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一切邪灵组织,该同修在第十六天回到家中。

有人说:绝食不对,你看人家××不绝食就被放了,而其他几位坚持绝食的同修都被非法送劳教了。听出来的这位同修讲:“有一位坚持绝食的同修对他说,你没被劳教过,不知道劳教所什么样,那地方说什么也不能去,我们必须从这里闯出去,要想出去,只有绝食,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在这期间,也有其他犯人说:“你们有一个叫××的法轮功,绝食到第八天就被放了。”

我认为这些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修炼没有榜样。

从表面上看,有的同修绝食后出来了,有的同修绝食后被非法劳教了,甚至有的同修因绝食而失去了生命。我个人认为,绝食只是一种表面形式而已,如果心性不到位,没有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单纯把绝食作为一种谋求出来的办法,那么绝食只能成为邪恶加重迫害的借口。也许就会因为强烈求出去的心而加重迫害。师父说:“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修炼是严肃的,没有榜样,没有固定的模式,不能靠大帮哄。一切行为都要在法上做,放下个人的一切有求之心,不管到哪里都要把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个人现在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