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纯净的心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出来后,为了改变世人思想,达到救人的效果,我便抓紧时间面对面发,街边小店、摩的司机、路边行人,多次在公交车上发。记得有一次我坐公交车,先给几套我身前身后的人,其中有人念出声来了:“哇,新唐人电视台的肯定好看。”还有人说:“我就爱看这个。”结果有的人站起来抢着要,剩下两套我站在车门边给前面下车的人。我心里默默的祝愿他们能得救。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经常听同修或《明慧周刊》中说找出这个心、那个心,我没向内找,好象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执著心,其实根本就没发现,也就心安理得。可是去年有一个同修在其他同修面前说了我很多不实的话,多次当面解释还那样,这一下受不了了,觉得被冤枉了,要名的心,争斗心、好强的心都出来了,背法也背不了,炼功不能入静,发正念没效果。总之干扰很大,心里也知道这不是我自己,可就是去不掉,才两三天被邪恶钻空子、被绑架了,掉進旧势力的陷阱里。这件事对我教训太大了,同时也给家人及该同修造成了负面影响。我深刻的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

现在我也学会了遇事向内找,真修自己,包括一思一念都用法的标准来衡量。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首先要学好法,发正念灭了那些阻碍众生得救的乱神及黑手烂鬼,目地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讲真相、劝三退,是抢人救人,我从一开始就安排半天出去讲真相劝退,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有时发网址和破网软件,大人学生都接。我们并把《九评》及真相资料、光盘包装好送人。我还有三次去农村老家,告诉父老乡亲真相,劝他们退出邪党组织。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请到《转法轮》开始修炼的,我认识到大法的深奥神圣,发誓要做一名真修弟子坚修到底。没多久,邪恶开始疯狂的对大法的迫害,大规模的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在九九年“七•二零”的当天晚上,我到街道两边告诉人们:电视里播的全是假的,千万别相信,并把自己亲身受益的例子讲给人们听。可是邪恶利用整部宣传机器长时间的、多渠道的、反复的给世人洗脑,使众生深受毒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作为一名新学员和许多老学员一样独自上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看守所里每天坚持炼功,背《洪吟》,每次非法审讯时,我都堂堂正正的向他们讲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圣,大法的洪传及自身通过修炼身心的改变,同时多次通过口述与书面的方式要求政府收回错误的决定,还我师父的清白,还大法的公正,无罪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由于自己正念正行,守住心性,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没报姓名地址,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回到家中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

年底邪恶之徒在全国各地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绑架了。两年的非法关押中,我们天天学背师父经文,发正念,用善心对待狱警与犯人,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善待大法为自己留后路。记得有一个狱警向我表示:“大姐,我宁愿看大门也不愿干这事,后果难负啊!”在恶警的喜怒面前,我不动心,用正念对待,他们极力的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想动摇我们的心。一次狱警见软的不行,便施行手铐脚链,当时我用正念说:“我踏進劳教所的大门就什么都放下了,告诉你们,什么刑法也休想改变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决不转化。”他们目瞪口呆,态度马上变了,让我到操场上去散步,其实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灭了。过了几个月放我回家了。

前些年家人不理解,丈夫胆小怕事,脾气不好,不支持我修炼,不是叫骂、动手就是用离婚威胁逼我走,我不计较,用善心对待,认为是前世欠了他,向内找自己哪没做好,后来看了《明慧周刊》同修交流一栏才明白,他的表现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我多发正念,同时自己做的更好,对他父母关心孝顺,老人也多次在他面前说我好话,村里人也夸奖,另外,尽量平衡好家庭,不触动他的负面,不要有争斗心,现在他基本上不干扰了。

我们有幸成为师父的弟子是多么的荣幸啊!我们只有遵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对得起师父。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