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修炼前,我从头到脚十几种病,折磨的我痛苦不堪。气管炎、风湿症、心脏病、脑膜炎、胃痉挛、神经衰弱、低血压、腰间盘突出,颈间盘突出等都是很难根治的病,时不时就犯病。就在我痛苦到了极点几近崩溃时,我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

刚读两遍《转法轮》师尊就给我调整了身体,真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切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感受到师尊的佛恩浩荡。借此机会再次叩谢师恩。

下面就得法六年多来的修炼历程,与同修交流。

一、集体学法感受整体力量

集体学法是师尊给我们留下来的比学比修、共同提高、整体升华的修炼环境,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深有体会。我得法初期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就执着自己是别的法门来得大法的,情况特殊,所以不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发传单都非常积极,也参加集体学法,还以为挺精進的,却不知就只不炼功这一点就已经不在法上了,再加上认为自己特殊就更偏离法了,其时就是执着心造成的“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转法轮》)。旧势力就抓住了这个执着,不断的加强、放大,然后再以你有执着为借口迫害你,最后把你毁掉,旧势力的目地就是要毁掉大法弟子,毁灭众生,干扰正法,多邪恶呀!我曾经在发真相传单时两次被绑架,也许是这个大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然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大法弟子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反迫害中救度众生走师父安排的成神之路。如果不是师尊苦心安排同修及时把我拽回来,真是太危险了。

最初,引导我得法的同修多次找我,一看实在不管用,就找其他同修来找我切磋,后来很多同修都知道有个新得法的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就是不炼功,就轮番的找我切磋,有一天晚上,与我在一个学法小组的老年同修阿姨,七十多岁了,领来了十几位同修到我家来,就针对我的问题谈了大半宿也没管用。还有另外几个同修默默的每天坚持帮我发正念。还有位同修阿姨去找邻市的同修商量把我的事上了明慧网,大意是:“我地有个新得法的同修,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的都挺好,就是不炼功、认为自己特殊。请问明慧同修是否有特殊的”。明慧同修很快就给予了回复,大意是:“谢谢同修的信任,没有特殊的,都得炼功”。由于同修坚持不懈的发正念,铲除了另外空间邪魔的干扰,再加上明慧同修的及时回复,我渐渐清醒了,才开始炼功,在得法将近两年的时候,才真真正正的成为师父的弟子。

当我告诉那位、为我不炼功天天着急东奔西走的同修阿姨时,她开心的笑了,她一边笑一边流泪,说这就对了,做的那么好,大家都圆满了你走不了多遗憾哪!当我告诉那位默默坚持帮我发正念的同修:“我炼功了!”她眼里含满泪水注视我良久说,你真傻,不炼功,大家都走了你咋办哪?我知道这泪水里包含多少真诚和关怀;多少负责和付出。在这过程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同修的无私帮助和整体力量,更真切的感受到了师尊为我们“都能够功成圆满!”(《转法轮》)所付出的艰辛。

二、正念显神威

大概是二零零七年的初秋,一天上午我去小组学法路过社区宣传栏时,无意间看到宣传栏里面头版头条的位置上昭然的写着“什么是邪教”,于是我就停下脚步仔细看看,共三页A4纸的打印宣传单并排的贴在宣传栏的橱窗内,含沙射影的攻击大法,上面虽然没有法轮功和法轮大法的字样,但内容也是诬蔑大法的,我想,让我看见了绝不是偶然的,那就是让我清除它。我到学法小组把看到的情况和大家说了一下,同修说已经看到了,有的同修说上面没提到法轮功不用管,有的同修说应该发正念,于是大家就发正念。等到了晚上八点发完正念后,我就又去了那里,看看怎样把它除掉,到那一看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这是个紧临马路并列的两个橱窗式宣传栏,两个橱窗的前面各两块大玻璃,后面各两扇木板,上面锁着锁头。橱窗下面各两根铁管约三寸粗一米高,下端固定在人行道上。我用力拽锁头也没拽开,又不能砸碎玻璃直接撕下宣传单,那样做会给大法抹黑,影响众生得救。只好先回家发正念,再另想办法。

第二天中午趁人们午休时间路上没人,我就拿一个彩色的真相粘贴隔着玻璃端端正正的贴在头版头条的位置上,把“什么是邪教”的害人标题压在下面,盖的严严实实的,过往的人们看不到宣传单上的题目也就不知道它写的是什么玩意,也就没人看了。而我贴上去的真相粘贴却非常显眼,约三寸见方,红色边框,两行红色真相标“信仰无罪停止迫害”在阳光下显的格外醒目。过往的行人不用走近宣传栏,远远的就能看见。

这个小粘贴真挺神的,在社区的宣传栏里,在路边最显眼地方,一待就是二、三个月。尽管社区每天派人专门到处寻找撕毁真相标语,就是没人破坏它。它坚守在那里庄严的向世人宣告信仰无罪、向邪恶宣告停止迫害。我每天发正念都加持它,让它变的神圣不可侵犯,每当路过这里就近距离清除宣传栏背后的邪恶因素。几月后的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路过宣传栏时看到小粘贴上面的纸被刮掉了,但是下面的胶膜仍然死死的盖住那个邪恶的标题,使邪恶的宣传仍然没有发挥作用。也许最近放松了对它发正念,也许还有别的原因。这时我只剩下最后一个粘贴与被刮掉的那个粘贴一般大,正好就贴在它原来的位置上,这个粘贴内容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命”虽然内容不同,但是威力相同。

二零零八年初春,一场震动全国的天降大雪灾终于把这个写着邪恶宣传、攻击大法的宣传栏仰面朝天的撂倒,那个小粘贴依然还在那里捍卫着它除恶救人的使命。而与其并列的那个没有写攻击大法的宣传栏却毫发无损,仍然安静的站在那里,象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当我再次看到那个被风雪撂倒的宣传栏从新被扶起时,除了受伤的脚脖子处被修理加固外,不同的是里面攻击大法的邪恶宣传单被彻底清除,换上的是清爽亮丽风景画。好象玻璃都是新换上去的明净透亮。可能是我坚决不允许邪恶的宣传单攻击大法、毒害众生的这一正念符合了法,师尊就帮了我,把它彻底清除了。更重要的是警醒世人迫害大法的可悲下场。“人不治天治。”(《转法轮》)

三、抓紧救人,别留下太多遗憾

(一)、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

我是二零零三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第五个年头开始修炼的,没有经过个人修炼时期,得法没几天就开始发正念、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加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发资料专门到封闭管理的安装电子门的小区放发,就象要买房子或租房子的样子,看到哪个楼门开着就去哪个楼里发,总会有许多门开着,就象等待我们去救人似的。有时白天丈夫在家不让我出去,我就晚上出去,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家人也都睡着了,整理一下真相资料装好小册子、带上粘贴大约深夜一点钟左右出去,找到事先就准备要去的小区,从最后一排楼开始,挨个门拽,总有虚掩着的门或根本就没关的门,随意发放,楼道里、自行车筐里,汽车上都可以放,粘贴贴歪了可以揭下来从新贴。有时候有些营救同修的大张的真相传单就带着胶水到公园里去贴,想贴哪就贴哪,一边贴传单,一边发正念。静静的夜晚一人独行,真的感觉很神圣,师尊的法不断的在脑中闪现“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洪吟二》〈普照〉)。两点多钟回来,家里人仍然在睡觉,没人知道。有的小区很大,就几个同修同时去,有的时候白天去,也有的时候晚上去,每个人都带上一大背包资料。有个老年同修七十多岁了,哪儿都去,每周派发一百多本小册子,十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谁都佩服。有时我们也到城边的村屯里发,屯里都是平房一般大门都开着,就把资料直接放到院儿里的窗台上,如果碰到有人出来就直接递到手上告诉他(她),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自焚”是假的,常念“法轮大法好”大难保命、得福报。一般都要。

(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我大概是从二零零五年师尊发表《向世间转轮》经文之后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说:“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因为每个生命在大法和邪党之间都必须得作出选择,人人都得表态。在表态中决定未来。

开始是劝丈夫退团,如果丈夫不退的话,我知道娘家人和婆家人都很难救,因为他在两家都很有影响力。丈夫是属于常人中挺仗义的那种好人,人很好,但脾气很大。他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但是他不相信会有大淘汰。我天天叨咕大淘汰一定会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说没有神,神就不存在吗!而且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做了什么神都知道。他怕我着急,也有点听烦了,所以就说退吧!退吧!我如释重负。接下来我就带着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回娘家、婆家救人去了。娘家、婆家都在千里之外的北方小城。

我娘家的人很多,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弟弟、弟妹一大帮,父亲去世多年,母亲在三哥家,三嫂挺孝顺,我就住在母亲那儿,听说我回去了,哥嫂姐弟们都来看我,我就给她们念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劝他们三退,除了二哥和姐夫不听也不退之外,其他人都退了。

给二哥劝三退挺难,二哥是警察,由于邪恶因素的控制他不听我讲真相,也不看真相资料。给他看真相小册子,他说告诉你再让我看,我就给它撕碎。给他讲真相他骂我赶紧滚。不给他讲真相时他还挺好的,老妹儿长老妹短的,一讲真相就翻脸。其实就是邪恶因素控制他不让他听真相,如果他明白真相了,退出邪恶组织了,邪灵不就解体了嘛!所以才操控他骂我,不让我救他。当时我并没有悟到这些。我眼泪不住的流,感觉很委屈,也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了,大声的、没好气的说,没见你这样不知好歹的人,以后没人再管你。当时不是觉的这个人没救下来很难过,而是他爱咋样就咋样,关我啥事!一点也不慈悲。等我消气儿了,就想,这世上七十亿人我们能成为兄妹这是多大的缘份哪!也许在史前我们有过约定,在历史的今天,在人类面临大劫难的最后时刻,不管他在红尘中扮演什么角色,我都不会放弃他,一定会去救他。在家乡呆了大概不到一周,回来后我就给他写了好几封信,寄真相传单,告诉他,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大灾难都会如期而至,我不希望大灾难过后我失去一个哥哥,那样我会很痛心。再回家乡时就去他家请嫂子和侄女帮我一起劝他。正好赶上晚六点发正念我就到卧室里双盘立掌,集中念力彻底清除他背后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十五分钟后,当我走出卧室时二哥笑着说他叫某某,退了吧。二哥终于得救了,我欣慰的离开了。

后来在二零零八年初春那场大雪灾时,我见缝插针赶紧给姐夫打电话告诉他这是天警示人,如人还不悟,机会不会总有!我给他取个化名让他三退保平安,他说他有名,我说别用真名了省得你后怕,他就用自己的名字改个字退了。陆续的我让嫂子们把她们的娘家人也都退了,她们把名单交给我时告诉我:“都表态了”。姐姐也把姐夫的家人都退了,每家都七、八个人,十来个人。

婆家人根基好,再加上丈夫开个好头,退的更快了,我的妯娌把她的娘家人兄弟姐妹、亲戚也都退了,二十来人。然后我就开始找娘家和婆家的所有亲戚劝三退,家住近一点的就步行,远一点的坐公汽,再远的一天只发几次车的,赶不上车次就打出租车去。谁家有红白喜丧的事赶紧到场,真是一家一家的找,一个一个的劝。这一圈下来大概就劝退一百多人。

接下来就找所有教过我的班主任老师:技校时的、高中时的、初中时的、小学时的老师都找到了,都给他(她)们作了三退并送去了真相资料,还给他(她)们的家人也都给作了三退;再去找同事、同学、朋友、邻居;再找丈夫的朋友、同事及家属;孩子的老师、同学及家长。能找到的都找了,去单位找、去家里劝;能联系上的都联系了,打电话讲、写书信劝;个别人不明真相的就用挂号信、用特快专递给他们寄真相资料。路上偶遇的熟人绝不会错过。就这样只要我认识的人、有缘接触到的人基本都三退了。只要我们用心去做,真正的为众生的生命负责他会感受的到,我们劝三退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于是我开始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经常去百货、商场、服装店试衣服,一边试衣服一边对服务员讲真相劝三退,衣服试完了,服务员也三退了,有时几个服务员一起退。商场都是隔开的精品屋,这屋出来進那屋,一天劝退二十多人,一件衣服也没买。第二天换一家商场还接着试继续劝,试完衣服就试鞋,然后就看电饭锅,看家具,看床上用品。到处看,到处劝。到目前为止,四年来直接或间接劝退人数一万多人。

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