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浑身所有的病都不治自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一向身体健康的我,有一天,感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一个跟头栽到讲台上失去了知觉。学生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血压160~180,医生说这样下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且是遗传。我想起了我姥姥六十一岁死于高血压脑溢血,我母亲也是高血压脑动脉硬化,我这辈子注定与药为伴,从此我便和降压药结下了不解之缘。

渐渐地我发现我的眼球开始发胀,刚吃了饭一会就饿得浑身发软,甚至连拿笔力气都没有,抵抗力一天比一天低,我又承受着甲亢对我的威胁。慢慢的我的嗓子疼痛难咽,喉结大得象男人一般,麦冬、胖大海、金莲花片成了每日喝水的旅伴,纯净水、茶水已经与我无缘,就这样连一节课都不能讲完。

再后来,内痔外痔混合痔使我疼痛难忍、行动不便又难于启齿;哪曾想有一天我双臂疼抬不起梳头都艰难,医生告诉我是肩周炎;脚气使我奇痒难耐、坐卧不安,‘脚癣一次净’洗了一瓶又一瓶,也不见好转。这些病魔已经将我彻底击倒,我不知道我生命的航船该如何向前……

更可怕的是腰腿病,让我翻不了身,下不了地,蹲不下身,弯不下腰,迈不开步,上不了班,干不了活,只能躺在床上看着丈夫又当爹又当妈又洗衣又做饭那忙碌的身影,我心如刀绞又无能为力,泪水打湿枕巾。我市各大医院全跑遍也没有查清病因,没办法只好前往北京。“三零一”“三零七”“中日友好”三个医院七个专家会诊我得的是“强直性脊柱炎”,又名“活癌症”,“大关节病”就是所有各大关节的能活动的地方都往死长。直着长死不能弯、弯的长死伸不直。如果都长死就是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植物人。而且更可怕的是遗传,国际上也无能为力,没有任何特效药物。医生一再嘱咐我:一定要加强体育锻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医生的话象晴天霹雳震惊得我目瞪口呆,我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丧失了生活的勇气,我看不到生命的意义……

躺在床上我思绪万千,想想未来我泪如泉涌。自杀吧,舍不下年老的父母、幼小的女儿和同甘共苦的丈夫;活着吧,干不了任何的活计、受不了疼痛的折磨,还得要家人照顾自己。那一年我才三十三岁。我想到了我死后父母会如何痛不欲生,我想到了幼小女儿那无助的眼神,我想到了丈夫那凄苦的表情,我想到了后母虐待女儿的残暴情景,我想到了……不,我要活下去!

为了治病,我吃了几百副中药,为了治病我西药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针灸按摩成了家常便饭,烤神灯、治疗仪如影随形,到温泉洗热水浴汗水流尽,大夏天棉袄棉裤棉腰子不敢离身,棉腰子上还缝着兔子皮。出院时还要戴着厚厚的帽子,就这样还感觉浑身关节直冒凉气。洗完澡每次姐姐帮我在后背拔六个大火罐瓶,拔下火罐后六个大包上面很多指头肚大小的血泡,用针扎破挤出血水,然后再下到50多度的热水中浸泡,那种疼痛真是剜心透骨揭皮刮肉永远难忘啊。

为了治病,医生用咸菜片贴在背部的几十个穴位上,再将针扎进然后用艾蒿点火烤针,针热后是痛麻胀灼难以忍受。为了治病吃中药光药引子皮板虫就吃了几万个,我家冬天罐头瓶里养着皮板虫。为了好病我打过太极拳,练过很多歪门邪道的气功。为了治病我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又债台高筑,吃遍了相关的一切偏方,用尽了一切现代化的先进仪器……这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我彻底失望了……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法轮大法传到我县。我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开始了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神奇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法轮大法的超常功效更是叫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一口气如饥似渴地将宝书《转法轮》读完,内心的激动难以言表:我明白了我得病的根本原因,我清楚了我生命的真正意义,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我知道了宇宙伟大的真理。从此,我开始了修炼法轮功。那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六日,我三十八岁。

我第一天学法轮功的动作弯不下腰、蹲不下身。第二天我就可以弯腰了,只是还很疼。第三天就不怎么疼了。炼了两个星期的法轮功,我就行动自如、健步如飞。两个月后,我浑身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不治自愈!

我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即使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激动的心情。我高兴,我还能健康的活着;我激动我还能返本归真;我庆幸我能成为法轮大法的一个粒子……

整整十五年了,我从未吃过一粒药片,从未登过医院的大门。十五年啊,身体健康享受着人生的美妙。每每想起这些,我都会内心充满感恩,每每说起我都会双眼泪如泉涌。是李洪志恩师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是法轮大法告诉我怎样做人,是李洪志恩师给了我新的生命。即使是千言万语说不尽对李洪志师尊的思念,就是用万语千言表达不完对法轮大法的感恩。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多么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抹去谎言造谣在他们心中留下的阴影,拥有一个更加光明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