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孙女受益于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

  • 我和孙女受益于法轮功

  • 告诉还在迷中的人们

  • 冻住的水管来水了

  • 我和孙女受益于法轮功

    文/湖北法轮功学员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一身病,治不好,也没有钱治,只有在家等死。了解到法轮功有五套功法,动作简单易学,又不收费,义务教功,我就学了法轮功。

    我没有见过师父,只是看大法书。修炼不到半年,我一身轻。邻居说我走路生风,我走远路上高楼都不累。我不吃药、不打针、不需要人照顾、不喝酒、不打麻将还能带孙女、做家务了。懂得了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道理,我不发火了,时时提醒自己处处做好人。家庭和睦了,邻里关系也好了,心里很舒畅。

    儿子因调到远方去工作,家里我和孙女一老一小他不放心,要我去医院复查。我的医保卡从来没有用过,查就查吧!到医院一查:颈椎病、肩周炎、腰疼病、腿疼病都好了,骨头恢复正常了。妇科、肺部都象从来没有得病一样正常,肝管石头也没有了。儿子以为医生不认真做,对做B超的医生发火:“石头哪去了?重查!”医生查的很仔细,肝胆脾都查了,还是没有看到结石。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师父帮我拿掉了,你的检查是正确的。”她笑了,我也从心里感谢慈悲的师父。

    我的孙女出生时右大腿上有一个黄豆大的紫色血管瘤,凸出来了,随人长大它也长。我炼功时孙女还不满三岁,她跟我一起听师父讲法,看师父录像,她的血管瘤不翼而飞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返本归真没有错。法轮功是对社会、对世人、对家庭、对本人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所以我主动的做了一些讲真相、救众生的事,也受到一些邪恶之徒的迫害,但是我无怨无恨。为了救人,我还要把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的更好,圆满随师还。我也衷心希望大家能更多的了解法轮功真相,真诚的祝愿大家有个美好的未来!


    告诉还在迷中的人们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我在得法之前身体很差,可以说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好的。到医院看病一挂就是五、六个号,药拿一大堆。就是这样吃药,身体还是一天比一天差。还不到病退的年龄就提前病退了。当时我家经济情况不是很好,两孩子上学,单位又垮了,看病就成了大问题。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怎么办?那时的我对人生真的很绝望,有时真的不想活了。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园锻练。看见挂着一块大布,上面有“法轮功简介”,而且是免费教功。就这样我走进了大法修炼。其实刚开始我只是当作锻练身体的一种方式,并没有想的太多,每天跟大家炼动作。后来得到了一本《转法轮》的书,我就每天认真的读起来。我发现这本书太好了,教人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也就是书中要求的按“真善忍”修心性,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就这样我每天早上炼功,回家有时间就看书。

    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身体没有哪个地方感到不舒服了,也想不起来吃药了,而且几十年的失眠也好了,每天睡的香,精神特好。过去昏昏沉沉、四肢无力的现象消失了。多年病痛的折磨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里我用最虔诚的心向伟大的师父表示衷心的感谢,是师父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的全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我以为他们不了解法轮功,想到北京上访,让有关部门了解法轮功。没想到的是他们把我像犯人一样关了起来。每天轮番洗脑,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对于我这样一个在死亡边缘被大法救过来的人,我肯定不会放弃修大法。

    十二年来,我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多次被他们绑架。被非法关押期间,冬天零下五度的半夜拉到外面用手铐铐着在外面挨冻;夏天在太阳下烤,八平米的房间住三个人,没有电扇,晚上让蚊虫叮咬;还要逼迫看攻击大法的电视;用尽了各式方法逼迫写攻击大法的文章。同时还逼迫我的家人交钱,逼迫家人叫我放弃修炼。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即使这样并没有改变我修炼的决心。

    下面我想讲一讲我的家人因为相信大法的福报的故事。

    我的婆婆快九十岁了,十几年前就因患乳腺癌动了手术。通过我给她讲真相,她不仅相信大法好,还保护大法与法轮功学员。至今没有犯过病,精神特别好。

    我的两个孩子也都相信大法好,还做了三退。有一次开车外出办事,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汽车从公路上飞出去,从几米高的上空又掉了下来。周围的人都跑来救人,以为人肯定没命了,因为汽车都摔变形了,结果发现人都没事,只有一个受了一点皮外伤。

    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护善良人。


    冻住的水管来水了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作为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在跌跌撞撞中我能平平安安的走到今天都是师父的精心呵护。在这个过程当中曾出现过很多神奇的故事,今天我讲其中几个小故事。

    去年过新年前下大雪,室内室外非常的寒冷,我家所有的水管冻住了。老伴把空调、电热汀等所有取暖器都放到客厅打开取暖,让温度升高,水管解冻。这样过了好几天也无济于事,就找物业的工作人员来看看。结果物业工作人员说厨房到厕所的水管堵了,要把客厅地板撬开才能查看,别无它法。这时离过年还有三天,民工都回家过年去了,这可怎么办呀?老伴急坏了,就跟我说这事。

    我走到房间站到李洪志师父像前双手合十,心里说,弟子哪里没有做好,出问题了。要过年了,没有水怎么过呢?师父帮帮弟子吧!八点左右老伴在厨房叫了起来:“来水了!”我跑过去一看,真的来水了,而且水流越来越大,非常干净。我感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对老伴说:“是师父帮了我们,快谢谢师父吧!”老伴笑呵呵的说:“你们师父真是厉害!”

    有一次我在小女儿家。白天他们都上班去了,我一个人站在一个小桌子上从大柜子上面拿东西。刚拿到,双手在头顶上举着,脚下的桌子一滑,我的整个身子从后面倒了下来,后脑碰到了墙角上,当时我的脑子很清醒,想“师父快救我!”

    我立即爬了起来,两眼还冒着金花,晃晃悠悠走到客厅。这时做饭时间到了,晚上还有客人来吃饭,我又紧接着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直到睡觉的时候才感觉到脑袋不能接触枕头,肿的象个馒头一样。过了三天才跟小女儿讲这事,小女一看才知道我头上碰了个大口子旁边还有血渍,已经干了。我也没有管它,照常做事洗澡,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知道。我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结果啥事也没有,是师父保护了我。只要我们坚信大法,一切都是超常的,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