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法船悠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山东女大法弟子,今年二十二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虽然年纪不算大,但我也已经是修炼十一年的老弟子了。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那时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学生;仿佛只在一转眼之间,大法已伴随我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伴随我从孩童成长为青年。回顾自己的这段修炼历程,很惭愧,我不能说自己算是个像师父要求那样的勇猛精進、合格的大法弟子;虽然我一直走在修炼的路上,但却不能时时严格要求自己,有时精進,有时懈怠;有时做的好,有时又做的很差,真的让师父操了太多的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在时时看护着我向前,一步一步带我回家。

一、与妈妈先后得法修炼

回想当初,妈妈比我先得法。那时,妈妈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浑身是病,虚弱的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常年吃药;当时爸爸虽然上班,但工资也不高,再加上妈妈的病,生活很艰难。刚好这时大法的一个炼功点来到我家附近传功,妈妈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炼功。一个月下来,长期的病痛竟然不药而愈。我和爸爸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十分赞同妈妈修炼。就这样,妈妈先走入了大法。而我那时年纪小,只是觉的妈妈炼,我也炼,并不懂得“修炼”是什么,只是觉的好玩,便跟着妈妈一起开始修炼了。那时我们周围也有许多学员,每天早晨大家定点在操场炼功。而小小的我总是站在第一排,跟大家一起认真的练。有时我跟妈妈会骑车去附近的大炼功点,在那里,好几百名学员一起炼功,场面十分壮观,直到现在我还记忆深刻。那时我也总是跟许多小弟子站在第一排炼功,周围的人都说看那还有小孩呢,真好看!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光真幸福啊!

二、走过魔难

但时间终于还是到了一九九九年,邪恶的中共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镇压与迫害。那时我跟妈妈才刚刚得法一年,对于铺天盖地而来的邪恶,我们也有过短暂的迷茫:电视里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政府要反对大法?但思考过后,我们清醒了过来:大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太多神奇的变化,这都是我们亲眼见证的,假不了!而且“真善忍”让人做好人,更没有错!于是,我跟妈妈像大陆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走上了证实大法之路。我们自己写好真相纸条,妈妈骑车带着我,去周围的村庄,居民区散发;我们找来粉笔,趁晚上遛弯的时间出去写真相标语。记得有次我们前一晚在工厂大门写了标语,第二天妈妈回来说,今天门口围了许多人在看标语,而且议论纷纷,直到主管来了才将标语擦去。当时是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我们的标语起到了很大作用,震慑了邪恶,这让我和妈妈都很高兴。但不久之后,妈妈在一次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绑架,非法送入了劳教所。

那时的我刚上初中,在叔叔家住。还记得那天早晨下着雨,我和姐姐刚要出门上学,妈妈就打来了电话,刚好是我接的。电话中,妈妈带着哭腔,说她被抓了,问我要不要说(资料等事情),那时的她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完全乱了分寸。我一听,脑子一片空白,但清醒过来后,坚定地对她说:“不要。”因为我知道,资料的事情非同小可,绝对不能说。妈妈也同意,随后电话就被挂了。我放下电话后,强忍着泪水,装作若无其事的跟婶婶告别,和姐姐骑上车去上学。路上,借着天上的雨水,才终于流下了眼泪。

晚上,叔叔回到家后,想慢慢跟我说,才知道我第一个就已经知道了。随后,魔难就来了。爸爸对待大法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在方方面面的压力下,他开始仇视大法,要求跟妈妈离婚(但因当时妈妈被关押,无法办理手续而作罢),并不准我再继续修炼,多次找我谈话,强硬的要求我表态,否则就跟我断绝父女关系。当时妈妈已不在身边,被非法劳教;爸爸一家都站在他的立场,轮番对我進行“教育”,让我放弃修炼。

那时的日子真的好难过。没有人可以跟我说真心话,周围的一切让我几近窒息。我常常自己偷偷躲在被窝里哭。我绝不愿放弃大法,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只能尽量保持沉默。妈妈在劳教所比我更难过,每天都要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还被逼迫写“保证”。妈妈不写,叔叔就让我写信劝妈妈。我写了,内容多是想念她,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好好表现等,最后画了一幅画,是个小女孩,代表我;而且悄悄在小女孩的两眉之间画上了一只眼睛(天目),是想告诉妈妈:我没有被改变,没有放弃!但可惜,妈妈以为我也是劝她放弃的,连看都没看,就把信撕掉了。那段时间正是我要中考的时候,我把对妈妈的思念放在心底,还是努力的学习备考。在师父的帮助下,我还是考了不错的成绩,顺利升入高中。妈妈在被关押三个月后,返回家中。

然而,回到家中,魔难接踵而来,爸爸成了我跟妈妈最大的关。因妈妈是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已作废)后回的家,爸爸以为妈妈是真的放弃了,开始时,一家人过得很安定。但后来发现妈妈根本没有被改变时,爸爸便开始使用各种办法逼迫妈妈放弃修炼。撕书、毁录音带、砸了供师父的香炉;当我们制止他,跟他讲真相时,更是对我们大打出手。记得有一天早晨,妈妈起来炼功,爸爸发现了,冲到我们的屋子,对着妈妈就是一顿暴打。正在睡觉的我惊醒后,起来制止,也被爸爸一个耳光从床上扇了下来。当时,妈妈鼻子和嘴都被打出了血,还过来护着我不被打。当时学法太浅,只是用人的办法去反抗,我就冲到厨房抓起菜刀,要跟爸爸硬拼,这才把爸爸镇住,停了手。妈妈过来,把菜刀夺下,终于平息下来。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几次。

那时我们都学法不深,不知道该怎样用法来保护自己,用正念来制止邪恶,只是一味用争斗心去反抗,结果只能是接二连三的被邪恶迫害。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学习师父经文,我们最终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漏洞与不足,并努力按法的要求做,不断修好自己,同时发正念解体邪恶,坚持跟爸爸讲真相,终于,经过五六年的摔摔打打,爸爸的态度慢慢的改变了。现在,默认了妈妈的修炼,不再干扰我们学法炼功了,也退了团,发表了悔过声明,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们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虽然我们还有没做好的地方,比如他现在还是不能接受妈妈在外讲真相等,这都需要我们進一步的努力。只要我们有救众生的决心,相信就一定会有好的收获。

三、大法的神迹

作为一名学生,大法在我身上显现了许多神迹。比如我在上大学,由专科升为本科时,要進行的考试,难度很大,当时录取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十二;而我又是跨专业升本,且决定报考时,只剩下四十天的时间,要学六门课,其中五门是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全部都要从新学,难度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每天坚持学法,然后努力学习,抱定一念:一切有师父安排,我只要努力去做就可以了。结果,这次考试全省只招六十个人,我考了第四十九名,顺利的升入本科就读。我的朋友们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大法就是这么的神奇,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四、走好正法路

在个人修炼中,我做的还很不好。在学校的环境中,讲真相只是跟同学讲,做得很不够。还有发正念,有时学习等事情一忙起来,就经常忘记时间,过了点之后,才想起来,错过许多宝贵的机会。学法炼功也常常会懈怠,也就因为这个原因,摔了好几次大跟头。有几次是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的状态,几乎快过不去。幸好有妈妈同修帮助,及时与我切磋,找出被邪恶钻空子的漏洞,鼓励我抓紧认清并修好,正念加持我,并时时督促我努力做好,走出魔难。感谢妈妈,如果没有妈妈的帮助,我想在人世间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中,特别是作为一个年轻弟子,自制力较差,我很有可能会受到各种因素影响,走不出来,甚至会半途而废。我想,师父让我跟妈妈结缘作伴,一起修炼,就是让我们互相帮助,共同進步,最后一起回家的。

同时,我也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许多肮脏的执著心没有去掉,如私心,色欲,名利心等等。其中最大的一个执着就是色欲。作为一名年轻大法弟子,色是最容易干扰我们的一个因素了。特别在当今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下,各种黄色的东西,乌七八糟的东西都会对我们形成一定的干扰和影响,师父也多次提到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正法到了最后的阶段,每个大法弟子,尤其是年轻的弟子,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不要在这方面被干扰。我自己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虽然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但有时候心真的不好放。这就需要我们不断的学法充实自己的头脑,同时多发正念,慢慢去掉所有不好的这种物质;如果有时候自己力不从心,一定要求师父帮助,千万不能放任,放松自己的思想,这样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我今后也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

十年修炼路,回首一望,感慨万千。个中滋味,真的是只有走过来的人才能体味。我有幸,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幸,能与亿万正法之神共同助师正法,走在这条万古未有的回归之路上。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好自己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