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

迷雾中 苦痛挣扎

儿时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一个地质工作者,可是在下乡的青年点遇到了黑龙江地质测量队,我意识到原来梦想离现实太遥远。参加工作了,那时大学毕业生很少,我天生有点小才,能写会画,但是胆小怕事,不善言表,就这样也引来周围人的妒嫉。随着八九年天安门中共血腥镇压大学生,社会败象接踵而来,美与丑在人们的思维中已经变味了。中国传统的美德也只有在少数善良人中留存,一种势力笼罩着使我愈来愈透不过气来。后来進入90年代,按理说,大庆是老天给的石油能源城市,虽然我们普通人并不富有,毕竟每月还有工资,但是架不住共产党的折腾,各种政策都是针对辛苦工作的工人,今天考试,明天考试(上岗证),考不合格就下岗。

我的后背有根筋,拧劲的疼,怕弯腰,总是出现僵直现象;刷碗的时候,凉水从右胳膊象冰块一样穿透全身,导致病痛发作,全身神经痛的不能行走,疼痛难忍。为了解除病痛的折磨,用尽了各种办法,但治标不治本,我对生活的幻想,最终破灭了。

大法破迷 拨云见日

九八年五月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我带着好奇心打开《转法轮》〈论语〉,让我浑身为之一振,我迫不及待的继续读下去。

第一讲学完,中午休息一会,就在我闭上双眼往床上躺,但还没有完全倒下的这几秒钟,眼前突然一亮,出现了高楼林立的城市,在城市的路中央,我站在一辆向前急速行驶的车上,路两边有好多各种肤色的人都在看着我,那种风驰电掣的冲击,切切实实的感到身体在震动,一下把我惊的困意全没。读到第二讲,我才知道是师父鼓励我,提前给我开了天目,使我坚定了一颗要修炼的心。

修炼初期,我自己在家按师父的教功带学习了五套功法,因怕吃苦,又懒惰,得法两个月,很少炼功,但我喜欢读《转法轮》,每天大法书不离身,时时刻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不和别人去争斗,本本分份的做好本职工作。有些病业也出现了反应,如妇科病,身下奇痒疼痛,这种症状一星期就消失了;还有风湿病,各种关节疼痛都集中反映出来了,我知道是师尊给我清理身体。其它病如心脏、颈椎、肩周炎、胃病、身体僵直、眼疾、头痛、血压低、眩晕、耳鸣、经常淌鼻血、痔疮、全身冰冷、健忘症状、两腿下肢奇痒等等,在我学法以后,根本就没有反应,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这时同修们鼓励我去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能量场大。同修第一次带我去的时候,同修们已经学完法,正赶上炼第五套功法,我盘腿打坐,跟着炼功音乐刚入静,突然后背像有人重重的猛击一掌,我顿时全身冒虚汗,像是虚脱了一样,想上吐下泻,双胯疼的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起身往外跑。到了外面症状很快消失了,是师父针对我这颗不情愿的心点化了我,并且给我清理了身体。真是神奇。从那以后,我经常去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自身不好的因素被清理后,也变得爱说话,不怯场了。

书店来大法书了,我激动万分,总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去买,那种兴奋只有孩时才有过。真正的自我改变以后,我看到的天是那样的蓝(过去认为是灰色的),地是那样的绿,看到大街上所有的人都感到亲切,包括那些曾经不喜欢的人,对生活重新燃起了美好的希望。我给家人、同事们洪法,告诉他们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家人和一些同事先后走進了大法中来。

我找到幸福

丈夫刚开始不认同,他说咱们互不干涉。但当他看到我性格上,精神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一身顽疾没有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于是他在我不在家时悄悄的看大法书籍,后来丈夫也自然而然的走入到大法的行列中来。师尊很快给他清理了身体,比如,右脚踝骨几十年了有个筋包,(经常崴脚所致)得法一星期就消失,过去烟瘾很重,一天至少两、三包香烟。但有一天,在单位里,拿起烟想抽时,突然不想抽了,那种烟味,他自己说闻不了。孩子当时上初中,看到我的变化,她非常认同大法,她身上的一些病症也没有了。

我和丈夫得法后,双双去炼功点一起学法,炼功。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炼功的宁静、祥和,同修们在一起的感觉比一家人都要亲呢,因为不需要遮掩,可以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现给大家,切磋时对照大法,找自己的不足。

我们真的好幸福。人不都在追求幸福,寻找幸福吗?你们找到了吗? 我们找到了。还没有走進大法的世人呵,你们快快了解真相吧,亲身体验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伟大的佛法,他给我们讲的是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