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记的那是九七年十一月的一天,同事来我们家玩,同时给我们带来了《转法轮》一书,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最好,她一炼就感到了此功的超常和效果的明显。听了后我也没做过多考虑,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太大的病,也没有明显的病理反应,再说我又是信某某某教的。出于礼貌我把书留下了,答应有功夫可以看看。

没过几天我的好友也找上门,让我们也修炼法轮功,我想有这么多的人都炼法轮功,想必这功有独到之处吧,于是把留下来的《转法轮》一书又拿出来准备看。这时丈夫说让他先看吧,他看的快。

记得那是上午九点多钟,丈夫捧着《转法轮》坐在床头静静的看,我也不去打扰他,他有午休的习惯,可是这天他却没睡,一直在看书。当到下午三点多时,他对我说这个老师是个佛。当时我吃了一惊。因为一直接受恶党的宣传教育,脑海里尽是无神论的东西,对于佛之类的词汇根本不懂,就随口说了句,怎么可能呢?顺便拿过来翻看了几页,也没看出什么,把书还给丈夫。心想等你看完后我再仔细的看。

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慎重的考虑了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修炼法轮功,用自己的心去修,用自己的真诚去修,能修多高修多高。

九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这天我到集体炼功点一进屋,就感到一种温暖的气息拥抱着我,三十多平米的房间坐满了人,每个人都面带微笑,似曾相识。我们就坐下,一开始读《精進要旨》大家集体背,然后学习《转法轮》轮流读。之后就是炼第五套功法,我其实根本也没炼,跟人家学双盘,我的腿能双盘上而且基本能到位,就是盘的时间太短,也就几秒钟,时间一长就象断了一样的痛。

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过去的一点小事,婆媳之间经常闹矛盾,修炼后小事大事都能过去,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比如家务活、洗衣服、打扫卫生、整理内务等一些活,我们想,孩子们上班也很累,就争取提前把一切都做完。

由于我们的改变,儿媳也认同了大法,经常要资料,要《明慧周刊》去看,有时看我资料多还帮我发放。家务活她也抢着干,婆媳和睦,家庭幸福,只有修炼“真善忍”才能有这样的结果。心中想着大法,一切烦恼一切惆怅都会化为乌有。

修炼一段时间后,以前某某某教的东西象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使人一想起它就无比惆怅、痛苦,有天晚上一觉醒来,仍然想起它怎么办呢?放弃修炼是决不能的。就在我再择难舍的时刻,一股暖流从头顶一直流到脚下,连续两次都这样,浑身真舒服,一切惆怅一扫而光,再想它是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师父在管我确实在管我。身体净化了,道理也明白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包袱呢?只能加快脚步赶上修炼的进程。

我们修炼时间不长,就开始消业了。有一天我在炼功点学法感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就没在意坚持学完法,没在炼功点打坐。到家后还想打坐,可是往那一坐就不行了,冷的上下牙直打架浑身哆嗦。我一直坚持炼完五套功法才去睡觉,睡下以后就开始发烧,烧的一宿人事不清。到早晨炼功的时候突然清醒了,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人陡然精神起来了,步履轻快的又去炼功了。

还有次是胃痛,痛的在床上打滚,汗水浸透了毛衣和头发,脸蜡黄,我心只有一念是师父为我消业。我去卫生间呕吐,把吃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还在继续吐,恨不能把肠子都吐出来。儿子和儿媳见此情景,执意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是净化身体,一会儿就会好的。过不大会儿真的就好了,而且好的那样彻底。我还让丈夫煮挂面给我吃,完全是个好人。

象这样的在我和我丈夫的身上发生过不知多少次了。关键时刻能否做到信师信法,在危难关口是不是想到师父,我的体会,只要你做到了就一定化险为夷,风平浪静,一定是这样的。

修炼十几年了,我觉得我越来越离不开大法,大法在我脑海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每遇到喜怒哀乐的事,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师父的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修炼者。

作为正法时期的修炼者,既要扎扎实实修好自己,又要担负起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走好我们的每一步,跟随师父回家,回到我们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