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福泽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初,深受顽疾折磨之苦的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法轮功),从此我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章。

喜得大法 顽疾无踪

回想得法修炼之前的我,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里患上了难缠的腿疼病,一躺就是近七个月的时间,而当时我才十六岁,天性爱动,跑、跳、投,没一会儿闲着。这七个月,一方面是每日疼痛难忍,一方面因我的天性,加上对学业的担心,使我饱受病痛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好不容易能下床走路了,离高考也就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尽管我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最终还是以四、五分之差而名落孙山。

第二年,我上了大学,期间除了学习,我每天都要打两个小时的篮球,其它诸如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我也紧跟着掺和。这时的我踌躇满志,在把专业课学的比较好的情况下,准备在大四上半年好好学学外语考研。计划的很好,可谁知就在大四开学的第一周,我又旧病复发,一学期近五个月的时间全靠同学给我打饭、洗碗、扶我上厕所等,苦不堪言。靠着同学给我做笔记,我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那一学期系里开的各门功课,但学外语的计划不得不停了下来。硬着头皮参加了那一年的研究生考试,结果我总分超过了录取线三十多分,可外语以九分之差不够划定的分数线而未被录取。

腿疼病在我结婚前的二个月第三次复发。后来我考上研究生,在读研期间腿疼病第四次复发。从这几次病情复发来看,复发的周期越来越短,且在最后一次复发后就再也没有真正好起来过,整天走路一瘸一拐,给学生上课连两节课也上不下来,只得坐着讲课。

从得病那年开始,我就四处求医,十几年下来,看遍了西医、中医,但对我的病,中、西医都没给出到底是什么病的结论。我腿疼的最厉害时,西医用各种仪器检查完了说我没病,我试遍了各种各样的民间偏方,药吃了不计其数;学了七八种气功,打过太极拳还带了学生……,可到头来,自己的身体还是这样。上班十几年,钱都用在了看病上,家中无分文积蓄。因为身体不好,情绪也大受影响,动不动就发脾气,妻子也因而经常是以泪洗面,孩子有时也会受到无故的呵斥,自己也经常叹命苦,经常想的是如果病情再发展下去,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死法才好,万不能成为妻子和孩子一辈子的拖累。苍天啊!我的路在哪里?!

就在这问天天不语、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一九九六年初,我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大法,听了李洪志师父的九堂讲课,觉的讲的太好了,当时没有大法书,就开始跟着炼炼功,因为没真正认识到这就是修炼,所以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即便是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给我净化了身体,二、三个月的时间,折磨了我十几年的腿疼顽症慢慢不见了,我又重新活跃在篮球场上。随着身体的好转,我的精神也变的越来越开朗,整个家庭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很多同事也愿意到我家来串门,说是到我们家感到心里特别舒服。

看到我的变化,一直身体健康、什么也不信的妻子也在我得法修炼半年之后走入了修炼的大门。身体好了,我的教学与科研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就是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学校中共党书记还一直在说我的教学、工作、科研及为人等是真没的挑。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是千百万大法弟子经过亲身实践得出的结论。

坚修大法 师尊看护

修炼十几年来,师尊时时都在佑护着我。尤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三次事故,使我更加感到师父时时就在我的身边。

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的五月初的一个星期天下午,我骑自行车回家,走到一条东西向、三米来宽的小公路上,此时,路的左边走着一个毛驴拉着的小拉车,右边走着二、三个人,中间留出了不到一米的路。我想尽快走过这个地方,就紧蹬了两下,没成想这时后边来了一个摩托车,也和我是相同的想法,所以骑摩托的小伙子不但没减速反而加大了油门,这一来就把我撞了个正着。过后我感到神奇的是,在我被撞飞的一刹那,我不但没害怕,反而在那一瞬间想到:“师父曾讲到大周天通了后就可以起空,飞起来。这就是飞起来的感觉吧,真舒服。”当我飞出几米落在地上后,是两手、两肘、两膝着地,但双膝不仅一点没破,连裤子也是好好的;上衣的两个袖子在地上搓了两个窟窿,可肉皮一点不破,仅仅有一点白印;只有两个手掌心被搓破铜钱大小的两块皮,上面布满了沙子粒。我一翻身爬起来,看到吓的脸色焦黄的小伙子,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没事,你走吧。他不敢走,我就把自己车子被撞坏的挡泥板使劲正了正,就骑上回家了。

回家后用自来水把手上的沙子冲掉,第二天就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同屋的同事A告诉我:赶快去打破伤风的针,要不会很危险。我笑笑说:“没事。”不到一周,手上就恢复的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了,同事也感到很神奇。

整个被撞过程正被我的另一个同事B看到,同事B告诉其他同事说,他本以为这下撞的可不轻,当时想找那个小伙子理论理论,一看我没事,也就没说什么。他表示这事太神奇了。同事C的妻子正想了解法轮功,这样同事C听到这件神奇事后,带着妻子来到我这里,让我教他妻子炼功动作。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七年夏天,我骑着一个大摩托,载着妻子去办事。那是在夜间,刚刚下过雨,当骑到一处盖楼的地方时,恰在这时摩托车灯不亮了,我没看见柏油路上覆盖着比较厚的一层泥,一加油门,车一下就甩了出去,摔在了泥泞中。奇怪的是,妻子好好站在一片干地上(车比较大,后边还有一个大后备箱,平时妻子上下摩托都要用力扒着我的肩头,这次不知如何下来的),而我弄了一裤子的泥,小腿前面掉了指甲盖大小的两块皮。其他人车都是平安无事。

第三次是二零零七年冬天,我自己骑摩托出去办事,走到一个路口,直行是红灯,停了一溜车;右拐是绿灯,还有五、六秒,我一看,就把车速提了起来,要赶在变灯之前右转。没成想,车速起来后,突然从两辆停着的车中间横着钻出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来,我马上来了个急刹车,摩托马上横向甩出了两三米,我的一只鞋甩出了四米多远,我也摔在了地上。我翻身爬了起来,这时骑车小伙子帮我把摩托扶起来,问了我一句,没事吧。我说没事,希望你以后骑车注意点,可不要这么钻,真要撞着你怎么办呢?他说:我知道了。没等我再说话,匆匆骑上自行车就跑了!

三次出事时,摩托车的车速都是很快的,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如果没有师父的时时看护,还不知自己会伤成什么样子呢?每当想起这些,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修炼十几年,家人也是受益良多。先说老父亲吧。

父亲今年七十一岁。老人家一生正直,爱说个理,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就是有点凿死理。在我修大法身体好后,父母也放下了对我多年的牵挂,多病的母亲由此也想学炼大法,可不识字,没办法,只好让父亲给她念大法书。这样父亲把《转法轮》基本上看了一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母亲因为害怕也不学了。在那最黑暗的时期,父亲一直坚持说法轮大法好,谁要在他面前说法轮大法的坏话,他就会问那人:“你看过法轮功的书吗?你怎么知道不好?人家法轮功就是好!”有时个别人就说老父亲:赶情你儿子是炼法轮功的,你就说法轮功好。父亲说:不是那个事,向情向不了理(我们老家的话,意思是站在情上帮自己人说话没用,万事说不过一个理去),人家李洪志老师说的是那么个理。每次他都要把别人说的不说话为止。以至有些人问父亲: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啊?这时父亲会笑笑说:人家法轮功不要我,我又抽烟又喝酒的(父亲烟瘾酒瘾都很大)。

因为父亲实话实说大法好,几年来父亲也得了福报。二零零零年秋冬之交,父亲领着农村老家的一个建筑队,十几个人搭着一个农用三轮车去给人家盖房,一天不小心,车开到了路边的沟里翻了车,把好几个人扣在了车下,可神奇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受伤的(父亲是领队,伤一个我家也赔不起)。

还有一次,二零零一年冬,当时正在盖房子,搭起了离地两米多高的架子,父亲从屋里出来,一块架子板突然落了下来,正砸在父亲的头上,把正在盖房子的人可吓坏了,急忙把父亲送了附近的医院,一检查只是皮外伤,缝了几针,住了几天院,很快就出来了,并且恢复的特别好,一点后遗症也没有。

也是在二零零一年,正在上初中的女儿骑自行车去上学,一辆加长大巴车冲着女儿就过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女儿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知怎么的站在了路边的人行道上,而自行车则被大客车推着滑出了好几米,上学用的书在自行车筐子里甩了出来,被汽车碾的稀烂。此时女儿竟然没感到害怕,而是拿起她的书,心疼的喊道:“我的书!”这时吓的脸色煞白的司机走到女儿面前说:“小姑娘,你吓死我了,还你的书呢!人没事就是万幸了。”女儿回家向妻子说起此事,妻子问:“你怎么到路边上去的?”女儿说不知道。妻子马上想到了,这是师父的慈悲看护。

乡亲们,朋友们,想想看,我家所发生的这些事,如果不是法轮大法的慈悲、李洪志师父的看护,我的家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师父与大法的恩德,我们全家会铭记在心。也希望众乡亲、朋友尽快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破除中共邪恶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你也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